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

OP,APH,MHA,漫威
博爱杂食类动物,比较喜欢基罗,米英,仏英,锤基,盾冬,同期组
目前在填aph的两个巨坑
不定时更新,关注时慎重

『Colorful World』

·APH全员友情向同人,非国设

·OOC有,OOC有,OOC有

·流水账般的文风,慎入

·本人小透明,日常求戳

·高三狗所以不定期更新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

·传送门:

『红』1 2 3 4 5 终章

『蓝』1 2 3 4 5

『绿』1 2 3 4

『黑』1 2 3 4 5 6 7

-----------------------------------------------------------------

 

 

“午餐吃过了吗?”提着一大袋子伏特加的伊万侧过头问道。玻璃酒瓶彼此轻轻碰撞,连同风拂过塑料袋的声音在白日里安静的街道上回响着。

 

“还没有。”基尔伯特背着包快步跟着伊万。对方刑警的身份使得他放松了不少警惕,但他还是有些担心,就这样前往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家中去做客,会不会显得很失礼。不过既然是伊万提出的邀请,那么应该没有问题吧。这么想着,基尔伯特把双肩包又往肩上提了一些。

 

“那就绕个路去超市一趟吧。我家冰箱里都是伏特加,什么吃的也没有。”伊万说着拐进了右手边的小巷子,基尔伯特见状连忙跟上前去。

 

“那个,伊万......”基尔伯特对于这个称呼还有些生疏,“你家里都不准备吃的吗?你想啊,早饭和晚饭肯定是要在家里解决的吧。”

 

“我曾经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刑警的上班时间完全随机,大部分时间都围绕着案子,还有就是很累,所以干脆就在外面解决温饱问题了,”伊万挠了挠头发,“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有一次在家放了一堆土豆,等终于结束一连串案子想起来的时候,它们都已经变绿发芽了。”

 

“刑警还真是辛苦呢。”在心中衡量了一下土豆发芽所需的时间,基尔伯特不禁感慨道。

 

“我一般都是和同事点中餐馆的外送当中饭晚饭还有夜宵的。对对对,就是前两天你见到的王耀。他做菜手艺可棒了,中餐真的特别的好吃......”说起中餐,伊万开始滔滔不绝起来,接连不断的陌生词汇使得基尔伯特听得云里雾里,最终也只能归纳出“中餐很好吃”这一中心思想。

 

“啊,有了!我真是糊涂,干脆带你去打包中餐好了!”这样说着,伊万立即调了头,往反方向走去。还在思考上一句话中的“沙琪玛”是什么意思的基尔伯特不禁为伊万思维的跳跃之快而震惊,随后也跟着转身往他们先前遇见的街道折返。

 

“这不是又回来了吗?”基尔伯特看到了街边的杂货店,有些不解。

 

“是啊,我带你去这个郡里最好吃的中餐馆。还得走一段时间,毕竟在警察局的附近,我就是从那里走过来的。”似乎是中饭又可以吃煎饺的缘故,伊万的步伐很是轻快。

 

“那不是要走好久吗?为了一顿中饭不至于......”

 

“至于。等吃到你就会明白的。”

 

“好吃!”坐在伊万家餐桌旁的基尔伯特只是尝了一口就不由得赞叹道。那是一种西餐中不曾有过的味道,带来的味觉享受几乎可以和弗朗西斯的料理相媲美——也许要比那还略胜一筹。

 

“这下明白了了吧?”伊万熟练地用筷子夹起煎饺在酱油里蘸了蘸。看着大快朵颐的基尔伯特,他弯了嘴角,“其实王耀做的饭比这家店的煎饺更好吃。”

 

“天哪,不会吧!这已经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饭之一了。”基尔伯特叉起一个煎饺,塞进嘴巴里,有些含糊不清地感叹着,“要是真的那么好吃的话,好想吃一次啊。”

 

“说不定会有机会的,”伊万从塑料袋里取出一瓶伏特加和一罐可乐,把后者推到了基尔伯特的面前,“给。”

 

“不是说喝酒的吗?以及你是什么时候买的?”基尔伯特接过可乐,来回打量着铝制的包装。

 

“怕你喝不惯伏特加,就在中餐馆顺手买了一些。万一你要是喝多了我得送你去医院,还不好和你弟弟解释......”伊万拧开伏特加的瓶盖,轻轻摇着酒瓶,看着透明的液体晃动,“还是说你想尝试一下?”

