Alaikaaaaaaaaaa

才开始写文的小透明 如果能遇到志同道合的人就好了呢

『Colorful World』

抱歉因为各种事情迟了不少天才更新!

以下是正文~

——————————正文分割线——————————

『红』



肯特郡,英国。

自从去王耀家过春节已经过去将近四个月了。这四个月中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如果一定要让我说些什么的话那就是一如既往地跟在犯罪者身后,抓住他们。肯特郡已经算是很和平的地方了,即使这样我们也依旧是忙个不停,真的很难想象在大城市里我们的同事们被折磨成了什么样。发生的案子也没有很惊心动魄,多半是这些罪犯实在太不小心,总会留下那么些破绽。举个例子,有个明知道自己有脱发症,结果坚持不戴帽子出门抢劫的,被受害者直接抓下了一把头发,最后自然是很快就归案了。我很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们不能稍微计划下自己的行动,比如规划没什么监控的逃跑路线或者准备比较完善的伪装什么的。不过王耀说这样也挺好的,犯罪嫌疑人智商不高,就意味着少一些受害者,我们刑警的工作量也会相应减少。

好吧我承认这一点。啊,说起来其实有几个案子是有进步空间的,比如三月的那起抛尸案,时机和地点选的都很好,不过由于箱子在垃圾堆中太显眼缘故被流浪汉发现了。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在家里初步分尸,把那些人体特征不明显的组织先像正常扔垃圾一样丢出去,最后再想办法处理其他部分。因为直接抛尸一旦被发现,查出来是必然的,所以还是一点一点完成比较保险。

然后我把我的小建议和王耀说了,但是他好像有点害怕的样子,还说什么“伊万你和我是同一边的真是太好了。”嘛我也觉得能成为王耀的朋友实在是太好了。

那之后的五月就有些麻烦了,总之不好的事情一个接着一个,先是被那个神神叨叨的罗马尼亚人说中的民众接连失业和随之而来的犯罪率骤增,我们也不得不加起了班。最糟糕的还是发生在中国的地震,王耀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就不怎么愿意和大家说话了。我并不能确定王耀的家人有没有被地震波及到,所以这个时候最好还是让他一个人冷静冷静,谁贸然去提这件事都是不太合适的。王耀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和我认识这么久他也从来没有多问过围巾的事情。每个人总会有不想说的事情,不去逼问就是对对方最大的尊重,因此我一直都保持沉默。

几天后平静了不少的王耀告诉我,他的家人离震中很远所以没有危险。我听了之后松了口气,毕竟我真的不希望我之前的脑内小剧场成为事实。之后我听到了这一年最让我吃惊的消息。王耀把新年之后攒下来的所有钱全汇给了家人让他们帮忙捐到灾区。英国警察的收入虽然不算太高,但考虑到英镑对人民币的汇率,这可是笔不少的钱。王耀似乎看出了我的惊讶,这样和我解释:

“中国是我的祖国,我在那里出生,在那里读完了小学。现在是中国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如果能做些什么我一定会尽力去做,毕竟......”

王耀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我无比清楚地认识到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多么喜欢自己的故土,即使他现在拿的是英国护照。但我也不免好奇,为什么王耀会选择加入英国籍。他十八岁那年,经历的应该是与我截然相反的纠结与痛苦吧。那时我并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机会听到王耀的故事,但我肯定的是绝对不能随便向他提起这个话题。

因为我实在无法想象是什么驱使着一个如此深爱着自己国家的人选择了另一个国籍。

王耀之后会时不时地告诉我,那些普普通通的中国人在灾难面前展现出的坚强,一切都在变得好起来。就这样,在三个月之后,这个顽强的国家如期举办了第二十九届夏季奥运会。开幕式那天恰好没案子的一众刑警被允许在接待室观看这四年一次的盛大庆典。当然,可以选择不看,不过没有人这么做。热衷于体育运动的英国人塞满了整个接待室。这是中国第一次举办奥运会,我很期待,王耀一定比我更期待——通过奥运的舞台向全世界展示这个国家的文化,无论是哪个中国人都会为之骄傲的吧。

二十九个出现在北京夜空的巨大脚印,巨幅的画卷,数不清的方块字,舞台上配合默契的演员,还有那颗巨大的蓝色星球,那些我不曾见识过的高科技齐聚北京奥运,很难相信在我小时候祖母还用发生在中国的饥荒给我举例子,告诉我不能浪费粮食。这个国家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看了一眼身边的王耀。作为一个算是见证着中国崛起的人,他的心里一定感慨万千。

开幕式结束的时候,大部分的同事都计划着去酒吧嗨上一晚上,至于值班,自然是谁也不愿意的。我也不愿意,从五月以来就没痛快地喝伏特加了,今天好不容易有些时间,希望别安排我值班。

“今天我和伊万留下来值班吧,伊万你有意见吗?”

