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aa

才开始写文的小透明 如果能遇到志同道合的人就好了呢

『Colorful World』

·APH全员友情向同人,非国设,本章主角依旧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

·OOC有,有不算甜饼也不算玻璃渣的相对现实的设定

·本人小透明,日常求戳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

·传送门:

『红』1 2 3 4 5 终章

『蓝』1 2

——————————正文分割线——————————


『蓝』



5:00 P.M

 

内华达州,美国。

 

阿尔弗雷德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话,对面的粗眉毛很显然还没有处理完过多的信息,于是愣在了原地。呆滞了大约一分钟之后,粗眉毛才缓缓地开口。

 

“抱歉,我有些没反应过来......”

 

“没关系的毕竟不是谁都能跟得上我脑子飞一样的速度的!”

 

“我是说,车子是修好了的,对吧?”

 

“是的哟!”

 

“那为什么我不能继续开我的车反而要坐你的车呢?”

 

“因为你车子的油箱里一滴油都不剩了!”

 

“哈?你在开玩笑吧?我今天早上刚刚加完油,这才过了多久啊?不可能一滴都没有的吧?”

 

“我可没在开玩笑喔,你自己看看不就好了嘛!”

 

“这位先生,请你给我解释一下,地上这一摊汽油究竟是从哪里来的?”粗眉毛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质问着阿尔弗雷德。可始作俑者阿尔弗雷德一点也没有慌张,脸上依旧挂着大大咧咧的笑容。可在这种情形下,笑不仅不能缓和紧张的气氛,并且会起到反作用——激怒对方,把亲切友好的交流直接上升至争执。

 

“嘿伙计,别那么激动呀。听你这么说话我似乎都能闻到火药味了。不过现在地上有这么多汽油,你要是真的带着炸药一类的东西,那可就算是紧急事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现在不是什么开玩笑的时候啊!你究竟有没有故意放我油箱里的汽油?”气急败坏的粗眉毛的声音又大了一些。

 

“啊什么?油箱?我刚刚修的时候可是碰都没碰哦!倒不如说是你自己什么都不会瞎折腾了一通不小心打开了油箱的盖子吧?”阿尔弗雷德一脸无辜地看着大喊大叫直跳脚的粗眉毛,眼神里甚至还带着一丝被冤枉了的委屈。不愧是阿尔弗雷德,使用了这般天真无邪的眼神攻击,谁都不会怀疑他就是掏空油箱的凶手。

 

“我......”粗眉毛竟一时语塞,不过他很快就接上了自己的话茬。

 

“听好了小子,我才不是不会修车,就算你不来帮我,我自己一定也会修好的!还有这个油箱盖子,不管怎么说,哪怕是我拧开的,也是不小心,不小心!绝对不是我不会修车随便弄的啊,你记住了啊!”

 

阿尔弗雷德竭尽全力地掩饰自己计划通的喜悦,却控制不住开始欢快起来的走路姿态。他几乎是蹦着到了自家车后备箱,拿出了常备的拖车绳。

 

“喂等一下,我有说过同意让你帮我把车拖走了吗?”粗眉毛特意在“你”字上加了重音,依旧在为刚才的事感到不爽。

 

“欸那你怎么办呢?已经五点多钟了,天很快就会黑了。你想想,你又没吃晚饭,车子还没有油,这路上都没什么人经过的,你打算等到什么时候呢?”阿尔弗雷德一边为粗眉毛的车拴上绳子,一边向他解释着。

 

粗眉毛不再说话了,似乎在权衡着选择。阿尔弗雷德见他犹豫不决的样子又补充道:

 

“其实你要是不愿意搭我的车也没有关系的,毕竟不信任路过的人是相当正常的。不过我可以和你一起等着,你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等下一个过路的也好,等拖车公司也好,反正作为英雄我是不会抛弃任何一个需要帮助的人的!”

 

“喂等等谁说我需要帮助了?你究竟在自作多情什么?”

 

“话说回来你不是美国人吧?”

 

“嗯。我是英国人。听口音应该能听的出来的吧......别擅自把话题转移啊我真的不需要帮忙!”

