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aa

OP,APH,MHA,漫威
博爱杂食类动物,比较喜欢基罗,米英,仏英,锤基,盾冬,同期组
目前在填aph的两个巨坑
不定时更新,关注时慎重

『Colorful World』

·APH全员友情向同人,非国设,本章主角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OOC有

·流水账般的文风,慎入

·本人小透明,日常求戳

·高三狗所以不定期更新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

·传送门:

『红』1 2 3 4 5 终章

『蓝』1 2 3 4 5

『绿』1 2 3 4

『黑』1 2

-----------------------------------------------------------------

本大爷日记

4月15日

 

今天要在此宣布一件重大的事情!本大爷!成年啦!

 

终于成为了能够独当一面的男人了,以后也能更好地保护阿西了!而且还是几个人当中最先成年的,不愧是本大爷我!

 

收到了家人、朋友以及同学发来的祝福短信,一个一个回复可真是有些忙不过来呢,不过真的很开心kesesesese!

 

啤酒实在是太好喝了,有点心疼阿西现在还不能喝酒。明明很想喝却因为不能违背法律条款而困扰着的阿西、实在是太可爱了kesesesese!

 

今天的我依旧帅的像小鸟一样!

 --------------------------------------------------------------------

今天是4月15日。

 

基尔伯特走出房间,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嘴里还因为终于能活动下一夜未舒展的全身而含糊着愉悦的哼唧。

 

“早上好,哥哥,生日快乐。”听到了开门声的路德维希从厨房里探出脑袋。

 

“啊,阿西!这么早起来为我做早饭啊!谢谢你啦!不愧是阿西kesesesese!”基尔快步走向厨房,然后给了路德一个大大的拥抱, 后者没有如往常一样推开自己的哥哥并开始让他去做别的什么事情或者说教对方“要分场合”,反而回抱了一下。毕竟是生日,再像平常一样就有些不近人情了,路德这么想着。

 

在厨房里视察了一圈的基尔发现自己的早餐是香肠三明治之后哼着不着调的曲子满意地走了出去。吃早餐的整个过程中基尔都以30秒一次的抬头频率满怀希望地望向大门——这导致他吃的非常的慢。路德放下自己的叉子,叹了口气:

 

“哥哥,我能理解你非常期待亚瑟他们的到来,但是可以请你专心的吃完早饭吗?”

 

基尔左手搭在椅背上,悠闲地跷着椅子,一边晃悠着一边“吧唧吧唧”咀嚼着三明治。他过了几秒钟才将头扭向路德。

 

“你刚刚说什么,阿西?”

 

“我是说我已经吃完了,”路德端起空盘子和餐具起身,“哥哥你继续吃吧,吃完了把盘子丢到水池里,我一会儿去洗。”

 

“你顺手帮我把盘子带过去吧,辛苦了。”于是在路德震惊的眼神中,基尔将盘中剩余的一大块三明治直接抓起,以一种极为不雅观的姿势全部塞进了嘴里,费力咀嚼着面包和香肠的同时将沾了不少面包屑的盘子递向路德。路德接过盘子,看着锤着胸口咽东西的哥哥,不禁想着这样的一个人居然已经成年了,这才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做“时光飞逝”。

 

将盘子放进水池以后,路德拧开了水龙头。看着洗洁精的泡沫打着旋滑入下水道,路德的大脑开始飞速的运转:

 

“现在是早上8点左右,洗完盘子我应该先把土豆洗了,煮土豆的时候开始准备烤司康饼的材料,之后立即开始烤制,烤完所有司康饼大约是9点30,这个时候去披萨店取披萨和意大利面,回来开始卫生打扫,10点半左右迎接弗朗西斯,亚瑟和安东尼奥。”

 

“弗朗西斯会负责午餐的大部分菜,交给他应该没什么问题。对了,亚瑟不可以进厨房尤其不能接触烤箱,哥哥和我好多次强调过了。啤酒哥哥已经准备好了。以上。”

 

路德关上了水龙头,把盘子放到了架子上,开始按照自己紧凑的计划准备中午的庆祝派对。基尔则是跨坐在椅子上,对着桌上排开的啤酒瓶一个劲的乐呵。拎着一袋土豆路过餐厅的路德咽了咽口水,余光撇到哥哥又开始大幅度地跷椅子,于是条件反射般地脱口而出:

 

“哥哥,和你说了很多次了坐在椅子上不要晃来晃去,很危险的,摔到了怎么办...... 真是的,明明都是个成年人了。”

 

谁知基尔竟一本正经地看向路德:“阿西,你果然想喝啤酒吧?”