天哪,王耀居然主动提出来值班,虽然真的很想说“有意见,有意见,很有意见”,但是由于太害怕王耀生起气来当着众人的面给我来一个过肩摔,我只好答应。

看着因为不需要值班而兴奋的同事们接连离开办公室,王耀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其实你很不想值班的对吧,刚刚看你的脸色我就明白了。伊万,要是想成熟老练一些,先把你那过度丰富的面部表情收拾收拾,别一遇上不想做的事情就摆出一副超委屈的表情,像这样。”

于是王耀做了一个超委屈的表情。就算是模仿我也不用那么夸张啊,明明我才没有那种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伊万,你觉得这次的奥运开幕式怎么样?”正在整理档案的王耀这么问了我。

“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那些高科技真的很厉害。嗯......总之我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中国。”

“我也是这么想的。说实话5月份才发生了那么大的一场地震,8月的奥运还能如期举办,开幕式的质量也没有下滑,简直是奇迹。”

“是啊,毕竟都期待着在中国举办的第一场奥运会,有这样的表现也是对大家的一种回应吧。”

“啊对了伊万,晚上吃煎饺吧?就是我们常去的中餐馆卖的。”

“好啊好啊!”我很赞成王耀的提议,单位提供的快餐总有一天是会吃腻的。依照惯例此处应当是猜拳,输的人去。但是这次王耀已经拿起了外套朝门外走。

“今天中国奥运开幕,我特别开心,所以晚饭算我头上!”

嘛,好像值班也没那么糟糕。

傍晚并没有白天那么热了,如果王耀现在在办公室里的话肯定会指使我关上空调,再打开所有的窗户,他说不能吹太久空调,不然容易生病。为了不让他一会儿回来唠叨,我很自觉地完成了这些事。今天的太阳依旧竭尽全力地去照亮这个世界,直到最后的一刻。

晚霞很美。那种红色的霞光明明是属于暖色调,却从来不会给人燥热的感觉,即使是在夏天,我也觉得这种红色很温馨。

是的,温馨。小时候还在俄罗斯的时候,经常和大家一起玩到太阳快要落山,直到被祖母拉扯着回家才罢休。那应该是我最无忧无虑的一段时间了。

如同中国对王耀一样,俄罗斯在我身上留下了很深的烙印,从外貌到饮食习惯再到口音。但我对俄罗斯并没有那么深厚的情感,也许是由于某些我不太愿意回想的往事,也可能是还没有什么能彻底激发我爱国情感的事件。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也会和王耀一样,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发现属于俄罗斯的荣耀,然后激动地快要哭出来。

“伊万,煎饺我买回来了哦,顺便帮你要了叉子还有不少酱油!赶紧吃吧!”

“嗯,谢谢!”王耀很快就回来了,有种我才开了个窗户他就回来了的错觉。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发呆所以暂时对时间失去了感知能力,总之有煎饺吃就好了。

“对了王耀,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我一直都在想啊,明明你那么喜欢中国,为什么会选择在英国生活呢?”

我吞下了一个煎饺,还是将这个困扰了我很久的问题问了出来,希望他不要生气。王耀愣了一会儿,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伊万你问的是什么奇怪的问题啊。那我问你,你又是为什么选择了这里呢?”

