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aa

OP,APH,MHA,漫威
博爱杂食类动物,比较喜欢基罗,米英,仏英,锤基,盾冬,同期组
目前在填aph的两个巨坑
不定时更新,关注时慎重

『Colorful World』

·APH全员友情向同人,非国设

·OOC有,OOC有,OOC有

·流水账般的文风,慎入

·本人小透明,日常求戳

·高三狗所以不定期更新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

·传送门:

『红』1 2 3 4 5 终章

『蓝』1 2 3 4 5

『绿』1 2 3 4

『黑』1 2 3 4 5 6 7 8 9

-----------------------------------------------------------------

 

 

4月22日

 

“说起来基尔伯特那家伙已经三天没有来学校了,究竟在搞什么啊。”安东尼奥用吸管支撑着喝空的牛奶包装盒,“咕叽咕叽”地不停吸气吹气,悬在半空中的牛奶盒也随之在瘪和鼓的状态间来回切换。

 

“是啊,短信也一直不回,试着打了几个电话也都是关机状态——安东尼奥你差不多消停点,弄得到处都是口水真的不觉得恶心吗,而且你现在的表情超级蠢的。”坐在对面的弗朗西斯实在看不下去安东尼奥因为聚焦于近处的牛奶盒而出现的斗鸡眼,试图让他停止这种完全不符合高中生的幼稚行为。不过安东尼奥并没有搭理他就是了。

 

“基尔伯特不来学校正好给我减负了,不然每天检查制服还要多记一个名字。”亚瑟用保温杯为自己倒了杯红茶,小口地品尝。

 

“诶,少爷也太无情了吧。”弗朗油腔滑调地念叨着。

 

“闭嘴。再这么喊我就把你那胡子全拔了。”

 

“说起来,有人知道基尔伯特是用什么理由请假的吗?”安东尼奥终于放下了备受蹂躏的牛奶盒,托着下巴看着对面就快要打起来的两个人。

 

“老师没有告诉我,还说‘涉及了贝什米特同学的个人隐私’。真是想不明白......”突然感受到了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投过来的目光,亚瑟方才的冷漠一下子就灰飞烟灭,“并不是在关心他,只不过是作为学生会长,遇到有同学长时间不来学校的情况要去了解原因,是学生会长的职责而已,明白的吧!”

 

“好的好的,明白了。”

 

“基尔明天要是还不来的话,他就得有一段时间见不到我了。”弗朗西斯用手指卷着自己的头发,叹了口气。

 

“诶?你要去哪里吗?”

 

“是说回法国的事情吧?胡子混蛋不是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回去一段时间吗?”

 

“是的,明天早上从多佛尔市出发。”

 

“反正都是要回去的,为什么不春假里就回去呢?还可以不用交作业。”

 

“假期最后一天和大家一起补作业可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啊,这才有高中生的感觉啊。”

 

“说起来基尔今年没有约我们出来补作业诶?假期里就吃坏肚子了吗?”

 

“谁知道呢。我先去实验室了,中午我要负责打扫卫生。”

 

“好,少爷待会儿见!”

 

“吵死了混蛋!”

 

“眉毛再见!”

 

“安东尼奥你也闭嘴!”

 

》》》》》》》》》》》》

 

“所以说为什么要这么急着把我们喊到这么偏僻的公园?”亚瑟抱着手臂,有些不满地说。

 

“就是啊,我烩饭都没吃完就被这家伙从餐厅拖出来了。那个超好吃的,弗朗西斯你得补偿我。”

 

“那些都以后再说。现在的重点是,我知道基尔伯特‘失踪’的原因了。”

 

“诶?”两个人都停止了抱怨,不约而同地望向表情难得严肃的弗朗西斯。

 

“晚餐的时候,我父母聊天说到贝什米特家里发生的事情。他们说贝什米特夫妇意外死亡了。”弗朗西斯的声音很轻,可是在傍晚空无一人的公园里,却显得格外的刺耳。三个人久久地都没有再说些什么,亚瑟摆弄起制服袖子上的纽扣,费力地解开,又变扭地系回去。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生怕说了什么不合时宜的话。