 

“啊?并没有啊?”

 

“得了吧,明明是在和我说话眼睛却一直盯着啤酒看,果然,现在也是在看着啤酒kesesesese!”基尔跳下椅子,一边拍着路德的肩膀一边大笑着。“要不今天喝一点?”

 

路德清了清嗓子,试图表明自己并不想喝啤酒,却因为无法控制地将视线对焦于啤酒瓶上而不得不选择进厨房暂避。

 

“总之我是不会喝的。”路德远远地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基尔望着慌忙走进厨房的路德的背影忍不住地发笑,一开始还有所克制,但在看到刚被放到台子上的一袋土豆咕噜咕噜地从塑料袋中滑落接连掉到地上,刚捡起一些又有几个掉了下来,还有一枚不偏不倚砸在路德的脑袋上,基尔伯特肆无忌惮地笑出了声。

 

“需要帮忙吗阿西kesesesese!”

 

“不用,还有请哥哥不要再笑了!”

 

“啊,阿西~你有定披萨吗?有的吧?”不一会儿,基尔就因为无聊开始了和路德一来一回并没有太大意义的对话。

 

“有的。”

 

“阿西~陪我玩一会儿吧~一个人好无聊啊~”

 

“我要做司康饼,请哥哥自己坚持一会儿,电视遥控器在那边的柜子上,先看会儿电视吧。”

 

“不要。”

 

“为什么?”

 

“静不下心来看电视啊。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时间过的再快一点啊。”

 

“很遗憾,并没有这样的办法。”

 

“啊啊啊~阿西~本大爷我超无聊的,陪我玩MAFIA吧?”

 

“我们只有两个人玩不起来的......”

 

“好了决定了!现在是阿西和本大爷的一对一MAFIA!我过生日所以我先发言!我是警察而阿西是坏蛋!决定了,这局干掉阿西!好了本大爷赢啦!为我欢呼吧!”

 

“......要是这么无聊的话出门去取个披萨吧,哥哥。”

 

“哦好的!放心好了我一定安全地把披萨带回来的!”

 

“麻烦你了,别忘了带钥匙。”

 

于是基尔披上了外套,确认了钥匙在口袋中之后哼着不着调的曲子出了门。走在街道上,基尔感到自己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个不停,不用想都知道是大家发来的祝福短信。虽然路德告诫过他走在路上不可以看手机以免摔倒被车撞啥的,但基尔还是决定一边走一边把短信都回了。明明一直都在打着“谢谢”,可基尔一点也不觉得厌烦。

 

“久等了,贝什米特先生昨天下午预约的披萨!”

 

“谢谢!”基尔接过了店员递过来的披萨,直到这时还剩几条消息没有回复。走在回家的路上,只有最后一条消息了,但基尔有些困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From 母亲

生日快乐哦基尔,今天晚上要不要回家吃个饭庆祝一下?”

 

说实话基尔并不是很想回家去。不是说不想念母亲,只是......实在不希望见到父亲,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值得狂欢的日子里。拖到下午再回复吧,基尔这么想着。

 

“哦呀,这不是基尔吗?走路看手机小心掉到坑里呐?”

 

基尔伯特抬起头来,看到了拎着大包小包的三人。弗朗西斯带了不少的食材过来,看上去是要准备在厨房里大显身手一番了。亚瑟怀里抱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应该是上次和他提起过的茶叶。而安东尼奥则提着一大摞漫画。

 

“啊!你们啊!这么快就到了啊!”基尔朝三人飞奔过去。

 

“啊啊啊!小心你手上的披萨,别把手甩来甩去的,翻了就不妙了!”亚瑟看着基尔拿披萨的方式着实为他捏了一把汗,标志的粗眉毛也拧到了一起。

 

“基尔,生日快乐哦~”弗朗西斯妖娆地抛了一个媚眼,这令基尔有些不自在。

 

“我说啊腐烂,对象是我的话就没必要抛媚眼了吧,那一套还是留给哪个姑娘吧。”

 

“这可不行哦,因为是基尔的生日啊~寿星总是要被特别对待的哦~”

 

“呃,好吧......”