“因为迫不得已啊。我也很想继续留在那里一直一直和我的朋友在一起,但是我七岁那年苏联解体了,父母选择立即带着我离开。之后因为某些原因我们一家没有再被准许入境,也就只好在这里呆着了。”

“......抱歉啊问了个不太好的问题。”

“我没事的,毕竟都是过去的事,早就放下了。我才要说抱歉呢,不该开始这种话题的。”王耀会说抱歉是出乎我意料的,明明是我先失礼问了他这样的问题。

“我并不介意。说实话很多事情已经憋了好久也该和谁说说了。”王耀大口吃完了自己的煎饺,放下了筷子。

“我应该有提到过我是中学的时候来英国的吧。那时候是因为父母的茶叶生意,他们要在英国呆不少时候,不放心我就一块儿带我过来了。”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旅游,可把我高兴坏了,那时候出国玩对我们来说就是......嗯怎么形容呢,总之是特别特别值得嘚瑟的一件事情。”

“等到我以为的回国的时间,我父母这才告诉我,以后要在英国上学了。他们是知道我肯定不会答应所以给我来了个先斩后奏。啊,先斩后奏就是先把我带到英国办好了所有手续再告诉我回不去了。”

“就这样我被蒙骗到了英国的中学。我当时特别生父母的气,朋友见不到了武术没法学了英语啥都不会,有好长时间我都不愿意和他们说话。上了学之后就更惨了,我们小学都没教过什么英语,我会说的也就只有基本的问候还有几句骂人的脏话,同学和我说什么我就只能拼命点头。成绩也是一塌糊涂,就只有数学没啥太大的问题。反正费了好大功夫才学会了英语。”

“之后就正常地学习生活直到高中毕业的时候。父母告诉我他们要回国了,问我要不要一起回去。本来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但是我犹豫了。”

“伊万你想啊,在那种中国还没怎么发展起来的年代,我出了国生活了六年,再选择回去,周围的人会怎么说。而且中国高中的数学物理化学学了什么我全部都不知道,更别提跟上大学课程了。”

“所以那时的我做了成年之后的第一个决定,一个我都不知道是好是坏的决定——我要留在英国,加入英国的国籍。而这个决定的背后,仅仅是害怕周围人的嘲讽,害怕融不进去。”

“现在想想这个理由简直是可笑至极,明明以前英语什么都不会的情况下我都融入了英国人的圈子。”

“之后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我越是害怕周围人的偏见我就越不敢回国。上了大学之后我每年都会找各种借口不回去,什么论文截止日期要到了啊,要复习考试啊,要加班啊,我几乎是把所有能想到的借口用了个遍。”

“伊万,你可能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这么害怕别人的话。你知道的,我发自内心地爱着这个国家,来英国也是不得已的选择,可是在他们看来,我就是‘卖国贼’、‘崇洋媚外’、‘嫌贫爱富’,我回去了,就变成‘看到中国强大就倒贴的渣滓’,我不回去,就是‘叛徒’、‘吃中国的饭却不懂得回报’、‘没良心的’,我真的不想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回去,每个月给父母打些钱。”

“还有就是我真的对不起我的祖国吧,小时候一直被教育要回报祖国,到头来我什么也没有做,只知道为了自己的脸面躲在英国的小镇上。”

“那......你不想自己家人吗,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去了,他们一定也很担心你吧。”

“我也......想回家啊。”

王耀低着头没有再说些什么了,办公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我好像不该说这句话的,他心里一定很不好受。啊真是,我怎么偏偏这种时候没多想一下再说话,现在搞砸了。

“要是这时候有酒就好了。”王耀突然自顾自地念叨了一句,靠在座椅上转了半圈,背对着我。

我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补救下刚刚的错误,就只好一言不发地望着他的背影。对面传来了轻轻的啜泣声。

“对不起伊万......你能......稍微地出去一会儿吗......”

王耀已经几乎没法说出一句连贯的话了。我很为自己刚刚脱口而出的问题感到内疚,现在也只好沉默地走到门外,顺手帮王耀关上门。

走廊上没有开灯,我也没打算开,黑暗的环境能让我稍微冷静一些。那句“我也想回家”就像是某种神奇的开关,我想起了自己在俄罗斯的亲人和朋友,那一别之后我就再也没机会见到他们,也不知现在都怎样了。说放下可我却从来不曾放下。平时刻意避开地念想如今都如潮水一般将我淹没,不舍,痛苦,恐惧......我都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多这么多的情感。

我倚着墙蹲了下来,在一片漆黑中,我攥紧了围巾。听着门的那一侧王耀再也控制不住的抽噎声,我闭上了眼睛。

真·活在梦里

也许脸黑时间长了云母爸爸发了福利吧

连着三抽一四星两五星

430/430/430/230大法好

『Colorful World』

『红』



“王耀,这个黄黄的糕好好吃啊,叫什么名字?”