 

“走吧,去基尔家里。”安东尼奥披上外套,率先往公园大门快步走去,弗朗西斯一把拉过还在整理袖口的亚瑟。亚瑟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弗朗西斯自己跟得上。于是他放弃了左侧的袖扣,象征性地理了理有些皱了的衣服,也朝着公园的大门进发了。

 

安东尼奥走的很快,亚瑟和弗朗西斯几乎是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绕过了几个街区,安东尼奥凭着记忆摸到了基尔伯特的公寓门口,直接按下了门铃。

 

“我说你,稍微想一下见到基尔伯特应该说些什么吧!”亚瑟在安东尼奥身后很是着急,却又因为担心被基尔伯特听见而不敢大声地说话。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总之见到了就会有办法的吧?”安东尼奥斜靠在门边的墙上,姿势与神态都像极了上门收保护费的黑社会小混混。

 

还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弗朗西斯双手叉着腰,似乎对于安东尼奥的莽撞已经再无力气劝阻了。门内传来了脚步声,三人竟不约而同地直起身,整理起了自己的衣领。安东尼奥双手摸了半天才突然意识到自己从来没有戴制服领带的习惯,这让他很是后悔——虽然他平时并不很重视礼仪的各种条条框框,但是他觉得在这种场合下还是穿着正式比较好。

 

前来开门的是路德维希。他看到门口的三人很明显地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地平复了自己的惊讶,用着听不出什么感情的官腔说:“基尔伯特有事出门了,暂时还没有回来,如果找他有什么事的话还是请回吧。”

 

“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他大概几点才能回家?”安东尼奥完全无视了路德下达的逐客令,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亚瑟狠狠地在安东尼奥的腰上掐了一把,试图让他明白现在的状况。安东尼奥整个人很明显地颤抖了一下,身体也因为本能而往着远离刺激的方向躲去,但是他强忍着疼痛说完了自己的话。弗朗西斯见状扶着额头侧过了身。

 

“............”路德沉默着侧身让出了门口,示意三人先进去。安东尼奥将左手背到身后,对着弗朗西斯比了个剪刀手,然后又往亚瑟的方向比了个中指。亚瑟气的眉毛都在颤抖,要不是现在的特殊情况,他大概已经抡起拳头往安东尼奥的脸上招呼了。弗朗西斯走上前拍了拍亚瑟的肩膀,把他往门里推。

 

“我先去泡茶。”关上了门,路德转身往厨房走去。

 

“茶什么的等会儿再说,你先跟我们说说最近究竟发生了什么吧。”亚瑟拉开餐桌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没事,你们就先找个地方坐吧,厨房和餐厅没有隔音。”路德从消毒柜里取出四个茶杯,熟练地烧上热水。

 

“我们听说了你家里的事情......很抱歉......这次过来是担心基尔伯特,他已经三天没有来学校了......”

 

“等一下,你说基尔伯特他没有去学校?”路德维希有些惊异地盯着餐桌前的三人。

 

“哈?你不知道吗,基尔不是和你住在一起......”

 

“没有。”路德维希打断了亚瑟的话,“基尔伯特几天前就出门去了,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所以现在的状况是基尔那家伙离家出走了?这也太乱来了吧......"弗朗西斯靠在椅背上环顾着这个春假期间曾经造访过的公寓,叹了口气。虽说很是熟悉基尔伯特的行事风格,但是如此冲动的行为,他还真的是首次见识到——至少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基尔不会丢下路德一个人只身离开。


"为什么不去报警?这不是已经好几天没有联系上那家伙了吗?要是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亚瑟攥紧了拳头,冲着厨房里路德的背影大声质问着。