 

“生日快乐,基尔,这个是给你的红茶。并不是特别准备的只是从家里顺手拿了一包。还有,我今天想要领教一下你的弟弟路德维希做的司康饼到底能有多好吃,当然最一流的司康饼果然还是出自我啦......”

 

“我说我们为什么要在大街上开始送礼物啊?这样有些奇怪啊?”

 

“安东尼奥!不要打断别人说话好不好!真是的......”

 

“不过安东尼奥难得说到点上了,先去我家再说吧?”基尔伯特接过红茶和漫画,和他们并排走在了一起。

 

“什么叫‘难得说到点上’,基尔的这个说法还真是有些过分。”

 

“嘛哥哥我这次赞同基尔的观点。”

 

“虽然不想和胡子混蛋站在同一边但是还是支持一下基尔的说法。”

 

“你们这些人啊......算了,基尔生日就不和你们计较了。”

 

一行人吵吵闹闹地走到了基尔家门口,却看到了路德维希匆匆忙忙系着鞋带打算出门。看到了自家哥哥和朋友们出现了,路德叹了口气,又开始解鞋带换回拖鞋。基尔有些不解,于是问道:

 

“阿西,这么着急出门是要做什么?”

 

“为了找你啊哥哥。”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拿一个街区外的披萨你居然用了近一小时,我还以为你因为走路看手机不注意掉进没有盖好窨井盖的下水道里了。总之回来了就没事了。”

 

“本大爷怎么可能那么蠢kesesesese!”基尔笑着拍了拍路德的肩膀,而路德因为自己的担心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我们看到基尔的时候他的确在一边看手机一边走路就是了。”安东尼奥在一旁冷不丁地冒出了这样一句话。路德维希的眼神一下子犀利了起来。

 

“和你说了多少次了走路的时候不要看手机,这次没掉进下水道里不代表下一次不会掉进下水道里,今天就算是你的生日我也要说你。真是的,明明都是个成年人了还是这么不小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感觉你弟弟比你更像个成年人啊基尔!”三人看到平日趾高气昂、天不怕地不怕的基尔被弟弟教训的一句话都不敢回嘴,尤为幸灾乐祸,以弗朗西斯为最。只是看着基尔的表情就忍不住发笑的弗朗西斯此刻已经笑得蹲在了地上。

 

“啊,抱歉。刚刚没想起来让你们先进来,不好意思,”路德维希突然意识到哥哥的朋友们还站在门口,“我是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哥哥平日里承蒙各位关照了。”

 

“没事没事,我们也承蒙他关照了。”亚瑟一边脱下靴子一边换上拖鞋,站起来后清了清嗓子“介绍一下,那个最骚包的、留着中长发的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喊他腐烂、青蛙啥都行;那个脸上挂着纯良笑容其实很腹黑的是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喊他安东尼奥就好;我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擅长烘焙。”

 

听完了亚瑟不知道具体是哪里奇怪但给人感觉就是很奇怪的介绍以后,路德突然有一种“这些人和哥哥一样不靠谱”的感觉。

 

“所以说阿西,以后要是说教的话还是等到私下进行吧......”

 

“闭嘴哥哥,是因为你太过分了。”

 

“抱歉。”

 

看到基尔向路德低头认错,门口三人的肩膀又开始颤抖,弗朗西斯终于憋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们几个......适可而止一点啊!粗眉毛的介绍究竟是什么啊!什么‘擅长烘焙’,怎么可能嘛!阿西,千万不要相信他的话。但是对于另外两个人的看法意外的到位。”

 

“谁是粗眉毛啊你这个混蛋!”

 

“我很腹黑吗?没有这么觉得呐?”

 

“腹黑番茄怪!”

 

“我可是要生气了,基尔!”

 

“我本来就很擅长烘焙的!你们偏偏不信!今天我就要证明给你们看!烤箱在哪里?”