王耀才将鱼放到蒸锅上,就听见一个从门边上传来的含糊不清的声音。如他所料,伊万在吃了半锅糨糊之后又对电视机前的中国小零食产生了巨大的兴趣。现在他手上举着啃了一大口的沙琪玛,嘴巴还在不停地动着,连脸上沾到碎屑也没擦就跑过来问这是什么。王耀从来没想过中国的食物对外国人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沙琪玛......呃伊万,你不用纠结拼写了,下次我去华人超市的时候带上你,那边有很多的。还有把你脸擦擦吃的到处都是的。”

“谢谢!”伊万在王耀惊讶的注视中将剩下的大半块沙琪玛直接塞进了嘴里,鼓着腮帮子又回到了茶几前。

“喂,伊万!别吃太多啊一会儿还有午饭呢!”

“诶?没关系的,我昨天晚上特意没吃饭!”

王耀陷入了沉思。他还是低估了伊万对食物的执念,不过他觉得自己没把另一大包零食放在茶几上简直是个正确到不能再正确的决定,至少下午看春晚的时候自己还能有点东西吃。

不知道是不是一直在忙着吃零食的缘故,伊万的话并不是很多。王耀看了看钟,差不多是吃饭的时间了。

“伊万!过来帮忙端个菜,可以吃饭了!”

随着王耀的呼唤,伊万几乎是闪现一般出现在了厨房。不过他手上加大号板砖似的一长条大糕实在是有些吓人。

“啊太好了!说起来王耀,这个白白的糕也好好吃!”说着伊万又直接在大糕上啃了一口。

“卧槽......”王耀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吐槽了。自从来了英国王耀就告诉自己少爆粗口,但是今天早上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地打破了这个规则。因为,他实在是想不到会有人抱起那么长的大糕直接大口地啃,一般来说都是掰下一小截好几个人分着吃的。更何况伊万已经吃了那么多东西了现在竟然还能吃的下长达半米的大糕。王耀可以肯定伊万的胃就是个无底洞。

“先放下那个吧,赶紧帮忙把这些菜端到桌上去......哇别用那种可怜兮兮地表情看着我啊。不是不让你吃,是一会儿再吃啦。”

伊万这才不舍地把大糕放回了茶几上。

坐在桌前,王耀看着对面那个吃到两眼放光的人,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在家做过这么多菜了。对联也好福字也好,都是他成年以来第一次贴。比起往年春节时冷冷清清的公寓,王耀觉得现在这样才像是在过春节。

王耀的手机响了,是从中国打来的长途电话。

“伊万,抱歉,我接个电话,家里人打来的。”

看着王耀摁下接听键,伊万惊讶到甚至忘记了咀嚼。这和他想的剧情完全不一样。

“喂妈,春节快乐啊......嗯嗯,我很好,精神着呢......抱歉啊今年还是这么忙没能回家,那些不法分子可不会考虑我们需不需要休息啊......嗯嗯......今年有人陪我过春节哦所以没那么难受啦......啊不是女朋友,是我单位同事啦,贼喜欢中国菜......男的男的......哇梅梅我听见你说的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完全不是的,这可是纯洁的革命友谊......算了你开心就好......啊爸您别听梅梅瞎说......嗯那就好......那我先挂了啊,把人家晾在那里太久不太合适......嗯嗯,我有时间会回去的,放心吧......嗯那就这样了......嗯嗯拜拜。”

王耀一转头就看到了呆滞住的伊万。他其实从冬至那天伊万提出要和自己一起过年的时候就多少猜到了,伊万以为自己是孤身一人。毕竟那时候他那种看可怜人的表情实在是太明显了,上次露出那种表情还是在现场看一个被错杀的被害人。

“好了没事了,赶紧吃吧,我说你是不是以为我无家可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那回事的只不过因为担心回去了你们这半个月忙不过来而已。”

“这样啊......不过王耀,为什么要拉窗帘然后开灯呢?现在不是白天吗?”

