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aa

才开始写文的小透明 如果能遇到志同道合的人就好了呢

『Colorful World』

抱歉因为各种事情迟了不少天才更新!

以下是正文~

——————————正文分割线——————————

『红』



肯特郡,英国。

自从去王耀家过春节已经过去将近四个月了。这四个月中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如果一定要让我说些什么的话那就是一如既往地跟在犯罪者身后,抓住他们。肯特郡已经算是很和平的地方了,即使这样我们也依旧是忙个不停,真的很难想象在大城市里我们的同事们被折磨成了什么样。发生的案子也没有很惊心动魄,多半是这些罪犯实在太不小心,总会留下那么些破绽。举个例子,有个明知道自己有脱发症,结果坚持不戴帽子出门抢劫的,被受害者直接抓下了一把头发,最后自然是很快就归案了。我很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们不能稍微计划下自己的行动,比如规划没什么监控的逃跑路线或者准备比较完善的伪装什么的。不过王耀说这样也挺好的,犯罪嫌疑人智商不高,就意味着少一些受害者,我们刑警的工作量也会相应减少。

好吧我承认这一点。啊,说起来其实有几个案子是有进步空间的,比如三月的那起抛尸案,时机和地点选的都很好,不过由于箱子在垃圾堆中太显眼缘故被流浪汉发现了。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在家里初步分尸,把那些人体特征不明显的组织先像正常扔垃圾一样丢出去,最后再想办法处理其他部分。因为直接抛尸一旦被发现,查出来是必然的,所以还是一点一点完成比较保险。

然后我把我的小建议和王耀说了,但是他好像有点害怕的样子,还说什么“伊万你和我是同一边的真是太好了。”嘛我也觉得能成为王耀的朋友实在是太好了。

那之后的五月就有些麻烦了,总之不好的事情一个接着一个,先是被那个神神叨叨的罗马尼亚人说中的民众接连失业和随之而来的犯罪率骤增,我们也不得不加起了班。最糟糕的还是发生在中国的地震,王耀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就不怎么愿意和大家说话了。我并不能确定王耀的家人有没有被地震波及到,所以这个时候最好还是让他一个人冷静冷静,谁贸然去提这件事都是不太合适的。王耀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和我认识这么久他也从来没有多问过围巾的事情。每个人总会有不想说的事情,不去逼问就是对对方最大的尊重,因此我一直都保持沉默。

几天后平静了不少的王耀告诉我,他的家人离震中很远所以没有危险。我听了之后松了口气,毕竟我真的不希望我之前的脑内小剧场成为事实。之后我听到了这一年最让我吃惊的消息。王耀把新年之后攒下来的所有钱全汇给了家人让他们帮忙捐到灾区。英国警察的收入虽然不算太高,但考虑到英镑对人民币的汇率,这可是笔不少的钱。王耀似乎看出了我的惊讶,这样和我解释:

“中国是我的祖国,我在那里出生,在那里读完了小学。现在是中国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如果能做些什么我一定会尽力去做,毕竟......”

王耀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我无比清楚地认识到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多么喜欢自己的故土,即使他现在拿的是英国护照。但我也不免好奇,为什么王耀会选择加入英国籍。他十八岁那年,经历的应该是与我截然相反的纠结与痛苦吧。那时我并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机会听到王耀的故事,但我肯定的是绝对不能随便向他提起这个话题。

因为我实在无法想象是什么驱使着一个如此深爱着自己国家的人选择了另一个国籍。

王耀之后会时不时地告诉我,那些普普通通的中国人在灾难面前展现出的坚强,一切都在变得好起来。就这样,在三个月之后,这个顽强的国家如期举办了第二十九届夏季奥运会。开幕式那天恰好没案子的一众刑警被允许在接待室观看这四年一次的盛大庆典。当然,可以选择不看,不过没有人这么做。热衷于体育运动的英国人塞满了整个接待室。这是中国第一次举办奥运会,我很期待,王耀一定比我更期待——通过奥运的舞台向全世界展示这个国家的文化,无论是哪个中国人都会为之骄傲的吧。

二十九个出现在北京夜空的巨大脚印,巨幅的画卷,数不清的方块字,舞台上配合默契的演员,还有那颗巨大的蓝色星球,那些我不曾见识过的高科技齐聚北京奥运,很难相信在我小时候祖母还用发生在中国的饥荒给我举例子,告诉我不能浪费粮食。这个国家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看了一眼身边的王耀。作为一个算是见证着中国崛起的人,他的心里一定感慨万千。

开幕式结束的时候,大部分的同事都计划着去酒吧嗨上一晚上,至于值班,自然是谁也不愿意的。我也不愿意,从五月以来就没痛快地喝伏特加了,今天好不容易有些时间,希望别安排我值班。

“今天我和伊万留下来值班吧,伊万你有意见吗?”

