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aa

才开始写文的小透明 如果能遇到志同道合的人就好了呢

『Colorful World』

·APH全员友情向同人,非国设,本章主角亚瑟·柯克兰

·OOC有,有不算甜饼也不算玻璃渣的相对现实的设定

·角色死亡有,慎入

·本人小透明,日常求戳

·高三狗所以不定期更新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

·传送门:

『红』1 2 3 4 5 终章

『蓝』1 2 3 4 5

『绿』1

——————————正文分割线——————————

『绿』

 

 

肯特郡,英国。

 

4:00 P.M

 

亚瑟并不记得急救室门开的那个瞬间他究竟听见了什么。不过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安东尼奥就冲了过去。亚瑟缓缓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聚精会神地想要去听医生和安东尼奥的对话,尽管自己几乎没有间断的耳鸣让这些变为徒劳。

 

亚瑟看到医生摇了摇头。

 

安东尼奥就快要因为过度的惊骇坐到了地上,幸好基尔伯特在一旁扶住了他让他不至于那么失态。医生随即示意他们可以进去了。

 

亚瑟的大脑艰难的运转,刚刚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发生的太快了。弗朗西斯死了?不可能的,亚瑟几乎是瞬间否决了这个可怕的想法。那个胡子混蛋现在肯定自认潇洒地坐在病床上等着赚他们的眼泪。绝对不可能死的。

 

可是当踉跄着进了急救室的两人并没有哭笑不得地出来,更没有传出像往常一样的打闹声时,亚瑟开始感到害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恐惧,总之亚瑟觉得耳鸣渐渐好了起来,他可以听到周围的声音了。

 

亚瑟站在那里,期待着两个人能推着缠着绷带却依旧在开玩笑的弗朗西斯出来。之后大家一起在弗朗西斯的病房里大吃大喝——就像高中时一样。

 

良久,急救室里才传来安东尼奥撕心裂肺的哭声。

 

后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亚瑟已经完全记不清了。他只知道,他站在一边看到被盖上了白布的,毫无生气的弗朗西斯——不,弗朗西斯的遗 体——被推进了停尸房。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都没有跟上去,安东尼奥依旧在呜呜地哭着。

 

亚瑟觉得这一切都很可笑。弗朗西斯不可能死,一定只是为了某个任务暂时装死,电视剧里不都是这种剧情吗?亚瑟甚至执拗地认为,只要自己没有看到弗朗西斯的遗容,弗朗西斯就没死。

 

于是亚瑟无视了角落里的两人,无视了王耀在拐角的制止,无视了自己的一众同事,众目睽睽中亚瑟若无其事地走出了医院,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他还在猜测弗朗西斯是接了什么不得了的案子得和死人躺在一起几天,还等着弗朗西斯闲下来的时候欠扁地走进自己的工作室和他说自己躺在停尸间的时候有多可怕。

 

不过亚瑟没这个机会了。

 

9:00 A.M

 

弗朗西斯的葬礼如期举办了。是个大晴天。同事们都到场了。一同出现在葬礼的还有弗朗西斯的父母和被救下的女孩子。相比起忍住了哭声却满脸都是泪的安东尼奥,眼眶都是红的一看就是昨天哭了一晚上的基尔伯特,悄悄抹眼泪的男人婆伊丽莎白,满脸说不出的悲伤的老刑警王耀,还有扑在弗朗西斯父母怀里哭的泣不成声的女孩,弗朗西斯的父母就要平静地许多。他们由衷地为自己勇敢的儿子骄傲。这样也算是无愧于自己的一身警服了,弗朗西斯的母亲尽力对着亚瑟露出微笑如是说着。亚瑟礼貌地拥抱了弗朗的父母,不过他没有哭。

 

亚瑟认为,自己常年与弗朗抬杠,在他的葬礼上哭出来,实在是太奇怪了,所以亚瑟没有哭。

 

亚瑟也不会哭,从一开始不相信弗朗死了,到之后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亚瑟都冷静的可怕。他自此失去了生活中的一大乐趣,为之感到遗憾。当然也仅仅是遗憾罢了。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因公殉职。

 

弗朗西斯真的死了。亚瑟却开始兀自地担心弗朗西斯的一众女情人会怎么样,会不会发现他同时在和这么多女性约会然后一起咒骂着他这种轻浮的男人。他也很担心弗朗西斯花园里的那些漂亮的花,弗朗西斯之前可是把这些花看的比什么都重,也花了不少心思。这点亚瑟倒是很欣赏,两个人也只有在种花的方面还有些共同语言。

 

以后不能去弗朗西斯的花园里喝下午茶了,亚瑟不免有些遗憾。

 

葬礼结束之后,王耀读了空气,没有拉着亚瑟一起走。偌大的墓地只剩下亚瑟,和几个正在离开的黑色的身形。亚瑟终于有机会好好端详了弗朗西斯的墓碑。遗照是弗朗工作前拍的证件照。因为要求,弗朗没有夸张的表情,可是在亚瑟看来这张脸依旧欠揍。

 

以前弗朗曾经和大家开玩笑,以后死了一定要放生平最丑的那张照片到墓碑上,不过现在看来,最先到了极乐世界的弗朗并没有这个机会了。亚瑟心想,以后自己要是死了,一定要放张一脸嘲讽的照片上去,好好嘲笑下还没怎么享受人生就跑了的弗朗西斯。

 

虽然看着弗朗西斯这张臭脸已经二十多年了,亚瑟在临走时还是多看了几眼,毕竟在他接下来的人生中不会再有这样一个整天“少爷少爷”喊着自己的人了。

 

亚瑟在想自己下一次来墓地会是什么时候,也许会是弗朗的祭日,也许会是另一个殉职的同事的葬礼,他也不知道。

 

亚瑟是最后一个离开的。站在墓园的门口,亚瑟看到了沐浴在阳光中的一排排墓碑。这些墓碑的主人,有的是垂暮的老人,有的是天真的孩童,他们有幸来到这个世界,也不得不接受自己的命运与这个世界告别。亚瑟望向弗朗墓碑的方向,困惑着,不知道弗朗走之前都在想些什么,会不会为终于不用和自己斗嘴而释然呢。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