“因为在中国现在是晚上7点啊,这样稍微有点年夜饭的气氛。一会儿还有春晚直播呢。”

伊万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以前王耀都只请半天假,因为春晚是在英国时间下午一点播出的。

之后两人连盘子也没收就直接坐到了沙发上看春晚。伊万发现王耀居然还藏了一大包的零食,不过他现在正专注于啃大糕暂时还不需要别的什么。不得不说中国的小点心实在是太好吃了。

伊万并不能完全理解节目的笑点,跟上下方的英文字幕对他来说已经很吃力了,不过一边的王耀倒是笑的前仰后合还呛到了不少次。但是伊万喜欢热闹,看到电视上笑的很开心的观众和身边同样笑的开心的王耀,他也感受到了这种幸福。

果然还是和朋友在一起最棒了。伊万这么想着,又咬了一口大糕。



“五!”倒计时开始了,王耀激动地都快蹦了起来。

“四!”难得看见平日波澜不惊的王耀这么开心,伊万也一样激动。

“三!” “Three!”伊万也加入了倒计时的行列。

“二!” “Two!”

“一!”“One!”

“新年快乐,伊万!”

“Happy Chinese New Year!”

伊万看见王耀琥珀色的眼睛里溢满了幸福。

在一阵沉默之后,王耀低下了头,向伊万伸出了一只手。

“那么伊万,还钱的时候到了。”

“诶?”伊万看不清王耀的表情,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今天来我家过春节的食材费,零食费,让我下厨的费用,今天的水电费暖气费,啊看在朋友的份上半锅糨糊就当我送你的,一共467磅。”

“......诶???”伊万终于反应了过来,原来这一切都是王耀的阴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还真信了,逗你的......谢谢你今天能陪我一起过春节......”

王耀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来,伸手抹掉了笑出来的眼泪。

“这是我在英国过的最棒的春节了。”

『Colorful World』

『红』



肯特郡,英国。

在抛出了极具冲击性的发言后,伊万开始沉浸于自我欣赏中。

“万尼亚果然是个善良的人。”伊万为自己的温柔体贴而自豪,并自认为已经成功感动到了王耀,因为他现在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因为太过于震惊而呆滞了一会儿的王耀总算回过神来,那双不知所措的手也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姿势。脸上有着无法掩饰的喜悦的王耀随后开了口:

“很久没有人和我说要一起过春节了,居然还是个外国人,我完全没有意见哦。”

伊万没想要揪出王耀话中有些奇怪的用词,只是,他的真正意图,远不止安慰孤独的异乡人王耀。

“太好了!万尼亚想在新年的时候喝黄酒!反正是休假所以没有关系的,对吧?”

笑容僵在了王耀的脸上。他早该想到这个嗜酒的俄罗斯人从五月份开始就一直惦记着黄酒了。虽说自己酒量也不错,但王耀实在不敢和俄罗斯毛子拼酒。

王耀告诉自己必须得想办法转移已经进入了“黄酒万岁”状态的伊万的注意力,比如说具有中国特色的年夜饭。

“这样伊万,因为过年的时候一般都不喝黄酒的,要不去我家我给你做一顿大餐,保证你吃到爽!”

伊万想了想,觉得“满汉全席”也是非常棒的款待,于是满口答应。

自从从冬至那天答应了伊万一顿大餐,王耀就开始陆续准备各种食材。也许是有了需要招待的客人,比起以往的春节,今年的王耀格外地认真,尤其是在吃的方面。为了几种不太常见的香料,王耀甚至下了班就往华人超市跑,也顾不上等着伊万一起走一段路。不过伊万并不介意这种小事,他相当期待这次的中国新年。

终于熬到了年三十的那天。因为是周末所以伊万很早就到了王耀家。大门上红底黑字的对联相当显眼,看不懂并不妨碍伊万将其理解为祈求新的一年好运相随,毕竟不论什么国家的人都是这样希望的。

门并没有关紧,想必是王耀留着等他的。于是伊万象征性地敲了敲然后拉开了门。扑面而来的是与门外湿冷的天气完全不一样的掺杂着食物香味的暖气。虽说是在冰天雪地中有战斗加成的冰系斯拉夫魔法师,但伊万真的不喜欢寒冷,生活在南方可以算是他的一大人生理想了。可偏巧当初移民的时候就选择了英国,不,应该是年幼的伊万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利。

伊万关上了门,将长长的围巾摘下挂在早已准备好的衣架上。王耀从厨房探了个脑袋出来,手上应该还在忙着什么。

“我就猜到你会大清早过来,早餐在桌上,随便吃吧。我已经吃过了所以不需要等我的。”