天哪,王耀居然主动提出来值班,虽然真的很想说“有意见,有意见,很有意见”,但是由于太害怕王耀生起气来当着众人的面给我来一个过肩摔,我只好答应。

看着因为不需要值班而兴奋的同事们接连离开办公室,王耀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其实你很不想值班的对吧,刚刚看你的脸色我就明白了。伊万,要是想成熟老练一些,先把你那过度丰富的面部表情收拾收拾,别一遇上不想做的事情就摆出一副超委屈的表情,像这样。”

于是王耀做了一个超委屈的表情。就算是模仿我也不用那么夸张啊,明明我才没有那种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伊万,你觉得这次的奥运开幕式怎么样?”正在整理档案的王耀这么问了我。

“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那些高科技真的很厉害。嗯......总之我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中国。”

“我也是这么想的。说实话5月份才发生了那么大的一场地震,8月的奥运还能如期举办,开幕式的质量也没有下滑,简直是奇迹。”

“是啊,毕竟都期待着在中国举办的第一场奥运会,有这样的表现也是对大家的一种回应吧。”

“啊对了伊万,晚上吃煎饺吧?就是我们常去的中餐馆卖的。”

“好啊好啊!”我很赞成王耀的提议,单位提供的快餐总有一天是会吃腻的。依照惯例此处应当是猜拳,输的人去。但是这次王耀已经拿起了外套朝门外走。

“今天中国奥运开幕,我特别开心,所以晚饭算我头上!”

嘛,好像值班也没那么糟糕。

傍晚并没有白天那么热了,如果王耀现在在办公室里的话肯定会指使我关上空调,再打开所有的窗户,他说不能吹太久空调,不然容易生病。为了不让他一会儿回来唠叨,我很自觉地完成了这些事。今天的太阳依旧竭尽全力地去照亮这个世界,直到最后的一刻。

晚霞很美。那种红色的霞光明明是属于暖色调,却从来不会给人燥热的感觉,即使是在夏天,我也觉得这种红色很温馨。

是的,温馨。小时候还在俄罗斯的时候,经常和大家一起玩到太阳快要落山,直到被祖母拉扯着回家才罢休。那应该是我最无忧无虑的一段时间了。

如同中国对王耀一样,俄罗斯在我身上留下了很深的烙印,从外貌到饮食习惯再到口音。但我对俄罗斯并没有那么深厚的情感,也许是由于某些我不太愿意回想的往事,也可能是还没有什么能彻底激发我爱国情感的事件。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也会和王耀一样,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发现属于俄罗斯的荣耀,然后激动地快要哭出来。

“伊万,煎饺我买回来了哦,顺便帮你要了叉子还有不少酱油!赶紧吃吧!”

“嗯,谢谢!”王耀很快就回来了,有种我才开了个窗户他就回来了的错觉。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发呆所以暂时对时间失去了感知能力,总之有煎饺吃就好了。

“对了王耀,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我一直都在想啊,明明你那么喜欢中国,为什么会选择在英国生活呢?”

我吞下了一个煎饺,还是将这个困扰了我很久的问题问了出来,希望他不要生气。王耀愣了一会儿,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伊万你问的是什么奇怪的问题啊。那我问你,你又是为什么选择了这里呢?”

