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

OP,APH,MHA,漫威
博爱杂食类动物,比较喜欢基罗,米英,仏英,锤基,盾冬,同期组
目前在填aph的两个巨坑
不定时更新,关注时慎重

qq 3046271748 欢迎扩列 空间都是些沙雕日常(运气太差了所以经常有很多很诡异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来冒险吧!』

· APH非国设同人,CP 米英(阿尔弗雷德x亚瑟)

· 亚瑟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出场非常抱歉【鞠躬】

·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往下看

-----------------------------------------------------------------

Chapter 0 “你真的没有被围观吗?”


三月,清晨的风尚掺杂着未褪去的寒意,但一天比一天更加柔和的空气无疑在告诉着人们春日将至。黑发的男子怀抱一袋猫粮,蹲在地上专注地看着毛色各异的猫享用他们的早餐。感受到膝盖上异样的触感,他收回视线,发现了一只正朝他撒娇的热情的奶牛猫。他抽出一只手,一下一下地顺着猫咪后颈上的毛。可能是毛茸茸的触感太过于令人沉醉,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微微上扬的嘴角。


突然,他手上的动作一滞,连忙站起了身确认手表上的时间。


“嘶......不好,一不小心就呆太久了,明天见!”


他向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向他的猫咪们挥了挥手,然后快步离开了公园。


“还有十分钟......”他尽可能快地走着,右手从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熟练地翻到了弗朗西斯的号码,刚准备按下拨号键却又停了下来。


“他搞不好还在哪个酒店柔软的床上和好看的女孩子躺在一起呢......”叹了口气,他又把手机装回了口袋里。走过一个上坡,他在一家寿司店前停了下来。


“早上好,本田!两份还是三份?”店主咧开嘴招呼着被唤作“本田”的男子。


“两份就好。”本田拿出藏青色的零钱包,从里面掏出一枚印着泡桐的圆形硬币,放在店主的手上。


接过了两盒寿司,本田又继续往自己的目的地进发。他最终在位于三层的一间公寓门前驻足,取出钥匙开了门。


“啊,是菊啊,早上好!”穿着连帽衫的金发男子端着杯牛奶从餐厅伸出了脑袋确认是谁回来了,笑着打招呼,在看到菊手上拎着的寿司时他的眼睛都闪闪发光了起来。


“这么早就起床了还真是少见呢,阿尔弗雷德君,”本田脱下自己的鞋子整齐地摆放在鞋架上,虽然早有预想,但鞋架上的一个空缺还是让他开口询问,“弗朗西斯君还没有回来?”


“据我所知,没有。”阿尔弗雷德接过菊手上的寿司,“你怎么喘得这么厉害,还好吧?”


“我很好,多谢关心,只是刚刚走的有些急了。猫咪实在太治愈了一不小心就......”


“但是今天我没有人喊也顺利地起床了!不愧是身为世界的英雄的我呢!”见菊站起了身,阿尔弗雷德蹦跶着来到了餐桌前,迫不及待地解开塑料袋。他打开其中一盒寿司,直接用手抓着往嘴里送。转身走进厨房拿筷子的菊看见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欲言又止。


像是感受到了友人的犹豫,阿尔弗雷德转头扬起手笑着说:“刚刚才洗过手所以没关系啦。”


菊叹了口气,走到了阿尔对面的座位坐下,拿过属于自己的一盒寿司。


“所以昨天晚上的庆祝派对如何?看你一早就回来了还挂着一副超级累的表情我就没问,现在愿意说说吗?”菊盯着盒子里不同种类的寿司纠结了一会儿,最后夹起一个海藻军舰放进了嘴里。


“啊你说那个啊,实言相告,太糟糕了。大家都像是被荷尔蒙操控了一般,也许是春天快到了的缘故吧。本来打算在派对上吃个爽回来的,但是我实在没法忍受在一群恋爱脑的人中间呆着,所以最后还是糊了个借口溜回来了。真羡慕你啊,昨天肯定又看了一晚上的漫画吧。”阿尔弗雷德又抓起一枚寿司放进嘴里嚼着。


“辛苦了,比起和异世界的人类相处,还是与漫画游戏为伴更舒服吧。”菊笑了笑。


“说起来,昨天我做了个梦,还挺有意思的,你想听听吗?”