伊万已经很久没有坐在桌子前认真的吃早饭了。从成为刑警的那一天他就知道自己会很忙。每天高强度的训练,不规律的办公时间,加上长期的熬夜,这些都迫使伊万拒绝浪费自己宝贵的休息时间,所以为了早餐早起,即使就早那么一丢丢,也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一件事。一般来说他都会在顺路的快餐店里随便买些什么胡乱地塞下去,赶到办公室成为仅次于王耀的第二个来上班的人。

事实上,伊万很少在家做饭。刚刚开始工作时他尝试过,但很快他意识到自己的日常就是上班,回家吃外带的晚餐,然后翻翻书看看电视,最后睡觉——根本就没有在家做饭的机会。偶尔买回来的蔬菜也会被遗忘在冰箱里最后变质,于是几次之后,伊万干脆在冰箱里塞满了伏特加,再也没有试着自己下厨。

现在餐桌上琳琅满目的早点,从固体到液体,从咸的到甜的,各种伊万见过没见过的,极大地刺激着他的食欲。他觉得这早饭比自己的晚餐都丰盛。

于是伊万不负众望地吃完了桌上所有可食用的东西。

“我的天哪伊万你是被饿了多久......卧槽伊万你连蘸水饺的酱油都喝干净了?”

王耀无奈地看着已经空掉的装酱油的小碟子,给眼前的俄罗斯毛子又加了一条属性,“什么都敢喝,什么都能喝”。

伊万把盘子,碗还有没用上的筷子都搬进了厨房,自觉地清理这些被用过的容器。一股香甜的味道成功吸引了甜党伊万。于是追随着香味的来源他看到了王耀盯着的一口锅。

“这里面煮的是什么?”

“糨糊。一会儿要用到的。”

“闻起来很香诶,可以给万尼亚尝一口吗?”

“不行,这个不是用来吃的,是胶水啦。”

伊万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香的东西会是胶水,他无法将这个锅里正在煮的东西和平时见到的有着刺激性气味的胶水划上等号。

不一会儿,王耀关上了火,命令伊万戴上手套,端着这个煮糨糊的锅跟着自己。他从客厅的沙发边的箱子里拿出了一沓福字。

“马上就麻烦你陪我一起把这些都贴到门上了,你端着糨糊就好。”

王耀一边在福字后面刷上糨糊,一边向伊万解释“到”和“倒”在中文里是同音的,所以要把福字倒着贴,希望接下来的一年幸福能降临。

不过伊万的心完全没有在福字上,他全身心地投入了那锅糨糊。伊万的脑海中完全被尝一口的想法占据,于是在王耀转身的时候伊万就迅速摘下手套用手蘸了一点糨糊放到嘴里。

好吃。

然后伊万停不下来了。王耀视线不在糨糊上的时候伊万就疯狂地吃。福字才贴了没几个,糨糊就少了不少。

“奇了怪了我明明应该煮了不少的糨糊啊怎么就剩这么点了......用的也不多......”

“卧槽伊万!!!你怎么吃起糨糊来了!!!”

伊万还没来得及把手指上的糨糊舔完,王耀就回过了头,现在人赃并获。

“因为太好吃了一不小心就......”

“算了你吃吧......剩下的够我把这些贴完就行。”

在吵吵闹闹中两人终于把福字贴完了。伊万在早餐之后又吃掉了半锅糨糊,感到十分满足。王耀开始烧菜了,现在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的伊万坐到了沙发上,电视里正在播放着世界各地的中国人庆祝新年的画面。虽然听不懂主持人说的话,但是伊万可以看屏幕下方双语字幕里的英文。

就当伊万以为自己嘴巴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的时候,他看见茶几上堆得满满的各种中国小零食。

很显然,伊万的嘴巴是没法休假了。

『Colorful World』

『红』



肯特郡,英国。

不知不觉间伊万已经和王耀成为搭档两年了。

两年的时间并不算长,却足以让伊万跟上王耀的节奏,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上。伊万渐渐习惯了一年四季随身携带保温杯免得王耀唠叨,也开始喝不加牛奶和糖的红茶。虽然依旧不能够完全明白农历的日期计量方法,伊万已经学会了根据王耀食谱的变化推测节日。比如哪一天早上王耀没有吃包子而是拿出了绿色的三角状物体以及一枚鸭蛋,那就是龙船节到了。

