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aa

才开始写文的小透明 如果能遇到志同道合的人就好了呢

『Colorful World』

·APH全员友情向同人,非国设,本章主角亚瑟·柯克兰

·OOC有,角色死亡有

·流水账般的文风,慎入

·本人小透明,日常求戳

·高三狗所以不定期更新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

·传送门:

『红』1 2 3 4 5 终章

『蓝』1 2 3 4 5

『绿』1 2

——————————正文分割线——————————

『绿』

 

 

肯特郡,英国。

 

5:00 P.M

 

弗朗西斯死了,但是活着的人还得继续他们的生活,不论弗朗西斯在他们的生活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毕竟弗朗西斯不是世界的中心。

 

虽然自恋的弗朗西斯一直认为自己是传播爱的重要使者。亚瑟在内心又讽刺了他一次。

 

弗朗西斯的葬礼已经是一周以前的事情了。安东尼奥依旧没精打采,基尔伯特也很安静。似乎弗朗西斯生前接触比较多的人当中只有亚瑟一个人对他的死亡没有太大的反应。

 

其实不是这样的。

 

亚瑟自己也很惊奇自己居然会那么重视弗朗西斯。

 

早上刚刚发生了一起坠楼事故,警方怀疑有他杀的可能性,于是尸体自然就送进了解剖室。可是当亚瑟看见躺在解剖台上还盖着白布的尸体时,他动不了了。他想到了那天从急救室里被盖着白布推出来的弗朗西斯。往日无时不刻不在聒噪的弗朗西斯居然也有那么安静的时候。

 

亚瑟甚至没有勇气揭开解剖对象身上的白布。他开始耳鸣,眩晕,恶心。他想他需要去趟卫生间。

 

第一个察觉到他的异样的是那个亚裔实习生。亚瑟再三拒绝了他搀扶自己出去,并要求他在这边稍微等他一会儿。亚瑟忍住想要呕吐的冲动脱下了解剖服,跌跌撞撞地出去了。

 

好不容易在凉水的刺激下冷静了下来,亚瑟望着镜子中失神的自己发呆。他从来就不害怕尸体,但是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见到任何尸体。原因很简单,亚瑟知道,但是他不承认。

 

不论如何他必须赶快回去完成这项任务,毕竟实习生是不能独立进行解剖的。

 

于是在不时的眩晕后亚瑟终于完成了这次的解剖,虽然不是很快,但是也赶在了法医下班的时间之前。最后为死者缝合好切口时,亚瑟这才意识到自己没能见上弗朗最后一面。他和弗朗的最后的对话,还是那天早上在走廊相遇时双方打了个招呼。一个普通的带着弗朗惯有风格的问候。

 

他很庆幸这次的工作并不是特别难,不然遇上复杂的案子,像自己现在这样不断发呆的话估计就要加班到深夜了。接下来他只需要把事情交给那些个刑警们。

 

刑警。弗朗西斯。

 

亚瑟觉得自己真的是见鬼了,为什么总是因为一点点的小事想起弗朗西斯。这也正好提醒了他,这次不会再是弗朗西斯来找他取报告了。

 

弗朗西斯已经死了。

 

亚瑟坐在办公桌前端起了自己的红茶抿了一口。他有些生弗朗西斯的气。明明都死了还是在影响他的心情。拜他所赐最近一段时间自己都不能高效的处理完工作了。

 

亚瑟看着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等着有人会来取走验尸报告。

 

对于弗朗西斯的死,他还有很多没有明白的地方。在营救人质的时候究竟出了怎样意外,致命伤在哪里,其他的刑警们当时在做些什么——他迅速摇了摇头,他怕自己这么想下去就会控制不住地去询问详细的情况。一周以来他都坚持对这件事保持沉默,为的是不让当时的场景被还原于自己的脑海内。现在置身天国的弗朗西斯已经占据了他很多的思绪了,他可不希望一天24小时,1440分钟,86400秒都在想这个欠揍的家伙。

 

对于可怕的事情就尽可能逃避,亚瑟的任何举动都无声地体现着这一点,即使他不承认,不论是所谓“可怕”还是“逃避”。

 

“叩叩”

 

“请进”

 

是王耀。

 

王耀是个颇有资历的老刑警。和弗朗西斯一样,王耀家里也是做生意的,不过是茶叶生意,举家从中国移民到了英国。所以亚瑟作为一个热衷于红茶的人经常会在他有时间时一起喝下午茶。王耀很喜欢自己故乡的文化,比如说他早上一定会在办公室打一套太极拳,亚瑟刚刚工作时也被吓到过,不过现在已经习惯了。

 

“亚瑟,我来拿这次的验尸报告,方便和我概述下你的推论吗?”