 

“我还是免了吧。其实你完全可以买啤酒的,那个我有喝过。”基尔伯特叹了口气,将手指扣入拉环,打开了可乐,气泡接连破碎的声音盖过了他话语的尾音。

 

“我从来不买啤酒,那个一点也不带劲。”伊万举起伏特加,直接对着瓶口往嘴巴里灌。

 

“咳,咳,咳.......”灌着可乐的基尔从余光里瞥见了伊万豪迈的举动,惊讶得一下子乱了呼吸,大量的二氧化碳在他的食道以及喉咙里穿梭着,迫使着他放下易拉罐。

 

“你这都能被呛到啊,这只是碳酸饮料而已。”伊万放下伏特加,撑着脑袋看着基尔伯特捶胸顿足地想要停止咳嗽和打嗝。

 

“我没事,倒是你,”基尔终于平复了呼吸,伸手抹着呛出的眼泪,“那样子喝伏特加不是很容易醉吗?至少拿一个杯子倒着喝啊。”

 

“我平时都这样,再说了你又不喝,所以也没什么关系啦......”伊万又喝了一大口伏特加,满足地叹了口气,“而且我酒量很好的,这种程度完全是小菜一碟。”

 

基尔伯特没有再说些什么,继续一口一个地塞着煎饺。伊万静静地看着对面的少年,思考着该以怎样的理由把他留下来——一个既不会伤到他的自尊,也不会显得很突兀的理由。看他这架势,这两天一定没有好好吃饭,自己当时多点了两份煎饺的举措果然是明智的。

 

正当伊万的大脑飞速运转时,基尔伯特已经扫空了桌上所有的快餐盒,习惯性地向椅背靠去。

 

“基尔伯特,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伊万坐直了身子,看着对面在包里拿出钱包的基尔伯特。

 

“嗯?”基尔伯特没有太在意伊万的话,只是自顾自地清点着所需要支付的现金。

 

“在我家住下来如何?不用付房租,只需要每天帮忙打扫卫生就行了。”

 

“哈?”基尔伯特的动作顿住了,“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答应?”

 

“你可真是......”伊万揉了揉太阳穴,“我好歹也是个警察啊,这么多年的观察力可不是白费的。这么大的包,你拿钱包的时候我还看见里面的各种衣服,是去旅行散心的吧?”

 

“虽然是这样没错,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那种小说里才有的感化误入歧途的青少年的手段对我可不管用。”基尔伯特把包抱在怀里,右手来回把玩着钱包,似笑非笑地看着伊万。

 

“我帮你去请学校的假。”

 

“成交。”

 

这不是答应了吗,伊万笑着搓了搓手。“我去找床被子给你,在这边等我一会儿。”

 

“嗯......”基尔伯特也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答应这种奇怪的交易,不过他的确不想去学校就是了,让伊万帮忙扮演下远方亲戚的角色是个不错的选择,加上他的确需要找到一个临时的住所,每天住旅馆可是一笔不少的花销。

 

这种情况也不好拜托弗朗西斯他们,毕竟还没有把最近发生的各种事情解释清楚,基尔伯特抱着包继续思索着。该让伊万以什么样的理由去和老师请假呢?说是病假还得开一张病假条,就算是伊万也不一定能做得到吧。回德国走访亲戚?不行,搞不好我在德国早就没有亲戚了。那英国境内的旅行?这个估计连批都批不下来,要是在郡里闲逛被抓到了也会很麻烦......

 

“被子都收拾好了。接下来就是和你商讨一下交易的具体细节了。”伊万拉开椅子,坐回了对面的位置。基尔伯特的思绪被拉回到了当下。

 

“我给你提供住的地方,顺便帮你搞定学校的老师,让你这一段时间好好休息;而你,负责帮忙打扫卫生,也不一定要每天都呆在这里,可以自己出去逛逛。啊对了,要是能做饭就更好了。”

 

“就这些,也太便宜我了吧?”基尔伯特觉得这交易内容实在是太轻松了。

 

“不然呢?再加点什么?我想想......”

 

“不不不,就这样挺好的。”生怕伊万又加上什么奇怪的交易细则,基尔伯特赶紧答应了下来。

 

“那就这么说定了,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

 

餐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伊万想着说些什么缓解一下气氛的尴尬。

 

“春假是后天结束吧?我到时候去帮你请假?说起来你应该是高三了吧......申请了什么大学什么专业?这时候应该已经收到录取通知书了吧?”

