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

OP,APH,MHA,漫威
博爱杂食类动物,比较喜欢基罗,米英,仏英,锤基,盾冬,同期组
目前在填aph的两个巨坑
不定时更新,关注时慎重

qq 3046271748 欢迎扩列 空间都是些沙雕日常(运气太差了所以经常有很多很诡异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Colorful World』

·APH全员友情向同人,非国设

·OOC有,OOC有,OOC有

·流水账般的文风,慎入

·本人小透明,日常求戳

·高三狗所以不定期更新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

·传送门:

『红』1 2 3 4 5 终章

『蓝』1 2 3 4 5

『绿』1 2 3 4

『黑』1 2 3 4 5 6 7 8 9 10

-----------------------------------------------------------------


十一


4月23日


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木制的地板上,窗框将本该为一体的光划分为许多个平行四边形。三人坐在桌前慢慢享用着培根三明治,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悠闲地吃过早餐了。墙上复古的时钟钟摆左右晃动着,有节律的声音在餐厅回荡。早已偏离数字12的分针表明现在已经过了八点。八点,第一堂课开始的时间。本该在教室里老实地听着地理老师随性跑火车的他们此刻却在弗朗西斯的家里吃着味道没的说的三明治,一种奇特的兴奋感在亚瑟·柯克兰的脑海中肆意生长着,使得他的嘴角不住地上扬。


但似乎也有人并没有那么高兴,比如说眼神迷离,重复着机械性咀嚼动作的安东尼奥。


意外安静的安东尼奥很快便引起了另外两人的注意,要知道平时除了基尔伯特,最吵的就是安东尼奥。即使闭了嘴也能够制造出各种噪音的安东尼奥此刻却一言不发地吃着东西,这种诡异的场景颇有世界末日将至的压迫感。


还没有等弗朗西斯开口询问,安东尼奥突然回过了神,快速地解决了最后的一小块面包,然后拿起纸巾抹了抹嘴巴。


“我果然还是想把基尔那家伙揍一顿。”安东尼奥托着下巴说道。


“诶?”亚瑟和弗朗西斯都没有跟上安东尼奥谜一般的脑回路,满脸困惑地盯着他看。


沉默了片刻以后,亚瑟率先开了口:“所以你的脑子是终于坏掉了吗?”


“才没有呢。虽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总之我现在啊,越是思考就越是在生基尔伯特的气,”安东尼奥渐渐握紧了拳头,“自己说过‘朋友是用来依靠的’,到头来出了事情还不是自己一个人扛着,谁也不告诉。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如果不是我们昨天找上门去,我们大概是不会知道基尔伯特早在几天前就离家出走这个事实了!”


“这......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吧,毕竟家里刚刚出了那么大的变故,换作是谁都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吧。”亚瑟看见安东尼奥难得地皱起了眉头,连忙试图平复他的情绪。


“但我们是朋友不是吗?虽然平时也会互相取笑对方,但我们是朋友啊!我百分之百地信任着基尔伯特,可是他就像是完全不相信我一样,他是不是脑子不好到忘了我们也会为他担心啊?一想到这个我就超级来气的啊......”


“嘛总之安东尼奥先冷静一下,这些话等找到基尔以后当面和他说吧,不高兴也好,担心也好,想揍他也好,”弗朗西斯起身收走了陷入沉默的两人面前的空盘子,走到洗碗池拧开了水龙头,“关于找基尔伯特的计划,你们现在都有什么头绪吗?”


“我这边有一份路德列的他以前经常和基尔伯特去的餐馆,超市,商场,这些应该都可以直接排除掉了。”亚瑟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纸,上面是路德整齐的字迹。


“我看看,”安东尼奥接过了亚瑟递来的清单,“呜哇,路德好可怕,他给的列表先是按照功能分了类,然后同一分类里又是按照字母顺序排列的,未免太有条理了吧?”


“不会吧?我看看我看看......”厨房的水声停止了,弗朗西斯擦着手凑到了安东尼奥的边上看了看那张纸条,“不愧是优等生呢......”


亚瑟取回了纸条,然后把手绘的简易肯特郡的地图放在了两人面前。“这里是基尔家,不远处就是他和路德租的公寓,这周围的地方都可以被排除了。然后就是学校附近,不论是基尔还是我们过去都会比较麻烦,所以也都不在搜索范围内,那么接下来就是......”亚瑟在地图的中部划了一条线,“万幸,我们只需要着重在北边找基尔了。”


“啊,这样看来工作量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半个镇子的话,我们三人可以说是绰绰有余了,对吧?”弗朗西斯搭着安东尼奥的肩膀,朝着亚瑟笑了笑。


“提问!我们具体该怎么做呢,就只是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转悠吗?”安东尼奥像在上课一般举起了手向亚瑟询问道。


“我的想法是把搜查区域再划分为三个区域,我们一人负责一个,一条一条街区地找人,有基尔可能会去的店铺都要进去找找看,你们觉得呢。”


“没有异议。”


时针逐渐靠近数字9,基尔伯特的搜查行动就这么开始了。


》》》》》》》》》》》》


弗朗西斯其实有很多想要问基尔的。


他能够理解基尔伯特在出了这么大的变故以后需要缓一缓的时间,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够完全接受这样的做法。作为基尔伯特的朋友,他更希望能够在他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当一个倾听者,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被蒙在鼓里,连基尔伯特家里出了事都是从家长那里听说的。


要知道从家长的口中听到有着电视剧一般情节的真实故事,那个故事的主角还是自己的挚友,带来的冲击可谓是非同凡响。弗朗西斯感觉到自己与基尔伯特间的距离突然变得好远好远,就像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一般。


作为一个树洞,弗朗西斯常常会听很多人抱怨、哭诉,不过他只开导过那些失恋的青春期男生,以父母双亡为开端的家庭破裂、兄弟冷战,他一点经验也没有,也无从下手。但他确定自己想要为基尔伯特做些什么,哪怕只是单纯地听他把自己的苦恼都倾诉出来。弗朗一直相信难过的时候有人陪着总比一个人要好得多,所以他们必须赶紧找到基尔,毕竟已经迟了那么多天了。


弗朗西斯同样也有很多想要问自己的。


比如为什么没有早点察觉到异样,比如为什么不早一点就去尝试探望基尔,也许那样他们就会更早地知道情况,更早地行动起来。他本该很快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的,身边有那么多不正常的现象,他却全部无视掉了。短信狂魔基尔伯特不回短信,放假的最后一天也没有约着四人一起补作业,老师对基尔缺席的原因闭口不提,不管是哪一个都能让弗朗西斯有足够的理由来到那间公寓的门口,敲门说“我要找基尔伯特”。


可是他没有。


弗朗西斯并不是在后悔,而是在为自己前几日的钝感愤怒。他觉得自己太过于愚蠢,不然怎么会错过这么多次的机会。


渴了。弗朗西斯叹了口气,一边在街上找着基尔伯特,一边想着各种事情,他突然就觉得有些口渴。于是弗朗决定在下一家走进的店里随便买些什么喝的,水也好饮料也好。


于是拉开面包店玻璃门的弗朗西斯看见了正端着盛着许多香肠面包的托盘的基尔伯特。


“啊。”明显愣住了的基尔伯特。


“啊。”明显呆住了的弗朗西斯。


这还真是个戏剧性的再会。


-TBC-

评论(8)
热度(36)

© Alaikaaaa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