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

OP,APH,MHA,漫威
博爱杂食类动物,比较喜欢基罗,米英,仏英,锤基,盾冬,同期组
目前在填aph的两个巨坑
不定时更新,关注时慎重

『Colorful World』

·APH全员友情向同人,非国设

·OOC有,OOC有,OOC有

·流水账般的文风,慎入

·本人小透明,日常求戳

·高三狗所以不定期更新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

·传送门:

『红』1 2 3 4 5 终章

『蓝』1 2 3 4 5

『绿』1 2 3 4

『黑』1 2 3 4 5 6 7 8

-----------------------------------------------------------------

 

 

基尔伯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了。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看到的是不熟悉的天花板使他难免有些惊慌,等到坐起来时他的大脑才缓慢地开始运作。他想起来这里是伊万的家,自己这一段时间借宿的地方。

 

基尔揉了揉眼睛,又伸手去够床脚的衣服。快速穿好以后,他开始叠被子。伊万这个时间应该已经在警察局的办公室里开始工作了吧,基尔这么想着。然后他在伊万的公寓里转了一圈,发现好像并没有什么需要打扫的。基尔伯特在走进伊万家之前,一直都因为一些美国电影对俄罗斯人,尤其是警察,有些偏见。他以为俄罗斯的警察总是会喝的酩酊大醉,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还挺着硬邦邦的啤酒肚。住所也会是乱七八糟的,随处可以见到喝空的酒瓶,地上会因为长时间不打扫而油腻腻、黏糊糊的,如果是夏天的话会散发着一股馊味,还会有大大的苍蝇到处乱飞。

 

但伊万完全不是这样子的,虽然他也会喝伏特加,不过是在下班的自由时间。果然电影里的不一定都是真实的,基尔伯特一边整理着出门用的背包,一边这么感叹着。今天是春假的最后一天,基尔伯特打算先去面包店买些面包,之后去郡里的公园打发时间,毕竟在这里无所事事还不如出门看看风景。临走前,他特意检查了伊万给的备用钥匙。万一他今晚值班,自己又没有公寓的钥匙的话,那就真的得露宿荒郊野外了。

 

从面包店出来的时候,基尔伯特手里多了袋面包。他买了一个香肠面包当早餐,以及一些一会儿喂鸽子的白面包。基尔很喜欢鸟类,他羡慕这些能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生物。这些精灵只靠翅膀的振动便可以离开地面,以一种全新的视角俯瞰一切,这是多么神奇的事情。基尔小时候经常将毛茸茸的座垫捆在手臂上,当作自己的“翅膀”,从楼梯的最高一级俯冲下来,在倒数第三级台阶起跳,期待一个奇迹的发生。当然,地心引力总是会将他拉回地面,飞行总是以基尔撞击地板并发出“咚”的巨响而告终。

 

“喂,阿西,我这一次飞了几秒?”顾不上已经跌的发痛的膝盖和手肘,基尔伯特兴奋地向站在一旁拿着秒表的路德询问道。

 

“1秒,”看着哥哥身上的淤青,路德维希忍不住关心道,“还是别再继续了吧,哥哥,这么多次了都没有超过一秒钟。人是不能飞......”

 

“可以的。阿西,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叫做‘奇迹’的东西,只要相信的话,就一定能做得到!”

 

“奇迹?”

 

“是的,奇迹!”

 

“那,哥哥加油,我相信你!”路德维希握着秒表,脸上绽放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走在前往公园的路上,基尔伯特笑着揉了揉头发。那时候的飞行试验最终还是不了了之了。奇迹没有发生,当然,奇迹也不可能发生。说到底,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靠着两个座垫飞起来的吧。不过路德的笑容倒是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中。那个时候路德是那么地相信自己,永远都愿意跟在自己后面,真是令人怀念的时光啊——不过自己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也是怪自己的倔脾气。基尔叹了口气,跨进了公园的大门。

 

他很久没有来公园了。大部分的闲暇时光都被用于在房间里看漫画,以及和弗朗西斯等人去游戏厅胡闹了。他记得上一次来这里还是上小学的时候,也是来喂鸽子,不过是和路德一起。基尔刚坐在长椅上,各色的鸽子就围了过来。公园里的鸽子很亲切,也许是经常被喂食的缘故。他不确定鸽子究竟是靠嗅觉还是视觉判断自己是来喂它们吃东西的,又或许是直觉吧。

 

基尔伯特右手举着香肠面包放到嘴边啃着,左手将白面包搓成小块,往长椅前方的鸽子群撒去。毛色混杂的鸽子们相继扑棱着翅膀奔赴散落着面包屑的地面,争先恐后地啄食着。见面包屑快要没有了,基尔又撒了一把。他不太适应把面包屑握在手里供鸽子们啄食,主要是那样会很痒,加上鸽子若是啄到了手心的肉还会很疼。

 

“阿西,你说鸽子们为什么永远都聚集在同一个地方?我要是有一双翅膀的话,肯定要飞出肯特郡,飞过英吉利海峡,满世界到处飞......总是呆在同一个地方太无聊了。”