伊万很喜欢过中国的节日,因为王耀在这一天总会给办公室里的所有人准备中式点心,比如粽子水饺桂花糕春卷汤圆,还有很多伊万记不得名字的。总之伊万只知道中国的节日特别多,而且每种点心都特别好吃。

王耀会在伊万忙着吃的时候向他介绍节日的习俗和典故,需要烧纸钱祭祖的节日,全家团圆赏月的节日,还有中国情人节,中国新年等等等等。令伊万最为印象深刻的是龙船节。上次龙船节时王耀给大家一人一个粽子一枚鸭蛋,伊万机智地先观察了王耀是如何对付这个绿油油的东西,之后才动手拆开了外面的叶子。咸粽子的口感不错,但伊万觉得如果是白糖说不定会更好吃。

在吃完粽子擦完嘴之后,伊万看到隔壁痕检科的罗德里赫揉着嘴巴走进了办公室。那个贵族清了清嗓子:

“请帮我转告王先生,谢谢他的粽子,很好吃,就是外面的蔬菜太硬了,嚼的有些费劲。不得不说中国人的牙齿真的很厉害。”

伊万现在可以确定罗德里赫是位把粽叶一起吃下去的勇士,也许他的牙齿比中国人要厉害的多了。

鉴于罗德里赫已经出色地完成了一点不剩地吃掉粽子的任务,伊万觉得不告诉他事实会比较好。

王耀还提到过这一天中国人会喝黄酒,身体中流淌着伏特加的伊万瞬间来了兴致,一直都求着王耀让他尝尝黄酒。不过王耀拒绝了。

“谁让端午节总是赶上工作日,工作期间禁止饮酒。”王耀这么解释。于是伊万就开始盼望着哪一次龙船节碰上周末。

除了伊万心心念念的黄酒,让伊万有些在意的是中国新年。在难得空闲的刑警们自己的跨年聚会上,王耀提到过中国的新年是要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然后一起等待着新年钟声敲响,随后一起放烟花。

“总之是一家人一起度过才有意义的节日。”王耀最后这么总结到。

不过伊万发现,王耀并没有机会和家人一起过年。据伊万所知,王耀在英国没有家人,可王耀也没有回中国过年的习惯。即使上级允许王耀在中国新年期间休假,他也仅仅会在年三十那一天请半天假,其他时间依旧遵循着正常的作息时间。

半天根本就不够王耀飞去中国再飞回来。

伊万想不明白为什么如此在意节日的王耀会选择一个人孤零零地过年,毕竟他亲口说过如果不是和家人一起就没有意义了。在某一天伊万吃着王耀给他的饺子时,一个大胆的想法闪过他的脑海。

也许,王耀的家人都不在了,所以王耀就只能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度过本该是一家团圆的节日。因为,即便他休了假买了机票回了中国,他也无家可归。

伊万认为自己合情合理的推测就是事实的真相,顿时对王耀充满了同情。王耀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也愈发高大起来。沉稳靠谱战斗力高,负责尽职心地善良,武艺高超精通太极,最重要的是特别会做菜。这样完美的王耀却有着悲惨的遭遇,更令人钦佩的是王耀依旧坚强地生活着,笑对人生。

“喂,伊万,想什么呢?再不吃的话饺子该凉了哦。”

伊万瞬间从万千思绪中被抽离出来。在感慨与惋惜中,他大口吃完了剩下的饺子,随后望向王耀,一字一句地说:

“这次的中国新年,可以带上我吗?”


注:
端午节英文是Dragon Boat Festival,考虑到文化差异在伊万视角中采用直译“龙船节”w

『Colorful World』

✔黑塔利亚全员友情向同人,非国设
✔现代设定,OOC有
✔也许算是中篇,不定时更
✔想说的话:
酝酿了一个多月的产物,最初是江苏高考作文题的盲狙,之后因为很喜欢这样的设定决定把每一个人的故事都写下来。每一篇都有一位中心人物。因为是非国设所以不能完全还原人物的性格,且添加了自己对人物的理解。

不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

『Colorful World』

『红』



肯特郡,英国。

老刑警王耀有很多特殊的习惯,这是警察局里公认的事实。每一年新上任的年轻人都会受到来自王耀的巨大冲击,毕竟不是所有欧洲人都有机会接触到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文化。