“因为迫不得已啊。我也很想继续留在那里一直一直和我的朋友在一起,但是我七岁那年苏联解体了,父母选择立即带着我离开。之后因为某些原因我们一家没有再被准许入境,也就只好在这里呆着了。”

“......抱歉啊问了个不太好的问题。”

“我没事的,毕竟都是过去的事,早就放下了。我才要说抱歉呢,不该开始这种话题的。”王耀会说抱歉是出乎我意料的,明明是我先失礼问了他这样的问题。

“我并不介意。说实话很多事情已经憋了好久也该和谁说说了。”王耀大口吃完了自己的煎饺,放下了筷子。

“我应该有提到过我是中学的时候来英国的吧。那时候是因为父母的茶叶生意,他们要在英国呆不少时候,不放心我就一块儿带我过来了。”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旅游,可把我高兴坏了,那时候出国玩对我们来说就是......嗯怎么形容呢,总之是特别特别值得嘚瑟的一件事情。”

“等到我以为的回国的时间,我父母这才告诉我,以后要在英国上学了。他们是知道我肯定不会答应所以给我来了个先斩后奏。啊,先斩后奏就是先把我带到英国办好了所有手续再告诉我回不去了。”

“就这样我被蒙骗到了英国的中学。我当时特别生父母的气,朋友见不到了武术没法学了英语啥都不会,有好长时间我都不愿意和他们说话。上了学之后就更惨了,我们小学都没教过什么英语,我会说的也就只有基本的问候还有几句骂人的脏话,同学和我说什么我就只能拼命点头。成绩也是一塌糊涂,就只有数学没啥太大的问题。反正费了好大功夫才学会了英语。”

“之后就正常地学习生活直到高中毕业的时候。父母告诉我他们要回国了,问我要不要一起回去。本来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但是我犹豫了。”

“伊万你想啊,在那种中国还没怎么发展起来的年代,我出了国生活了六年,再选择回去,周围的人会怎么说。而且中国高中的数学物理化学学了什么我全部都不知道,更别提跟上大学课程了。”

“所以那时的我做了成年之后的第一个决定,一个我都不知道是好是坏的决定——我要留在英国,加入英国的国籍。而这个决定的背后,仅仅是害怕周围人的嘲讽,害怕融不进去。”

“现在想想这个理由简直是可笑至极,明明以前英语什么都不会的情况下我都融入了英国人的圈子。”

“之后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我越是害怕周围人的偏见我就越不敢回国。上了大学之后我每年都会找各种借口不回去,什么论文截止日期要到了啊,要复习考试啊,要加班啊,我几乎是把所有能想到的借口用了个遍。”

“伊万,你可能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这么害怕别人的话。你知道的,我发自内心地爱着这个国家,来英国也是不得已的选择,可是在他们看来,我就是‘卖国贼’、‘崇洋媚外’、‘嫌贫爱富’,我回去了,就变成‘看到中国强大就倒贴的渣滓’,我不回去,就是‘叛徒’、‘吃中国的饭却不懂得回报’、‘没良心的’,我真的不想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回去,每个月给父母打些钱。”

“还有就是我真的对不起我的祖国吧,小时候一直被教育要回报祖国,到头来我什么也没有做,只知道为了自己的脸面躲在英国的小镇上。”

“那......你不想自己家人吗,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去了,他们一定也很担心你吧。”

“我也......想回家啊。”

王耀低着头没有再说些什么了,办公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我好像不该说这句话的,他心里一定很不好受。啊真是,我怎么偏偏这种时候没多想一下再说话,现在搞砸了。

“要是这时候有酒就好了。”王耀突然自顾自地念叨了一句,靠在座椅上转了半圈,背对着我。

我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补救下刚刚的错误,就只好一言不发地望着他的背影。对面传来了轻轻的啜泣声。

“对不起伊万......你能......稍微地出去一会儿吗......”

王耀已经几乎没法说出一句连贯的话了。我很为自己刚刚脱口而出的问题感到内疚,现在也只好沉默地走到门外,顺手帮王耀关上门。

走廊上没有开灯,我也没打算开,黑暗的环境能让我稍微冷静一些。那句“我也想回家”就像是某种神奇的开关,我想起了自己在俄罗斯的亲人和朋友,那一别之后我就再也没机会见到他们,也不知现在都怎样了。说放下可我却从来不曾放下。平时刻意避开地念想如今都如潮水一般将我淹没,不舍,痛苦,恐惧......我都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多这么多的情感。

我倚着墙蹲了下来,在一片漆黑中,我攥紧了围巾。听着门的那一侧王耀再也控制不住的抽噎声,我闭上了眼睛。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