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aa

才开始写文的小透明 如果能遇到志同道合的人就好了呢

『Colorful World』

·APH全员友情向同人,非国设,本章主角亚瑟·柯克兰

·OOC有,有不算甜饼也不算玻璃渣的相对现实的设定

·本人小透明,日常求戳

·高三狗所以不定期更新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

·传送门:

『红』1 2 3 4 5 终章

『蓝』1 2 3 4 5

——————————正文分割线——————————

『绿』


 

肯特郡,英国。

 

3:00 P.M

 

“你好,亚瑟·柯克兰。请讲。”

 

“喂,亚瑟,冷静一些,马上来医院,弗朗西斯他......”

 

坐在医院急救室外的椅子上,亚瑟把头靠在墙上,入神地望着天花板,脑海中一遍一遍回放着王耀在电话里和他说的话。其实亚瑟也仅仅记得自己刚拿起电话时的对话,在“弗朗西斯”这个名字出现之后,亚瑟的耳鸣犯了。

 

亚瑟强忍着几乎是轰开了自己脑袋的噪声赶到了医院。弗朗西斯的两个死党此刻都坐在抢救室外,一言不发。安东尼奥搓着自己本来就够乱的头发盯着地面,基尔伯特把玩着自己的手表,凝视着抢救室紧闭的大门。

 

说实话,亚瑟到抢救室门口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担心弗朗西斯,而是觉得如此安静的两人实在是太奇怪了。如果是平时的话,这两个冒失鬼可不该是这个反应。基尔伯特应该是一脚踩在椅子上然后仰天长笑:“弗朗鸡救个人还能受伤真是逊、毙、了,就让帅气的像小鸟一样的本大爷我来为可怜的弗朗鸡高歌一曲~”,然后安东尼奥应该在边上跟着基尔伯特手舞足蹈地蹦跶,提议两个人开个派对庆祝弗朗西斯挂了彩,借此大吃大喝一顿。接下来太过于吵闹的两个人会被医院的保安拖出去,正在接受治疗的弗朗西斯会为此感到开心,顺便对边上的护士小姐抛个媚眼。

 

在脑内预演了这样的小剧场之后,亚瑟意识到事态可能比他想象的要糟糕,识趣地没有向两人搭话。不过亚瑟坚持认为,也只是糟糕那么一点点罢了,弗朗西斯命可大着呢,一会儿肯定就会被推出来对着自己大放厥词。

 

那个混蛋胡子。亚瑟想起从前的种种不快,愤愤地默念。

 

说起亚瑟和弗朗西斯的孽缘,就得追溯到很久之前了。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听名字就是一个标准的法国人。不仅仅是名字,连性格也是。弗朗西斯的父母是做香水生意的,因为工作需要移民到了英国。弗朗西斯转入了小学,恰巧就是亚瑟就读的那所。那时候起,亚瑟就看这个整天念叨着爱啊,美啊的法国人格外不顺眼,于是,向来彬彬有礼的绅士亚瑟就是没办法在他面前维持形象,不出几句话必定会大打出手。

 

那个时候开始就那么讨厌。亚瑟挠了挠头,却想起中学时弗朗西斯向自己炫耀自己柔顺的头发。不管发质如何留长了都会像混蛋胡子一样吧,谁稀罕啊。亚瑟悄悄翻了个白眼。

 

不过话说回来好像中学时两个人也是同学,而且那时候就认识了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简直是和弗朗西斯有的一拼的问题儿童。凭借优异的成绩和卓越的领导才能当上学生会长的亚瑟并没和这三人组少打交道。即使上学期间亚瑟总是气势汹汹地警告三人好好穿制服,查他们旷课逃学,甚至惩罚他们义务劳动,休息时弗朗西斯总会拉上亚瑟和他们一起开派对甚至旅行。亚瑟一开始还会推脱,后来在三人的盛情邀请下也就把这些当作了自己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后来到了大学时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都申请了刑侦类的院校,弗朗西斯抱着好玩的心理也就跟着申请了,没想到三人拿到了同一所大学刑侦系的录取通知书。亚瑟则随家长的专业方向投的尽是医学相关专业。为此,四个人毕业后还专门为亚瑟举办了欢送仪式,庆祝这段孽缘终于走到了尽头。

 

然后,哭也哭过了,抱也抱过了,这样之后的秋季院系新生欢迎会上,精神绝佳的亚瑟为自己终于可以一个人好好享受大学时光激动地几乎快要大笑出来,准备张开双臂迎接真正属于自己的青春的时候,亚瑟听到了不远处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嗓音:

 

“那个不是亚瑟吗?”

 

“不会吧,少爷不是学医去了吗?肯定看错了”

 

“错不了的,那么粗的眉毛,你去哪再找一个来呐?”

 

于是四个人又见面了。

 

且不谈另外三人,亚瑟之所以会来到这里,是因为他在拿到offer的那几天痛快地庆祝了一番,宿醉后昏昏沉沉了好几天,过了回复offer的截止日期,不得不选择唯一一个无条件录取自己的法医专业。于是四个人继续着这种孽缘,一直到了工作之后。

 

想起这些事情,亚瑟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世界就是这么奇妙。虽然亚瑟并不喜欢弗朗西斯总是称呼自己“小少爷”,也不能接受弗朗西斯总是拿自己的粗眉毛开玩笑,更是不承认弗朗等人把自己定义为“傲娇”,但是每天听着这些调侃,吵吵闹闹的,四个人已经一起走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了。王耀经常念叨着“缘分缘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就在亚瑟感慨万千的时候,急救室的门,开了。

 

-TBC-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