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aa

才开始写文的小透明 如果能遇到志同道合的人就好了呢

『Colorful World』

·APH全员友情向同人,非国设,本章主角阿尔弗雷德·F·琼斯

·OOC有,有不算甜饼也不算玻璃渣的相对现实的设定

·本人小透明,日常求戳

·高三狗所以不定期更新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

·传送门:

『红』1 2 3 4 5 终章

『蓝』1 2 3 4

——————————正文分割线——————————

『蓝』

 

 

内华达州,美国。

 

7:00 P.M

 

“阿尔弗雷德?”

 

话语随着新鲜空气的涌入变得清晰起来,感应灯一同亮起,昏黄而温暖的光笼罩着阿尔弗雷德。浸没于黑暗的双眼此时还有些不适应灯光,于是他又将头往臂弯里埋了一些。他知道粗眉毛现在就在自己的左侧看着他,眼神中——好吧,他不知道该怎样形容他的眼神。按照常理,一般人都会流露出担忧,可阿尔弗雷德难以想象一个甚至连道谢都相当变扭的人的脸上浮现出那种表情。虽说只要抬起头就能够确认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但阿尔弗雷德并没有打算这么做来,他太累了,不仅仅是由于多日的奔波,更多的是心里太过沉重的负担。

 

“唉。”粗眉毛轻轻叹了口气。阿尔弗雷德感觉的到周围的空气随着他的转身离去而流动起来。不一会儿粗眉毛又出现在了车旁。

 

“阿尔弗雷德,还能听见我说话吗?听到了就把脑袋抬起来。”

 

阿尔弗雷德勉强抬起头来,对着粗眉毛扯出了一个一点也看不出高兴来的笑。对方手里拿了一条毯子,表情明显愣了一下,大概是自己的表情实在太过凄惨了吧,就像是演技尚未成熟的艺人露出的假的可怕的商业化笑容,甚至比那种还糟糕。

 

“毯子拿着,把驾驶座让给我,我来开。”

 

就算是英雄也被话语中蕴含着的坚定所震慑。他不由得准备起身离开,却想起了先前的事情愣在了原地——自己可是答应过他要把他送到加油站的,况且......

 

“唉,又在想什么英雄不英雄的吧。听着,你已经开了很长时间的车了,夜间驾驶需要高度集中的注意力,以你现在的精神状态根本无法胜任,所以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我的人生安全,交给我吧。况且,英雄也是要休息的,对吧?”

 

“不......我是在担心......我的车。毕竟粗眉毛你可是把车开到抛锚的人啊。”

 

“算了刚刚那么多话当我没说。”

 

阿尔弗雷德看着粗眉毛那副变扭的表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有什么好笑的啊喂!”

 

“没什么没什么,不过你刚才的表情太有意思了,我应该录下来给你看看才对,”阿尔伸手接过了粗眉毛的毯子,从驾驶座上起身,“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对车温柔一些。”

 

一切都准备就绪后,车再一次在夜晚的公路上跑了起来。

 

裹着毯子的阿尔弗雷德听着风与引擎的声音,闭上了眼睛。

 

果然,自己开车和坐车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他想起了小时候全家一起出游,他和马修坐在后座上,母亲从前排不断向后递各种零食,虽说是两个人一起分着吃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这些曲奇和薯片统统都进了阿尔弗雷德的肚子里。风声和引擎声,还有笑声,这应该是阿尔弗童年最好的回忆了。

 

不知道现在马修在做些什么,会不会溜进自己的寝室拿走各种新发售的游戏自己去玩呢。阿尔弗雷德想象了下平时不怎么玩游戏的马修笨拙地操作手柄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

 

“你睡着了吗?”

 

“没有哦,只是把眼睛闭上了而已,好久没有坐过车了。”阿尔弗雷德睁开了眼睛,对上了后视镜中粗眉毛的视线。对方似乎有些不擅长对视的样子,眼神交汇后迅速把视线挪回了前方的道路上。

 

“粗眉毛,我想问一个问题。”阿尔弗雷德侧过脑袋望着专注于驾驶的粗眉毛,下了很大决心一般问出了这句话。

 

“嗯,问吧。”

 

“一个人如果有做不到的事,那他还能当英雄吗?”