"嘛嘛,冷静点,会长大人。基尔伯特绝对不是那种会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中的傻子,他现在绝对在肯特郡的某个角落里完完整整地活着,还会时不时地到处游荡,毕竟......"安东尼奥接过了路德递过来的茶杯,啜饮了一口,继续说道,"钢铁侠II还没有上映呢。"


"是啊,少爷,你太低估基尔伯特对于漫威的热衷程度了。就算这家伙陷入绝望,也不可能想不开从某栋楼上自由落体,或者躺在大马路上给车撞,因为......"弗朗西斯拖长了尾音,用眼神示意亚瑟接话。


"因为漫威超英电影计划才刚刚开始。"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亚瑟长长地舒了口气。弗朗西斯笑了笑,为路德维希拉开身边的椅子。


"等等等等,那你们就不担心他被哪个混混盯上,或者被抢劫吗?"亚瑟又想到了更多糟糕的可能性,连忙打断已经沉浸在"基尔那家伙绝对没事"的氛围中的另外三人。


"基尔伯特打架什么时候输过。会长大人对此不应该再清楚不过了吗?"安东尼奥继续调侃着亚瑟。为了报复在玄关处的攻击,他不断地用"会长"这个词语刺激亚瑟,试图让他回想起午餐时间那表里不一的言行——明明真的很担心基尔伯特,却非要装出一副"这是工作,我其实真的不想掺和"的态度。


早就明白安东尼奥话中深意的亚瑟干咳了几下,借助桌子的掩护对着他比了个中指。


"虽然知道他不会有事,但我还是希望他能够尽早回来......其实我和基尔他吵了一架,然后他就离家出走了。"路德双手捧着茶杯,盯着红褐色的茶水晕开层层波纹。


"这几天我一直都在想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果然,还是要和基尔当面好好地说一次。"


"我不太擅长表达自己的想法,基尔又是个喜欢断章取义的人,说实话相处这么久没吵过架其实挺令人惊讶的。家里突然有这么大的变故,不论是我还是基尔,都一定很难受。要是能好好地说出来也不至于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说起来,路德,你试着去找过基尔吗?"弗朗西斯一手卷着发尾,另一只手轻轻扣击着桌子。


"找过了,但是没找到。我想他应该在躲着我。"路德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


"那如果我们加入找基尔伯特的队伍呢?"弗朗西斯扬起了嘴角。


"喂,我们两个倒是可以的,但你明天不还要回法国吗?"亚瑟连忙提醒弗朗西斯,生怕他忘掉了自己的行程安排。


"法国有的是机会回去,但是帮忙找叛逆期的基尔伯特,应该就仅此一次了吧?"


"那我们是每天放学以后在肯特郡搜索吗,这样效率未免太低了点吧......"


"正因为如此,哥哥我决定,逃课!"


"咳咳咳......"亚瑟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啊,说起来这还是少爷第一次逃课吧......"弗朗西斯用右手锤了下左手,突然想起来了他们的学生会长亚瑟·柯克兰可是从来不逃学,不旷课,不违纪的模范生。


"咳......我还没答应加入这种乱七八糟的行动呢......"亚瑟胡乱地抹掉呛出的眼泪,好不容易说出这么一句完整的话。


"那可真是很遗憾了呢,这种事情就交给我和弗朗西斯......"


"我参加!事先说明,只是觉得你们这两个人太不靠谱了,所以必须要有个正常人负责监督,只是这样而已!"


"好的好的。对于将要和不良少年们一起行动一事,少爷有什么想法吗?"


"就只有这一次!"


"那个......很抱歉要打断你们,但是各位该如何请假呢?"


"啊,这个啊,"弗朗西斯打了个响指,"很简单,演出戏就好了。"


》》》》》》》》》》》》


4月23日


夏天烈日曝晒一天的牛奶,固体,极具刺激性的酸味。


散发着腥臭味的哺乳类动物内脏,以之为原材料的简单的料理。


用已经发臭的鸡蛋烤制的蛋糕,亚瑟·柯克兰的杰作。


实验室里存放的氨气的味道。


............