“请务必和我分享一下。” 


“梦里面我去了Eagle Jump(1)。”


“噗。”菊捂着嘴,肩膀不住地抖动。


“喂别笑啊,菊。”阿尔弗雷德有些不好意思,他用手背撑着下巴,“我知道槽点很多,比如说全是女孩子的公司里怎么混进了一个男的,但你至少听我说完啊。”


“抱歉,阿尔弗雷德君。我只是,想问问你一个身高一米八的男性这么走进去没有把青叶她们吓到吗......”菊放下筷子,伸手抹了抹笑出的眼泪,“这实在是有种pokemongo中某个地点突然刷出了超稀有的皮卡丘的即视感,我说你真的没有被围观吗?”


“我只是个去送货的啦,怎么可能会被围观。”


“送了什么?谁派你过去的?送给谁?”菊一下子抛出了好几个问题。


“不知道。总部。Eagle Jump。”阿尔弗雷德老实地回答着。


“啧,最重要的偏偏忘记了吗。”菊有些失了兴致。


“但是但是,菊你听我说,我见到青叶了。我想想......她桌上还没有挂着NPC村民作为纪念,所以是故事的刚开始。”


“所以说了什么吗......鲱鱼籽真好吃......”菊一脸享受地吃着最后一个鲱鱼籽军舰,他放下了筷子,看着阿尔弗雷德等着后续。


“她签收了我送过去的东西,还给了我一个很好看的胸针。”


“胸针?我记得《New Game!》里没有出现过什么胸针吧?”


“我也不记得有出现过,总之就是地上掉了个胸针,我有些在意,青叶就捡起来问我‘是不是我的东西’,还说她不记得公司里有人戴这个的。”


“然后你就拿了个胸针?之后呢?”


“我和她道了谢之后就把那玩意塞到裤子口袋里,之后就离开了。”


“所以?”


“没了,就这些。”


菊有些泄气,开始收拾两人吃完的寿司的包装盒。他并没有注意到阿尔弗雷德的表情变得僵硬了起来。还没等菊站起身,阿尔弗雷德伸出手一把拉住了菊的袖子。


“阿尔弗雷德君,怎么......?”菊一脸困惑地看向阿尔弗雷德微微颤抖的手。


“菊,胸针在我口袋里。”


“诶?”菊歪了歪头表示不解。


“梦里的那个胸针,现在还在我口袋里。”


说着阿尔弗雷德摊开自己的右手,那里躺着一个金色玫瑰胸针。


“......是不是只是你很久很久以前放在口袋里的,但是洗衣服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到,到现在才发现?”菊提出了一种合理的解释。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胸针啊,而且我平时也不会穿需要佩戴胸针的衣服啊。”阿尔弗雷德的语气显得有些激动。


“冷静,阿尔弗雷德君。也许只是昨天有哪个对你有好感的姑娘把她的胸针悄悄放到了你口袋里,晚上会梦到也只是因为你没换衣服就躺在床上,结果那胸针硌到你的腿了。”


“......说的也是。”阿尔弗雷德松开了手,坐回了座位上继续喝着牛奶。


“喝完以后记得自己把杯子刷了。”菊笑了笑,拎着包装袋走向了垃圾桶。

 

“嗯......”


阿尔弗雷德仔细打量着手上的胸针。昨天晚上的派对上没有任何一个女生和他的距离近到能在他浑然不知的情况下放一个胸针到他的口袋里。可能只是还在美国的时候这个胸针就在这里了,但是自己粗心大意直到今天早上才注意到吧。再怎么说能把东西从梦里带到现实中也太扯了点,阿尔弗雷德稍稍安心了一些。


“阿尔弗雷德君,今天要是没有什么要赶的作业的话和我一起打会儿游戏如何?”


“没问题哦!弗朗西斯呢,不等他了吗?”


“那种现充爆炸就好了。”菊露出了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


“也是呢,等我下,我去刷个杯子。”阿尔弗雷德起身走到厨房的水池边。


“今天玩什么呢,阿尔弗雷德君有什么想法吗......”


两人的声音逐渐远去,最后被房间的门完全隔绝。金色的玫瑰胸针躺在餐桌上,在周末慵懒的阳光中静静地反着光。


-TBC-


注:

(1)番剧《New Game!》中主角工作的游戏制作公司


评论
热度(19)

© Alaikaaaa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