 

“我记得书上说过鸽子有极为强烈的归巢性,一般来说它们不太会离开自己的出生地。”

 

“啊啊,你又开始说那些书上读来的古板的东西了,换一种我能够理解的说法啊。”

 

“好吧......那,因为鸽子的家在这里?你看,妈妈,爸爸,爷爷,奶奶,祖父,祖母......那只超小的,就是宝宝好了。离开家人,一定会很难受的。”路德用手指认真地清点着每一只鸽子,并给它们安上一个称呼。

 

那个时候的路德,真的很可爱呢,基尔伯特不禁这么想着。不过,离开家人会很难受的吗?他目前好像并没有太多的这种感觉。基尔伯特把头向后仰去,望着天空。自己要是一只鸽子的话,绝对会飞的远远的,一定要当一只不寻常的鸽子。最好能被哪个科学研究人员注意到,作为第一只被发现的没有归巢性的鸽子。突然,基尔伯特感到手臂处传来一些异样的触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啃我的香肠面包!你的食物在那边,那边!”

 

》》》》》》》》》》》》》》

 

基尔伯特在公园里呆坐着喂鸽子消磨了一早上的时间。因为只吃了半个香肠面包的缘故,他的胃开始上蹿下跳,自相摩擦,以疼痛表示抗议。基尔正思索着应该去哪里解决自己的中饭。虽然很想要去吃披萨,但是他担心在这个时间点遇上路德维希,所以选择了去远一些的快餐店吃三明治。

 

说到吃,基尔伯特联想到了昨天晚上在伊万家失败的晚餐。伊万甚至没能吃下去第三口,就自认倒霉地拨通了披萨店的订餐电话。昨天一心想着请假和住宿的事情,基尔甚至都忘了自己不会做饭的事实。今天晚上大概也是某家店的外卖吧,不过如果能选择的话,最好还是中餐馆的煎饺。

 

基尔伯特端着自己的套餐坐在了靠近门口的单人座位上。在打开三明治的包装之前,他先把吸管插进了可乐里,“咕嘟咕嘟”地喝了一大口。早上买面包的时候忘了买咖啡或者茶,导致他一早上都没有摄入任何的液体。在这个时候来一杯冰可乐,可以说是基尔能想到的最幸福的事情之一了。

 

今天这家快餐店的人很多,有像他一样一个人前来的,也有许多带着孩子的家长,以及三五成群的喧闹着的学生。几个收银机前都排起了长队。基尔伯特一边吃着自己的三明治,一边打量着队伍里面的人。如果一切正常的话,说不定他会约着弗朗西斯和亚瑟还有安东尼奥来这里补作业。当然,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怎样都无所谓,这几个人里面唯一会认真写作业的只有亚瑟而已,所以只要他来就好了。不过他这次也不需要应付就是了,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抱怨,还是应该感谢这场意外让他不必在假期的最后几天疯狂地糊各科练习题。

 

“妈咪,你看,小偷!是小偷!”

 

一个稚嫩的童音在店里响起,方才持续着的人群的嗡嗡声一下子消失了。被指着的是一对母女隔壁队列的年轻男子。他浑身抖了一下,然后迅速地掉头冲向门口。方才思绪还在补作业上的基尔伯特下意识地起身,挡在了门口,左手抄起可乐往正冲过来的男子身上泼去。

 

基尔伯特又顺手抽过自己的托盘,顾不上已经吃了几口的三明治掉在桌上,生菜散了出来,往因为可乐而脚步略有停顿的男子头上狠狠地劈下去。

 

“啪。”

 

随着闷闷的声响,托盘裂成了两半,男子跌坐在地上,旋即被从柜台后冲出来的几位店员七手八脚地按制住。静默着的人群一下子沸腾了起来,小孩子们抱着父母哇哇乱喊着,高中生们开始为基尔伯特英雄般的举动喝彩,惊呼声此起彼伏。柜台后的营业员也停止了三明治的制作,跑来跑去地找电话报警。

 

当事人基尔伯特,手里拿着仅剩下一半的托盘,愣愣地看着在地上挣扎着的、头发衣服沾满可乐的男子,脑海里闪过的不是自豪或者得意,而是......

 

“弄坏一个托盘要赔多少钱?”

 

》》》》》》》》》》》》》》

 

“我听王耀说了哦,你今天中午在快餐店的壮举。”伊万把两份煎饺放在基尔伯特的面前,转身走进了厨房。

 

“啊啊,我也没想到会是王耀来接手这件事。在那边看到他的时候我可是吓了一跳。”基尔解开塑料袋的结,用叉子叉起一个煎饺放到了嘴里。

 

“嘛,他又不是什么可怕的人,你也没做亏心事,为什么会被吓到呢?”伊万从厨房里取出一双筷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因为没做好心理准备......对了,伊万,为什么你家里会有筷子?”