 

“我今年高二。”

 

“诶?可是你已经18岁了不是吗?”伊万有些惊讶地望着基尔伯特。

 

“理论上应该是高三,但我小时候生病就留了一级,所以现在高二。”

 

“啊,原来是这样。”

 

“办案子的时候没有调查过我的背景吗?”基尔伯特把下巴搁在包上,很是好奇伊万对自己究竟知道些什么。

 

“这还真的没有具体查过,和案件牵连没那么大的信息我们一般是不会过多纠结的。不过也可能是被我自动过滤掉了。但不管怎么说现在是了解了,关于基尔休学过一年的事实。说起来我这么喊你可以吗?”

 

“嗯,可以的。”餐桌上又安静了下来。

 

“对了伊万,我有一个比较严肃的问题,”基尔伯特清了清嗓子,“你为什么要和我进行交易,这个交易对你而言是否存在都无所谓的吧?你......是在同情我吗?”

 

“嗯......也不能这么说啦。我这个人看上去有点阴沉,从小到大朋友不是很多,现在关系很好的也只有王耀一个人,你看起来不是很害怕我,所以我想要和你做朋友。然后,朋友之间互相帮助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啊,我明白了......”基尔伯特有些不好意思地搓了搓头发,“谢谢你啦......”

 

“这没什么。”伊万笑着答道。

 

“说起来,基尔你很喜欢超级英雄吗?”伊万看到了基尔包里的漫画,这么问道。

 

“嗯,很喜欢。伊万你也看这些吗?”基尔伯特一下子来了兴致,但是出于礼貌,他还是克制住了跳起来大喊大叫地介绍漫威的冲动。

 

“嘛,偶尔会翻一翻,算不上骨灰级粉丝了。听说4月26日钢铁侠2就要上映了?怎么样,有计划去看吗?”

 

“当然去看了,而且一定要去看午夜场的首映!”

 

“那我要是当天没案子的话,可以一起去看吗?”

 

“好啊好啊!超级英雄电影就是要大家一起看才比较好!”

 

说完这番话,基尔伯特后知后觉地陷入了沉默。在一切都还在正常的轨道时,他是想要和朋友们还有路德维希一起去看首映的,但是现在,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先在我家转一圈了解一下吧。”

 

“好的。”

 

 

》》》》》》》》》》》》》》》》

 

4月18日

 

值完班去买伏特加的时候在店门口碰到了基尔伯特,没想太多就把他带到家里了,毕竟让一个心理状态不太好的刚刚成年的家伙在街上晃悠可不是一个警察该做的。吃过午饭以后他的心情好了很多,果然煎饺是一种有治愈功能的食物。

 

那孩子应该是和弟弟吵了架,不然也不至于这么落寞——要知道他在接受问讯的那一晚上比很多成年人都要冷静的多。可路德维希毕竟还是没有那么强大的心理素质。虽然没有详细去问,但是大概能够猜到这两天发生了些什么。和人相处,哪怕是和家人相处,都会有不少的误会产生呢。基尔伯特在这个事件中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他的行为是对的还是错的,而他弟弟的观念又是对的还是错的。我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其实当你试着去了解每一个人,你会发现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哪怕是心理变态的杀人犯虐杀了一个无辜的人,你也能理解。因为这个人童年时期曾经遭受过心理上的创伤,所以实施了犯罪。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其缘由的。而能够理解他人,对于我来说,是判断对错的一个非常大的阻碍。觉得什么都是情有可原的,久而久之就会模糊我原本清晰的对与错的界限。

 

不仅如此,在理解一个人之后,你会开始接受很多不同的观念。每个人的是非观都是不尽相同的。很多在你看来是错误的事情,在别人看来也许就是正确的,或者是界限没有那么清晰的。而因为你是按照你的规则做事,别人也是按照别人的规则做事,谁也没有资格去批判谁。于是人与人相处中,这些无法说谁对谁错的事情不断发生着,每一个人都在被他人伤害的同时伤害他人,最后满身疮痍。

 

我曾经试图想象,那些能够轻易将指责他人的话说出口的人每天都会想些什么。可是我无法做到。对我而言,越是与人接触,就越发无法明辨是非,似乎好像从任何一方的角度来看都是有道理的。于是我就将自己卷入了一个无尽的漩涡,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想要与人接触的冲动。我终究还是违抗不了群居动物的本能。要是我是那些想的很少的人中的一份子就好了。

 

啊顺带一提,基尔伯特烧的菜是真的难吃,我们最后还是放弃了土豆转而点了份披萨的外卖。


-TBC-

评论(3)
热度(24)

© Alaikaaaa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