 

“这算是什么问题啊,当然可以当英雄啊。上帝都没有规定过英雄一定要是全能的。事实上,很多超级英雄都有他们没有做到的事。美国队长没能在列车上救下挚友巴基(1),蜘蛛侠间接害死了自己的女朋友(2),钢铁侠逃亡时牺牲了自己的同伴殷森(3),而正是这些遗憾的事情才会推动着他们成为更厉害的人。”

 

“没想到你还挺了解漫威的嘛,我还以为你会是那种不太喜欢超级英雄系列的古板的人。”

 

“好吧,我的确不是特别喜欢这些,只不过有个朋友整天在边上嚷嚷,改编的电影上映了也一定会拖着大家去看,想不了解都难。”

 

“你的朋友听上去很有意思呢,要是有机会见到就好了,我们一定可以聊得来。”

 

“啊是啊,虽然有点吵笑声也很诡异,但是可以说是漫威骨灰级粉丝了。明明都快三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喜欢漫画和英雄可不是小孩子的特权啊,粗眉毛。”

 

“好吧好吧不和你争这个了。话说回来,为什么想到问刚刚的问题,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吗?”

 

“算是吧。解释起来有些麻烦,大概就是瓶颈期吧?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的情况下我就跑了出来。我知道这听着很逊,但我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有和朋友说起这些事情吗?他们多少也能给你一些灵感吧?”

 

“没有。因为没有办法面对他们,我可是英雄啊,怎么能有做不到的事。”

 

“不是的,英雄又不是圣人,总有做不到的事情。遇到困难的时候就去找朋友,他们不会嘲笑你,所有人都知道失败是不可避免的一种经历,大家会帮着一起想办法,一起克服困难。”

 

“是这样的吗?”

 

“对啊,要不然为什么会有团队协作这种东西的存在?就是因为很多事情是一个人的力量所做不到,但所有人集合在一起就可以做到了。警察会一起行动抓捕嫌疑人,医生护士们会一起配合手术拯救病患,就连狼这样的野生动物都明白要利用默契的协作捕获猎物。所以遇到事情了别总想着一个人硬抗。”

 

“有道理啊......”

 

9:00 P.M

 

不知不觉间两个人聊了很久,粗眉毛的眼中也有了一丝倦意。

 

“不如把车停到路边,等天亮了再出发,疲劳驾驶可不好啊。”阿尔弗雷德如是提议,得到了粗眉毛肯定的答复。

 

于是车安静地停在了路边,熄火的一瞬间,持续响着的引擎的声音消失了,只剩下无尽的夜色和两个人轻轻的呼吸。

 

“粗眉毛,你大学的时候有经历过失败吗?”看着从自己车上拿了毯子又折返的粗眉毛,阿尔弗雷德这样问道。

 

“当然,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失败的次数多了去了,早就习以为常了。”

 

“比如说?”

 

“比如说竞选学生会长结果失败了啊这样的。”

 

“好敷衍的回答啊。”

 

“哈?我可是好心才和你说这些的,要不然谁愿意回想那些经历啊?”

 

“所以你还是挺讨厌失败的?”

 

“嘛要说不讨厌也是不可能的,不过既然都发生了,只能尽量往好的方面去想了。”

 

“比如?”

 

“像失败能帮助自己认识到不足,明白自己还需要努力之类的。”

 

“这不是初中写作课的标准答案吗?什么’主人公在经历了挫折以后心理愈发强大,有了前进的动力和目标’这样的。”

 

“是有些老套,但这就人生啊。在失败中醒悟,然后站起来,走下去,再失败,然后进入循环。”

 

“有什么能打破循环的吗?”

 

“我想想。大到你再也站不起来的失败?或者是死亡?”

 

“这也太糟糕了吧。”

 

“开玩笑开玩笑的。”

 

“但是你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啊粗眉毛。”

 

“不过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的,阿尔弗雷德,哪怕你是天才。”

 

“......”

 

“你说我明天就往回赶还能挽回吗?”