伊万·布拉金斯基也不例外。

时间追溯到伊万正式成为刑警的第一天。

那天,伊万很早就到了办公室,却发现有人比他来的更早。推开办公室的门,伊万看见了在过道上打着太极的中国人。

虽然和想象有些差距,但这应该就是大家口中的王耀了。黑发和典型的亚洲人的五官都在证实伊万的想法。先前报道的时候就有听前辈们调侃王耀每天早晨坚持打太极,那时伊万还在脑海中勾勒王耀的形象,他甚至还在为英国小镇的警局里有个白发飘飘一身仙气的中国人而震惊。

伊万的祖母是俄罗斯人,他小时候曾经在叶卡捷琳堡生活过一段时间,对邻国多少也有一些肤浅的认识,比如太极的“阴阳”,“两仪”,以及北京长城,西安兵马俑等等,不过这是他亲自见识到这个东方国度的神秘仪式。

眼前的中国人像是无视了推开门的伊万一般,平静地继续着自己的动作,直到最后,他收起手,缓缓睁开双眼,望向门边看呆了的斯拉夫人。伊万对上了他的视线,只见对方眼神中不同于那线条柔和的脸的沉稳与坚定。

“是叫伊万吧?还站在门口干什么,快进来吧。”

那时,伊万有种直觉,自己接下来的刑警生涯会十分有趣。

来自东方的文化冲击还不仅仅是太极。与王耀熟悉了起来之后,伊万发现王耀有着对喝热水的执着,不仅自己只喝烧开的水,还经常劝同事喝热水,甚至会把大家生病的理由都归咎于平时不喝热水上。伊万上次感冒的时候就被王耀塞了灌了满满的热水的保温杯。最让伊万不太能理解的是王耀总会在某些日子吃某种特定的食物,关键在于每年的日期都有微妙的差别。后来伊万才了解到一种叫做“农历”的中式日期计量方式。

即使有着如此多的生活习惯上的差异,伊万渐渐适应了与王耀共事,毕竟王耀并不喜欢摆前辈的架子,而且非常关心自己的同事。很快,斯拉夫人强大的体能,敏锐的直觉,加之紧急时刻的反应能力使得伊万脱颖而出,上级直接指派伊万成为了王耀的搭档。王耀是个老练的刑警,不论是侦查能力还是战斗力都令众人刮目相看。伊万无数次地想过这个个子并不高的中国人是如何在战斗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但是他并不明白。在一次训练后,被不知道第几次撂倒的伊万躺在地上向自己的搭档问出了这个困惑他很久的问题,于是他第一次知道了中国功夫并不全是电影中的“哼哼哈嘿”,也不一定像漫画里那样在放招前会大喊出招式的名字。

功夫练多了,就不仅仅是一种技能。功夫会融入生活进而成为一种态度。

王耀思考了片刻,用伊万能够理解的方式向他这样解释了功夫。虽然伊万并不能完全明白这番解释,但是他对中国的好奇又增加了几分。伊万撑起身来,望向王耀如是说道:

“真是个厉害的国家呢,中国。”

王耀笑了笑,望向窗户。那里,夕阳照进训练场,将一切都染上灿烂而安详的红色。他微眯起眼睛,没有接过伊万的话茬。良久,像反应过来了一般,王耀打破了沉静。

“啊,不早了,赶紧回去吧,今天就到这里了。”

王耀伸了个懒腰,率先向门口走去。空气中的灰尘随着他的动作翻飞着,在霞光中分外鲜明。伊万像往日一样跟在他身后,却觉得方才的王耀似乎有些黯然。他想开口询问,但他也明白现在提出并不合适。

以后有合适的机会问一问吧。伊万这么想着。

“啊,伊万,你晚上有什么安排吗?” 走在前面的王耀忽然开了口,将伊万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并没有,怎么了吗?”

“两个街区外最近开了家中餐馆,说到中国功夫就想着要不要带你去尝尝中国菜,正好去看看那里厨子水平怎样,如何?”

“好啊,万尼亚很开心能被邀请去吃晚餐哦,谢谢!”

王耀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话唠模式,开始喋喋不休地念叨起家乡菜的美味。听着王耀嘴里不时冒出来的中文烹饪词汇,伊万对晚餐充满期待。伊万一点也不反感王耀在提起中国时刹不住车地说话,相反,他觉得这样的王耀令人安心。

落日的余晖中,伊万的嘴角微微扬起,随后他加快步伐,跟上了这个依旧继续着话题的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