 

“因为总是吃煎饺,如果一直用一次性木块的话不环保。再加上筷子很方便,所以就在家里准备了一些......好险好险,差点把酱油滴到衣服上了......回到刚才的话题,为什么见王耀要做心理准备啊?”

 

“那当然了。我说啊,你们不是刑警吗,怎么会管这些小事情,所以王耀推门进来的时候我可真的是吓了一大跳啊。”

 

“我说,基尔,你不会以为刑警只会负责杀人案件吧?”

 

“那不是肯定的吗?”基尔伯特盯着伊万,一脸确信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太天真了,基尔。要是我们只管杀人案件的话,刑警怕不是这个郡里最轻松的职业了,一年上那么几个星期的班就足够了。还是说,你以为这个郡里天天都有杀人案?那样的话,不出几年,这里就该成鬼城了。这里又不是伦敦那种大都市,”伊万被基尔的话逗得忍不住发笑,“再说了,案件不分轻重缓急,只要是人民的健康和财产以及各种权益受到了伤害或者侵犯,我们刑警都是有出动的必要的。”

 

基尔看着伊万,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所以呢,中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再给我讲讲吧?”

 

“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啦,”基尔伯特挠了挠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地开了口,“有个小孩大喊有小偷,那家伙‘噌’地就往门口跑,我正好就坐在门口,顺手就把他拦下来了。浪费了我一杯可乐和几片生菜,还报废了那里的一个托盘——我还以为托盘会很结实的,没想到敲了一下就裂成两半了。”

 

“那是因为基尔你用的劲太大了。”伊万把一个煎饺塞进嘴巴里仔细咀嚼着。

 

“我当时还以为要赔托盘了,没想到钱包被偷了的女士和那家店的经理都要给我再配一个三明治,经理也没有追究托盘的赔偿。”

 

“所以你最后在那里又吃了一个三明治?”

 

“不,又吃了两个。”

 

“真亏你现在还能吃得下这么多煎饺呢。”

 

“中餐和西餐是放在不同的胃里的。”基尔理所当然地继续塞着煎饺。

 

“我记得原句是‘饭和甜点是放在不同的胃里的’吧?”伊万笑了起来。

 

“不过发生了这种事情以后我有一段时间不能去那家店吃饭了,要是被认出来的话会很羞耻的。”

 

“诶,我还以为基尔你会比较喜欢被当作英雄的感觉呢。”

 

“的确很喜欢,但是在不熟悉的人面前还是有些放不开。”

 

“这样啊......基尔,你有没有想过,要是那个小偷身上带着凶器怎么办,比如菜刀,匕首什么的?”

 

“这个还真的是没想过......”

 

“你没有想过这么重要的问题就冲上去了?很危险的啊!”

 

“但是总不能袖手旁观吧?而且不仅是我,如果我的任何一个朋友在场的话,都会下意识地做出相同的反应。”

 

“的确......但是下次可不能这么莽撞了,你要是受了伤我怎么和你弟弟交代。”伊万揉了揉太阳穴。

 

“没关系的,因为我超级厉害的,厉害的像小鸟一样。”

 

“厉害的像小鸟一样?这是你们高中生流行的词句吗?我第一次听人这么形容自己的。”

 

“因为小鸟很酷啊!”

 

“诶?基尔你还真是个有趣的人呢”

 

............

 

“我吃完了。”

 

“嗯,我也。”

 

“那我去把垃圾扔了吧?”

 

“好的,拜托你了,基尔。”

 

基尔伯特拎着只剩下包装盒的塑料袋走出了门。街道上的垃圾桶在两百米外的位置。他在夜色中慢慢地走着,夜晚的风还有些寒意。

 

如果时光倒流,再回到今天中午,自己会做出怎样的举动?

 

大概还是先泼可乐,再用托盘敲对方的脑袋吧。

 

不。是一定会这么做。

 

不管重复多少次,自己都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做出一样的选择。不论什么事情都一样。

 

因为自己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所以成为了基尔伯特;而又因为自己是基尔伯特,所以会在未来的人生中做出出发点一样的相似决定和行为。

 

这个世界本不存在命运,但是人们总是因为自己的性格做出相同的选择,然后就出现了一种叫做“宿命感”的东西。人生说到底就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自己的历史。

 

谁让自己是基尔伯特呢。

 

这么想着,基尔感觉心中轻松了许多,脚步也变得轻快了起来。他开始无意识地甩着手中的塑料袋。

 

“啊。掉地了。”

 

基尔伯特捡起落在地上的袋子,抬头望向夜空。云呈现出一种与黛色的天空相比略浅的颜色,层层叠叠的,月亮被飘过的云遮住,再露出,如此往复。他想要一对翅膀,飞上云层,俯瞰大地,也许会看到被米黄色灯光点亮的城市,仿佛那才是繁星点点的夜空,而他所在的,是无垠的大地。

 

少年望着天空。良久,也许是脖子酸了的缘故,他揉着后颈,继续向前走去。


-TBC-

评论(7)
热度(24)

© Alaikaaaa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