 

“当然可以啊,一点也不迟。”

 

“但是我很害怕,我真的一点也不想面对这些。虽然可耻但要是能一直躲下去就好了。”

 

“我的同事曾经说过,躲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世,意思就是你现在的确可以逃避,但是你不能一辈子逃避。与其不得不面对,不如趁早有尊严地去面对这些。阿尔弗雷德,拿出点勇气来。”

 

“可是我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勇敢的人了,毕竟逃了十几天了。”

 

“你知道什么才叫勇气吗?”

 

“不断接受挑战?”

 

“我可不这么想。在我看来,真正的勇气是接受自己失败的事实然后努力想要去改变。阿尔弗雷德,你想成为英雄不是吗?成为英雄的第一步是去接受自己的失败,然后努力。你也知道的吧,英雄也有做不到的事。但英雄值得尊敬,是因为英雄通过努力会把做不到事情变成能做到的事情。这是你接下来应该做的,英雄先生。”

 

“我知道了。明天,明天我一定会回去的,等送完你以后。”

 

“听着有点像拖延症患者的宣言啊。”

 

“因为准备睡觉了,你也有些困了吧?”

 

“嗯有点。”

 

“那......晚安?”

 

“嗯。晚安。”

 

像是终于释然了一般,阿尔弗雷德睡得很沉。粗眉毛听着隔壁逐渐趋于平稳的呼吸声,悄悄地坐了起来。他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笔和便笺,写了些什么,塞进了驾驶座门把手上的凹槽里。

 

做完了这些,粗眉毛躺回了平放的座椅上。美国的晚上很冷,他不自觉地裹紧了毯子。

 

的确,他也该好好休息了。粗眉毛默默地对自己说了声晚安,闭上了双眼。

 

尾声

 

内华达州,美国。

 

7:00 A.M

 

阿尔弗雷德今天起的格外早,为的是能够尽早把粗眉毛送到加油站,自己也该早点回学校了。

 

朋友们都在等着我呢。对了,还有马修。

 

粗眉毛今天似乎心情不错,没有继续和自己抬杠了。

 

在加油站,阿尔弗雷德把拖车绳取下,并把毯子还给粗眉毛。不过他并没有要,只是让他在回去的路上有需要可以用。他还说,如果有缘再见的时候再还给他吧。

 

阿尔弗雷德并不明白什么是缘。

 

就像是我们能这样相遇。粗眉毛这么解释道。

 

分别前,粗眉毛对他这样说。

 

“其实昨天下午并没有要你帮我的,是你自作多情,但作为英国绅士我可不能失了礼仪,再怎么说我们也不算陌生人了。”

 

“阿尔弗雷德,请允许我在这种时候正式自我介绍下,我是亚瑟·柯克兰,来自英国肯特郡。”

 

“今天真的非常感谢。”

 

阿尔弗雷德给了粗眉毛,不,应该叫亚瑟,一个大大的拥抱,随后目送着他发动汽车一路向西。坐回了自己的车上,阿尔弗雷德注意到了门把手上的凹槽里多了什么东西。他发现了一张便笺和不少的零钱。

 

便笺上这么写着:

 

“大英雄阿尔弗雷德”

 

“等你看到这张便笺的时候我们应该已经分别了。”

 

“不过没有关系,重点并不是这个。”

 

“你那拖延症一般的发言实在有些令人放心不下,所以为了督促你尽快打起精神来,”

 

“我给你留了一些零钱,拿着去打个电话给你的哥哥还有朋友们吧。”

 

“说起来不带手机不带零钱就跑出来的你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挺勇敢的。”

 

“总之加油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粗眉毛 亚瑟·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笑了出来。

 

是个温柔的人啊,亚瑟。

 

他走进了电话亭,投了硬币,拨了马修的号码。

 

等待接听的那段时间里,阿尔弗雷德一直在想着用怎样的开场白会比较帅气。可真正听到了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时,阿尔弗雷德的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他只记得自己在不自觉地抽噎着,话筒那边传来有着掩饰不住的欣喜的数落。

 

............

 

“我马上就回家。”

 

 -TBC-

 

注:

(1)电影《美国队长1》情节

(2)漫画《神奇蜘蛛侠》情节

(3)电影《钢铁侠1》情节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