 

路德的胃又开始疼了,他感觉家里从有一个基尔伯特突然变成了有一群基尔伯特。

 

“你们都安静些!”弗朗西斯突然在吵闹的众人中喊了一声,于是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路德像看到了救星一般看着弗朗西斯,仿佛这个房间里除了自己以外就只有他一个正常的人类了。

 

“别忘了我们今天是来干什么的!”

 

“啊......”亚瑟和安东尼奥都觉得自己在朋友的家中有些失态了。

 

“今天我可是要来用料理俘获大家的心,把基尔的风头抢的一干二净哦~”说罢弗朗撩了下自己引以为傲的长发。路德感觉自己似乎看到了弗朗背后飘落的玫瑰花瓣,同时脊背发凉。

 

“感觉好不不爽啊,阿西,我们可以把他修理一顿吗?”

 

“没有意见,哥哥,去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等等!哥哥我只是开个玩笑!别打我我投降!要打的话也别打脸!啊啊啊啊啊别碰哥哥我美丽的脸,不要!”

 

终于在一阵吵闹后,几个人都消停了下来,弗朗在厨房里忙着准备料理,路德终于可以在客厅的沙发上歇息一会儿,基尔去把漫画书放到了事先准备好的书架上,安东尼奥整理着一会儿饭后玩的卡牌游戏,亚瑟则因为不被允许进厨房而有些闷闷不乐,一口一个吃着路德早上刚烤好的司康饼解气。

 

不得不承认,弗朗的料理水平是超一流的。路德吃着芝士焗饭,想起几天前基尔惊为天人的土豆泥,感到自己的胃得到了治愈。

 

安东尼奥提议大家举杯为基尔庆祝,这个建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于是四杯汽水和一杯啤酒碰到了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生日快乐,基尔!”

 

在四人的注视下,基尔仰头饮尽自己人生的第一杯啤酒。他将酒杯用力砸到桌上,这吓了路德一跳。

 

“好喝!”基尔满足地赞叹着。安东尼奥也学着基尔的样子将汽水一口干,结果刚张嘴就打了一个长长的嗝,惹得大家笑了出来,当事人愣了一下,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天的下午极为热闹地过去了。五个人尝试了许多种游戏,因为基尔一输就吵闹着要换种游戏。一开始玩大富翁的时候基尔穷困潦倒到了没钱付罚款只能蹲监狱的地步,之后的MAFIA也是总被大家开玩笑地不是第一个晚上死就是第一轮发言被投出去,就连玩转酒瓶的时候也总是被瓶口指到而不得不做出一些略蠢的举动,比如说拿着扫把在街上开一场即兴演唱会。虽然运气不太好,但总体而言基尔感到十分开心。

 

直到傍晚送走亚瑟等人以后,基尔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回复母亲的短信,于是匆匆编辑了一条“谢谢母亲,我和阿西还有朋友们玩的很开心,就不会去吃晚饭了”的消息发了过去。

 

路德瞥见了哥哥的手机屏幕,但想着他的生日他做主,所以也装作不知道什么也没有说。两人的晚饭就是中午剩余的菜热了下,路德觉得以后应当多多邀请弗朗来自己家做饭以改善伙食,多余的饭菜也许还能多吃上几顿。饭后,基尔提议要和路德一起看电影。谁知电影才播到一半,基尔就摊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哥哥果然还是喝的有些多了,路德这么想着。关上了电视,把光碟取出放回架子上,路德把基尔扛起来准备送到卧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动静太大,基尔在半路上就醒了过来。不过他继续闭着眼睛装睡,直到被路德放到了床上盖好了被子他才突然睁眼,这把路德吓了一跳。在路德“既然醒了为什么自己不下来走路”的数落中,基尔笑着让弟弟把自己书桌上的日记本和笔拿过来。

 

“给。今天就早点睡吧。”路德将日记本和笔递给了基尔。

 

“嗯没问题!阿西晚安!”

 

“晚安,哥哥。”

 

路德离开时轻轻关上了门。基尔快速地写完了今天的日记,躺倒在了床上。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他感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困一些。

 

终于成年了,基尔对自己默念着。

 

然后静静地进入了睡梦中。

-TBC-

评论(5)
热度(24)

© Alaikaaaaaa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