 

“原来如此。那么你知道美国这边的道路救援电话吗?嗯别急让我猜猜,你应该还没有美国的电话卡所以连电话都打不出去,于是在早上加完油出发后的不久你的车抛锚了,只能一个人徒手修车咯,真是不容易呢。”说罢,阿尔弗雷德摆出了一副相当替粗眉毛感到心疼的表情。

 

粗眉毛果真没有再气急败坏地说些什么了。良久,他叹了口气。

 

“就暂时搭你的车吧。都是看在我不答应你,你就赖着不走的份上才答应的,不要想太多啊。”

 

阿尔弗雷德听到这番话兴奋地抬起头。

 

“太好了那赶紧上车吧!时间不早了!”

 

阿尔弗雷德拿起一瓶可乐和两个汉堡塞给了身边的粗眉毛,又迅速地将剩下的蓝蓝路和垃圾直接扔向了后座,整套动作一气呵成。而粗眉毛对于他刚刚的举动非常嫌弃,这种嫌弃在看到后排还有着阿尔弗雷德的衣服之后又翻了好几倍。

 

“快吃吧这是我中午刚买的汉堡!汉堡可是世间最好吃的东西了!千万别客气!”

 

察觉到了粗眉毛对于汉堡的抗拒,阿尔仍然坚持将汉堡和可乐推到对方的手上,并借此机会欣赏了那对罕见的粗眉毛拧在一起的情景。

 

粗眉毛像是认了命一般,放弃了抵抗,深吸一口气后接过了蓝蓝路套餐,坐上了刚刚还丢满了外包装的副驾驶。

 

阿尔弗雷德贴心地为他关上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上了自己的驾驶座。

 

“记得系上安全带哦!”

 

“我知道,这还用不着你来提醒。”

 

于是阿尔弗雷德又一次出发了,不过这次多了一辆没油的车和一个粗眉毛。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阿尔弗雷德在后视镜里瞥见边上的粗眉毛拆开了汉堡的包装纸,慢慢地吃了起来。阿尔弗雷德从一开始就知道他并不喜欢快餐,毕竟他接过汉堡的时候的表情早就说明了一切:生活较有规律,不喜欢吃垃圾食品,有轻微的洁癖,不擅长接受他人的帮助。

 

实在太好懂了。

 

“这样吃看的见吗?需要我帮你开个灯吗?”

 

“啊不必了,我看得见。”

 

看来真的是饿坏了,阿尔弗雷德想。根据他的推测,这位粗眉毛早上从加油站出发之后不久就遇上了抛锚,随后就一直执着于修理汽车,中午连饭都没吃。看到他现在明明饿坏了却还是试图维持形象,吃了几大口又故意放慢速度,阿尔弗雷德被逗乐了,笑了出来。

 

“笑什么?”

 

“没什么,想笑而已。”

 

阿尔弗雷德看到粗眉毛终于吃掉了最后一口汉堡,有点好奇他会怎么处理自己刚刚拿过带油的汉堡的手。要知道在阿尔弗递上汉堡的时候,他特意没有准备纸巾。他认为粗眉毛一定会问他要纸巾,这样一来他就可以用调侃的语气说:

 

“真抱歉但是我吃完饭是从来不用纸巾的,要不你直接擦到衣服上吧,我都是这么做的。”

 

然后阿尔弗雷德就可以再次见识下粗眉毛竭力克制自己的怒火的精彩表情了。毕竟调侃粗眉毛实在是太有趣了。

 

不过粗眉毛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而是径自从上衣的口袋中取出了手帕,擦完手之后又仔细叠好放回了口袋里。阿尔弗雷德有些遗憾。

 

“对了,我之前就自我介绍过了,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想并没有自我介绍的必要吧,毕竟只是路人而已。”

 

“欸,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的话,我就喊你粗眉毛先生了。”

 

“喂,别拿我的眉毛开玩笑啊。”

 

“啊那就干脆叫粗眉毛好了,要不然一会儿说话都没个称呼的话实在太奇怪了。”

 

“算了随便你吧,你怎么开心就怎么称呼我好了。”

 

“嗯那就决定了,粗眉毛。”

 

“.......”

 

于是我们的阿尔弗雷德再次为自己找到了一个任务,送粗眉毛去最近的加油站。他觉得自己没有下午的时候那么寂寞了,而且很高兴离成为世界的英雄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并不孤独的车在孤独的公路上继续行驶着。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