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aa

才开始写文的小透明 如果能遇到志同道合的人就好了呢

『Colorful World』

全员友情向,本章主角阿尔弗雷德·F·琼斯

非国设,OOC有

类似意识流(?)的写作思路

才开始写文的小透明,有任何建议和想讨论的事情欢迎戳我w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放心食用~

顺便放上『红』的传送门~

1 2 3 4 5 『终章』 

———————————正文分割线———————————

『蓝』

3:00 P.M

 

内华达州,美国。

 

夏季的烈日炙烤着这片土地。无尽的公路匍匐着,突兀地将平原划分为两半。阳光毫无保留地打在路面上,反射光使周遭的一切都刺眼的可怕。

 

这里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公路,几乎无人途径这里,也只有这公路在昭示着这里有人的痕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辆车疾驰而过,轮胎摩擦地面的噪声划破沉闷的空气,随即振动缓慢地扩散,然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阿尔弗雷德打开了所有的车窗,将左手随意地搭在窗檐上,似乎很享受空无一人的道路。温热的风灌进车厢,在耳边呼呼作响。听不见BGM了,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于是收回了一直耷拉着的左手,握住了方向盘,右手摸向了车载音响,把正在播放的重金属拧到了最大。节奏分明的音乐于是伴随着引擎的轰鸣回荡在公路上。

 

阿尔弗雷德听不见风的声音了。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随着节拍剧烈的跳动,一下,两下,三下...... 他感受到了血液的流动,身体开始发热,紧握着方向盘的手掌有些黏。阿尔弗雷德上一次这么分明地体会自己的心跳还是大一入学,作为新生代表在全校人的面前发言的时候。他太兴奋了,甚至忘记了紧张。发言完毕,礼堂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阿尔弗雷德在震耳欲聋掌声中看见了哥哥马修对他做了一个“good job”的口型,笑得无比灿烂。他早就忘了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只是记得那和掌声恰好踩在了同样节拍的心跳。

 

想到这些,阿尔弗雷德的嘴角不住上扬。的确,有谁不会为这个工程学院的天才喝彩呢?

 

随着心脏愈发剧烈的跳动,阿尔弗雷德的思绪被拉回了内华达州的公路。在肾上腺素的驱动下,阿尔弗雷德用力地踩下了油门,车速飙升,风把他的头发弄得一团糟。一种酥麻的加速的快感顺着脊背传递到全身每一个部位,阿尔弗雷德的全身都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

 

前方有一个弯道。天才阿尔弗雷德当然注意到了这显而易见的事情,不过他并没有要减速的意思。眼看着弯道的栏杆越来越清晰,他这才猛打方向,轮胎猛烈地划过路面,尖刻的声音震荡着几乎凝固的空气。

 

阿尔弗雷德以一个极其完美的漂移过了弯道。他似乎还沉浸尽在方才的刺激经历,欢呼着炫耀自己高超的车技,大声地叫嚷着,余光却瞥见后视镜中空荡的座位,立刻噤了声。阿尔弗雷德的心脏渐渐平复了下来,怎么也跟不上重金属的节奏。

 

阿尔弗雷德从来就不缺同伴。颇高的智商,外向的性格,加之英气的外表足以让人们忽视这位天才偶尔出格的举动(在阿尔弗雷德·F·琼斯不分男女的粉丝之间甚至是他的魅力所在),带来人缘。我们的大名人阿尔弗不论走在学校的哪个角落都会是视线的焦点,因为他实在是太完美了——阿尔弗雷德拥有了普通人想要拥有的一切。

 

但阿尔弗雷德不仅仅想要这些,他喜欢冒险,喜欢挑战,想要成为全世界的英雄,对他来说,一切不过刚刚开始。即使有着如此远大的目标,阿尔弗雷德也只是孩子气的阿尔弗雷德,他还没有做好面对一切挑战的准备。毕竟,他到目前为止的人生,简直是顺利到令人发指。阿尔弗雷德总是把“英雄的字典里没有失败”时时刻刻挂在嘴边,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他还没有真正接触过失败。

 

其实这谈不上失败,不过英雄阿尔弗雷德的确遇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危机。在机械工程方面向来所向披靡的阿尔弗雷德居然也有感到棘手的挑战。作为一个项目的组长,阿尔弗雷德带着自己的组员(或者说战队,他总是喜欢这么称呼)着手设计新型的航天发动机。阿尔弗雷德本是信心满满,区区发动机,怎么会难倒英雄呢?可事实却是阿尔弗雷德的小组设计出的发动机在试验过程中总是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各项实际数值都与理论数值都有着偏差。

 

眼看教授设下的截止日期越来越近,阿尔弗雷德却毫无头绪,而组员们却因为有着他这样的天才当组长一点也不紧张。阿尔弗雷德绝不承认自己做不到,却又想不出任何挽救实验失败的方法。倔强的阿尔弗雷德即使到了这种地步,即使有人曾经向他询问过状况,他也不愿意向其他人透露自己目前的处境。“嘿,伙计们,关于我们的航天发动机......我是说,其实我做不出来。”这样的话阿尔弗雷德一辈子也说不出口。

 

于是阿尔弗雷德给马修留了纸条,告诉他自己出去找灵感,就开着自己上学期刚买的二手车,一路向西。他甚至没有带上自己的手机,电脑和游戏机,拿了信用卡和车钥匙就浑浑噩噩地出发了。阿尔弗雷德只想尽可能地放空自己,不去想今天是几号,项目的截止日期是什么时候,战队成员们有多着急。他要在西部的公路上肆意的加速,飙车,漂移,在车上开个人演唱会。

 

没有什么能阻止得了他。

 

即使是想好好享受一个人的旅途,我们的阿尔弗似乎还没习惯这种寂寞。往日挤满了人的后座只有他孤零零的外套,和因为刚刚的急转弯横七竖八的可乐瓶。在不被察觉地轻轻叹了口气后,阿尔弗雷德调低了音乐的音量,换了首较为舒缓的曲子。

 

孤独的车继续在孤独的公路上行驶着。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