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aa

才开始写文的小透明 如果能遇到志同道合的人就好了呢

『Colorful World』

·APH全员友情向同人,非国设,本章主角阿尔弗雷德·F·琼斯

·OOC有,有不算甜饼也不算玻璃渣的相对现实的设定

·本人小透明,日常求戳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

·传送门:

『红』1 2 3 4 5 终章

『蓝』1

——————————正文分割线——————————

『蓝』



4:00 P.M

 

内华达州,美国。

 

阿尔弗雷德继续漫无目的地开着车。

 

其实他刚从马萨诸塞州出发的时候是有目的地的,他想要去内华达州的50号公路。这是他第一次独自驾车行驶了这么远——从东部到西部,阿尔弗雷德几乎横跨了美国。然而当他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天风尘仆仆的旅途真正到了这条公路上,他却完全没有达成目标的喜悦,更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去向何方,因而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不过阿尔弗雷德体内亘古不变的生物钟依旧运作着,刺激着他不断地分泌唾液,胃壁也不受控制地收缩,他该吃点什么了。于是阿尔弗雷德的右手伸向了副驾驶的座位,从其中的一个纸袋中摸出了一个汉堡,熟练地拆开包装,大口吃了起来。在如此闷热的季节,被放了半天的汉堡口感并不美好,硬是要描述的话,面包因为水汽变得软塌塌的,生菜也因为高温变成了枯黄色,令人没有食欲。

 

可是这不会影响阿尔弗雷德对于蓝蓝路的热爱。即使口感不如中午刚买回来的时候,即使吃了过多的反式脂肪会使得体重秤上的指数有些不堪入目继而不得不去运动,即使每天都在吃,阿尔弗雷德依旧对蓝蓝路爱的深沉。

 

看似普通的晚饭却令阿尔弗雷德有些意外,一是他居然没有停下车认真地吃,二是他没有按照自己惯有的吃汉堡的顺序,从最小的吃到最大的,而是随便拿了就吃。英雄阿尔弗雷德并没有心情想那么多了,毕竟时至傍晚他却依旧对于明天去哪里毫无头绪。

 

伴着越来越暗淡的阳光,阿尔弗雷德一路向西。

 



 

阿尔弗雷德隔着很远就注意到了前方笔直的公路上似乎有一辆车停住了。阿尔弗雷德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又到了英雄出场的时间了!他抓起可乐,猛地灌了几口,又试着把自己凌乱的头发稍稍整理了下,从蓝蓝路袋子边拿起自己的平光眼镜戴上,便一脚油门加速冲了过去。

 

阿尔弗雷德把车停在了那辆车的后方,下了车,看见前方有一个人正躺在车底,费力地拧着什么。

 

“你好,先生,我可以帮什么忙吗?”

 

阿尔弗雷德用平时礼貌语气如是说着,期待着车底下的人能够需要英雄的救援。而大英雄万万没想到的是,车底的人费力地挣扎出了车底,伸手整理了下衣服,仅仅说了一句“不用了,谢谢”就又一次钻了回去。

 

完全没有任何需要帮助的表示。

 

这是阿尔弗雷德第一次被如此直接明了地拒绝,在他的认知范围内,从来没有遇到困难的人不希望他能来帮个忙。不管怎样这个忙我是帮定了,阿尔弗雷德暗自下了决心,于是又一次地向车底下的人自我介绍:

 

“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M大机械工程系的学生,对于修理汽车这件事情多少还是懂得一些的,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看一看。”

 

这次,车下的人甚至都没有把头伸出来看着阿尔弗雷德说话,直截了当地在车底闷闷地回绝了他的善意。

 

阿尔弗雷德没有放弃,又继续说道:

 

“先生,时候不早了,很快天就黑了,与其什么也看不见的时候守着坏掉的车子干着急,不如让我帮你看看吧,很快的。如果我修不好,你再继续,如何?”

 

似乎是考虑到时间的原因,车下的人停下了动作,躺在地上思考着什么。这只是阿尔弗雷德的推测,毕竟他还没把头再次伸出来。不过阿尔相当肯定自己的话起到了些效果,接下来就看对方是怎么选择的了。

 

“嗯...... 首先声明,不是我不会修车,只不过是看在你态度还不错,拒绝了你的善意实在不太合适,所以才勉为其难地让你看看这辆车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其次,是你主动提出帮我修车的,根本就不是我请求你的,这点你记住了。最后,其实就算你没有停车下来找我搭话,过不了一会儿我也就把车修好了,所以你别多想啊。”

 

阿尔弗雷德看着这人慢慢从车子下面爬了出来,对他说的一番话感到非常的好笑。明明就是不会修车,却还要辩解这么久,真是太有趣了。当他终于结束了一通长篇大论,阿尔弗雷德才终于对上他之前故意别开的视线。

 

“眉毛好粗。”这是阿尔弗雷德的第一反应。海苔一般的粗眉毛实在是滑稽,阿尔花了很大力气才克制住自己想笑的冲动,却发现自己还是不小心把心理活动说了出来。

 

对面的人涨红了脸,咬着牙关,拳头紧握着微微颤抖,似乎对阿尔弗雷德的评价极度不满意。海苔一般的粗眉此刻都拧到了一起,显得愈发好笑。

 

为了防止自己忍不住笑出来,阿尔弗雷德赶忙道了歉钻到了车子下方。车子原本没什么大问题,不过因为这个粗眉毛胡乱的“修理”新增了不少小毛病,即使是阿尔弗雷德也要花上一些时间。

 

“好了吗?实在不行还是我自己来吧。”不一会儿外面的人就催促了起来。阿尔弗雷德本想借此机会嘲讽他不会修车,却还是克制住了,因为比起嘲讽,他想到了更加重要的事情。

 

“要是再放任这个粗眉毛这样开下去的话,说不定我离开不久他的车就又抛锚了,而且很快就到晚上了,没有人路过的话他岂不是要在路上过夜了?不行,作为英雄我绝对不能失职,我可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我该怎么办才能让这个粗眉毛至少跟着我到最近的服务区呢......”


此时,阿尔弗雷德的视线飘到了油箱上,平光镜后面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阿尔弗雷德从车底爬出来的时候看到粗眉毛车主站在一旁仔细地打量着自己,于是礼貌地笑了笑,说:

 

“车子没什么大问题了,只不过......”

 

“油箱没有油了,这车在找到加油站之前是跑不起来了。”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坐我的车,你的车我帮你拖着,把你送到最近的加油站,如何?”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