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

OP,APH,MHA,漫威
博爱杂食类动物,比较喜欢基罗,米英,仏英,锤基,盾冬,同期组
目前在填aph的两个巨坑
不定时更新,关注时慎重

qq 3046271748 欢迎扩列 空间都是些沙雕日常(运气太差了所以经常有很多很诡异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Colorful World』

·APH全员友情向同人,非国设,本章主角伊万·布拉金斯基

·OOC有

·流水账般的文风,慎入

·本人小透明,日常求戳

·高三狗所以不定期更新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

·传送门:

『红』1 2 3 4 5 终章

『蓝』1 2 3 4 5

『绿』1 2 3 4

『黑』1 2 3

-----------------------------------------------------------------

 

一如既往地早早到了办公室,然后一如既往地发现王耀还是早了我些许,之后一如既往地啃着面包看王耀打上一套太极,我极为普通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虽说很普通,可我从未厌倦过这样的生活——好吧,还是实话实说吧,我真的没有厌倦,只是,有那么一些些无聊。我知道作为刑警这样说不好,因为我的“有聊”都是建立在案件,也就是别人的痛苦之上。啊,果然还是希望发生点什么,接连好几个月没发生什么大案子不仅是我,连王耀都觉得不正常了。这也许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不知道这场“暴风雨”何时、以何种形式降临,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有些可怕的。

 

拧开保温杯抿了一口热水,这种温度在春末刚刚好,我都有点惬意到想回被窝里再睡一觉了。不行,再怎么说现在也是工作时间,我要随时做好迎接暴风雨的准备。但是办公室里的电话有好一段时间没响过了,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响呢。我还记得去年忙的半死不活的时候整天祈祷着电话别再响了,现在没活了又开始祈祷电话快些响,人就是这样一种奇妙的生物。

 

“又在等电话啦,伊万?”王耀端着开水壶走到我对面的办公桌前,为自己的茶杯加了些热水。水蒸气液化附着在空气中不可见的颗粒物形成了可见的水雾,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温暖的黄色,王耀琥珀色的眼睛也在这温暖的布景中显得闪闪发光。

 

“嗯,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有任务下来。”我拿起电话的听筒,凑近耳朵,听到了一串忙音,又将听筒放归原处。

 

“你觉得警察像什么?”王耀倚在办公桌上突然就这样没由头地冒了一句。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虽然从我的角度来看,这间办公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但是谁知道王耀是不是凭借神秘的东方力量看到了什么我看不见的东西并且和它在闲聊。

 

“废话,不和你说话还和谁说,想什么呢。”好吧,又被王耀数落了。

 

“我觉得我们像猎人吧,狩猎罪犯的那种。”

 

“我倒不这么认为。”

 

“诶,为什么?”我觉得猎人应该是比较贴切我们的一个比喻了, 不知道王耀为什么并不很赞同我的观点。

 

“因为猎人是主动出击,而我们总是跟在犯人后面跑,一般都是对方犯了罪我们才能有所行动不是吗?哪里会像菲利普的《少数派报告》里那样根据预知结果在别人犯罪前就逮捕他的。”

 

感觉王耀说的意外的有道理。

 

“那你觉得我们像什么?”

 

“这个我也不知道了。”

 

“那你还问我这个问题干什么,自己都没有个答案的话?”

 

“因为想要证实我的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

 

“警察就是警察。”

 

王耀又开始说一些我不是很明白的话了。这个人总是会把一些特别简单易懂的词语组合到一起然后折腾出一个一点也不简单易懂的句子出来。警察当然是警察,这难道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吗?不知道。

 

“好了,差不多开始整理卷宗了,即使今天没有接到任务也不可以懈怠啊?”王耀将茶杯放在了桌上,转身走向档案架,一边伸了个懒腰。

 

总之加油吧,我这么告诉自己,然后跟上了王耀的脚步。

 》》》》》》》》》》》》》》》》》》》》》

“好了伊万,如你所愿,我们有活干了。”

 

午饭时间,我和王耀端着煎饺在办公室里讨论以往的案子,才吃了没几口王耀就被叫了出去。回来的时候他就带回了这样的一句话。看着王耀从椅背上拿起外套,我赶紧把餐盒里最后几个煎饺一口气塞进嘴里。

 

“快别吃那几个煎饺了,要出任务了,”王耀极为嫌弃地看着我,“有没有点出息,我可不想人还没救出来前就把你送进医院抢救,也不想看到明天早上的新闻头条是‘肯特郡刑警吃煎饺被呛送医急救’。”

 

“说起来为什么是我们出警?”我一边披着风衣一边小跑着跟在王耀后面。

 

“要强行进入当事人家里。救护车已经往那边赶了,我们也得快些。上车。”王耀坐上了驾驶座发动了汽车,我坐在了左侧的副驾驶上。

 

“安全带,”王耀提醒我,“好久没出警了都有些生疏了?”

 

“嗯我记着呢。”倒不如说好久没出警了现在很激动。

 

“那出发了?”王耀挂上档,向我询问道。

 

“没问题,走吧。”我扣好了安全带,对着他笑了笑。

 

我们到达报案人给的地址的时候,那里已经围了很多人了。那里矗立着一栋二层的房屋,屋主应当是社会地位相对高的商务人士。围观的人里看打扮和神情有附近的邻居和屋主的同事。应该是今天没有去上班而让大家有些担心。

 

“你就是报案人?”王耀向一位神色慌张的人询问道。

 

“是的。我是贝什米特先生的同事,今天他没有来上班,电话也是关机的状态,而贝什米特夫人的电话也总是打不通,敲门也没有人应,我就只好报警求助了。”

 

“好的,我明白了,请你不用担心。我们会疏散附近的围观者,并进门查看情况。”

 

王耀迅速地开始协调警员们疏散围观群众。我先到了门口查看情况。

 

“请问有人在吗?这里是警察。如果在的话请开个门可以吗?”如我所料,没有任何回应。

 

有一丝血腥味飘入了我的鼻子。隔着一扇门都能闻到的血腥味......

 

“王耀!”我大喊道。

 

像是明白了我想说的话,王耀立即跑了过来。

 

“破窗。”没有一丝犹豫,王耀首先绕到了房子的侧面,我紧随其后。他一手抓着窗户的上沿,将双脚落在了窗台上,然后屈膝跳起前蹬。碎玻璃和不复存在的窗框撒了一地,王耀也顾不上身上的碎渣,跳进了房子中。窗户碎裂的那一瞬间,我们都闻到了非常、非常重的、血腥味。

 

“操,这个出血量,能活着就是奇迹中的奇迹了。”我翻进了窗户。王耀已经先我一步往血腥味的来源赶去。我小心翼翼地避开散落的物品,跟上他的步伐。

 

“伊万。别过来了。”王耀突然叫住了我的名字。我停下了脚步。

 

“出去通知其他警员拉警戒线、清场。这是起命案。”

 

“那救护车呢?喊医护人员一起从窗户进来?”

 

“不必了,让他们回去吧。打个电话给局里的法医,直接喊他们过来。痕检科的也叫上。这是起大案子。”

 

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四周。虽然还没有见到尸体,但看到墙上、天花板上的溅射性血迹,我已经想象到了那种惨烈程度。

 

要忙起来了。

–TBC–

评论(4)
热度(22)

© Alaikaaaa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