“呕......”


“弗朗!弗朗你没事吧!哦,我的天哪......”听到呕吐声的母亲直接冲进了卫生间,看到自家孩子扶着马桶座垫吐得昏天黑地,着急的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是好。“马上就要出发了,这可怎么办啊!”


“先把药吃了......你还好吗?需不需要去医院?”


弗朗西斯伏在马桶上,摇了摇头。他的头发湿漉漉的,汗水顺着发梢落下——他一定疼的很厉害。不过比起这个,弗朗更关心的是他父母接下来的举动。


“抱歉啊,弗朗,我们马上就得离开了......要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妈妈相信你一定没问题的,对吧?”母亲用湿毛巾仔细地为他擦着嘴角。


当然没有问题了!好的不能再好了!弗朗西斯心里这么想着,不过他还是竭尽全力保持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不然可就对不起刚才被浪费的早饭了。


“钱我都放在餐桌上了,如果吃了药还是很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记得去医院,我们一定会打电话回来的,勇敢一点!”


弗朗西斯听见父母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以及大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最后是汽车发动机的轰鸣,他这才放心地站了起来,走到洗手池前,漱口刷牙,然后用干毛巾擦了擦故意用水淋湿的头发。弗朗嘚瑟地在卫生间蹦跶了几下,掏出手机,给亚瑟,安东尼奥,以及路德维希发送了短信。


“To 少爷、番茄怪、路德:一切顺利,执行A计划。”


“From 路德:了解。假条已送达,祝好运。”


“From 番茄怪:已出发弗朗你准备点什么吃的走的太急早饭没来得及吃现在要被饿死了”


弗朗西斯看着安东尼奥没加标点没空格的短信笑着摇了摇头,接下来就只剩下亚瑟还没汇报情况了。


“叮咚!”门铃声响起,弗朗西斯吓得一怔——莫不是父母回来了?但他转念一想父母毕竟是有钥匙的,不过保险起见,弗朗还是装作一副就快要不行了的样子磨磨蹭蹭地开了门。


迎接他的是亚瑟·柯克兰大大的白眼。


“少爷?怎么这么早就到了?”


“我和你们这些整天迟到的不一样,每天都是很早就到学校了。今天为了不引起父母怀疑,还是在和平时一样的时间出门,来早了就在你家附近转悠了一会儿,收到短信就来敲门了。”


“如你所说,安东尼奥正疯狂地往这里跑,他又起迟了,”弗朗西斯关上了门,把手机递给了亚瑟,“他甚至来不及空格加标点。”


“要准备早饭啊,我来帮......”


“此等小事就不劳您亲自出马了。”


“所以说你是装病的?”亚瑟靠在厨房的移动玻璃门上看着弗朗西斯从冰箱里取出培根,“顺便帮我也做一份。”


“好好。多亏了我的味觉和嗅觉记忆,装起胃病发作来得心应手。”


“不得不承认,你挺厉害的,在逃学这方面。”


“后半句话可以不要啦~”


“唉......你以前这么干过吗,我是说同时骗家长和骗学校?”


“没有,我们都比较粗暴一些,直接逃课。这不少爷你也参与了吗,总不能让你和我们一起被处分吧——而且这次时间挺长的,三天。”


“也多亏了路德家里居然有打印机,我差点都以为我们的计划全部泡汤了。”


“是啊,那么晚大部分的打印店都关门了。少爷你其实很有逃学的天赋哦,伪造外出露营的通知书实在是太有一套了,该说不愧是学生会长吗?”


“闭嘴......不过作为我人生第一次逃课,还不赖。”


“这不是乐在其中吗。”


“才没有!”


-TBC-


文末碎碎念:


大家可千万不能随便逃课啊!这里设定是十年前左右,所以制度会稍微松一些,现在学校都查的挺严的,一般来说不可以代请假,递了假条也会需要和家长打电话确认,总之要好好学习!

评论(18)
热度(27)

© Alaikaaaaaa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