 

“嗯。死者的死因不是坠楼。死者面部、头部遭到钝器不同程度的重击,致命伤在头部。然后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有一个人把死者从10楼抛了下去。而且因为尸体尚未形成尸僵,所以死亡时间与坠楼时间相近。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得靠你们了。”

 

“原来如此,辛苦你了亚瑟。我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了,先走了。”

 

王耀拿着验尸报告离开了工作室,还善意地帮亚瑟关上了门。

 

其实王耀一定有什么事情想说。亚瑟对此非常肯定。弗朗西斯死后的一周亚瑟都没有去王耀的办公室喝下午茶。王耀多少也猜到了原因,所以也没有继续追问了。该说不愧是老刑警吗,在为人处世的方面很有一套。

 

其实亚瑟这几天一直都在喝下午茶,不去找王耀就是不愿意看到办公室里弗朗西斯空掉的桌子。葬礼结束的当天弗朗的父亲就过来收拾了弗朗的大部分物品,然后在伊丽莎白的请求下留下了弗朗西斯最中意的花瓶。亚瑟很清楚,弗朗空掉的位置在秋天就会被新来的刑警占据。到那时候办公室里就不会莫名冷清了。

 

在伊万的提议下,大家每天会轮流带一支花放进花瓶里,就像弗朗以前那样。弗朗走之前的那几天正好是他最喜欢的鸢尾的花期。据说弗朗最后放进去的鸢尾被基尔伯特取走夹在了他的日记本里。总之这些人把弗朗西斯的花瓶放在了整个办公室里最显眼的地方,想不让人注意到都难。亚瑟没有刻意地去看,然而每天在经过办公室的时候就隔着玻璃看到了各种富有生机的花。今天是向日葵,绝对是伊万放进去的。

 

弗朗西斯曾经询问过亚瑟要不要在他的工作室里也放些什么花,被亚瑟谢绝了。他当时给的理由是,反正会去你们那边找王耀喝茶,总会看见你带来的花的。

 

谁知道弗朗走了之后亚瑟根本没有走进那办公室的胆量。

 

亚瑟抿了口已经凉掉的红茶。再过一会儿他就可以下班回家然后好好休息,毕竟他再怎么不适罪犯们也不会体谅他的,以后一定还有很多的工作。

 

门又一次被敲响。

 

又是王耀。

 

“怎么,不去办案子吗?”

 

“伊万把活揽下来了,我暂时没什么事情。有些东西想要给你,我怕以后忙忘掉了。”

 

亚瑟接下了王耀递给他的照片。是他和弗朗西斯,安东尼奥还有基尔伯特刚工作时拍的合影。

 

“那天收拾东西的时候在弗朗的笔记本中翻到的,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都让我把这个给你。你收着,留个纪念吧。”

 

亚瑟默然。

 

王耀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却识趣地住了口,离开了。

 

照片上除了亚瑟之外的三个人笑得都很开心。亚瑟当时也非常激动,不过为了形象仅仅微微扬起了自己的嘴角。亚瑟盯着弗朗西斯那张脸,突然觉得他好像没那么欠揍了。

 

亚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把照片夹进笔记本,踩着下班的时间离开了。

 

回到家的亚瑟没有洗澡也没有做饭,只是在鞋柜里拿出了一把钥匙。

 

酒柜的钥匙。

 

亚瑟的酒品非常糟糕,为此弗朗西斯没少费神。在一次为亚瑟打扫他在家里砸烂的酒瓶后,忍无可忍的弗朗西斯没收了亚瑟开酒柜的钥匙。然而处事谨慎的亚瑟不管什么钥匙都配了两把,他把另一把钥匙藏在了一双皮鞋里,放进了鞋柜不显眼的角落。虽然有备用钥匙,自那之后亚瑟已经有大半年没沾过酒了。

 

亚瑟把酒柜里所有的酒都搬了出来,唯独留下了弗朗西斯送他的几瓶红酒。

 

亚瑟不想喝那些红酒。

 

因为喝完了就再也没有了。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