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aa

OP,APH,MHA,漫威
博爱杂食类动物,比较喜欢基罗,米英,仏英,锤基,盾冬,同期组
目前在填aph的两个巨坑
不定时更新,关注时慎重

『来冒险吧!』

· APH非国设同人,CP 米英(阿尔弗雷德x亚瑟)

·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往下看

-----------------------------------------------------------------

Chapter 2 “有NPC还附带新手教程的梦还不算太差~”


趴在战壕里的阿尔弗雷德盯着那枚胸针愣了一下,震耳欲聋的轰炸中可被辨识的脚步声以及越来越清晰的枪声都在告诉着他已经没有什么时间可以犹豫了,也许就在下一个瞬间子弹就会嵌入他的身体中,或者手榴弹在战壕里爆开把他炸的血肉横飞。他把那枚胸针放进了胸前的口袋里,心想着要是有谁往他的心脏开了一枪,这胸针或许还能像影视作品中的套路一样为自己挡一发子弹。


脚步声在他身后的一侧戛然而止。阿尔弗雷德的心脏跳的飞快,他抽出腰间别着的手枪,一个侧滚翻之后往那个方向射击。但现实并没有阿尔弗雷德想象中的那般顺利。由于腰间和上半身挂了太多的枪,阿尔没有控制好翻滚的方向,射击也完全偏离了目标,最后以一种四仰八叉的姿势挂在了战壕的一侧。


终于要在自己的梦里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路人干掉了吗,阿尔弗雷德闭上了眼睛。虽然知道在梦里就算死掉也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伤害,但是即将被子弹贯彻的恐惧却是如此的真实。阿尔屏息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我要是敌人的话你早就死在这里了。好了,把眼睛睁开吧。”


阿尔弗雷德睁开双眼,看见颠倒的视野中有一个穿着浅绿色作战服,头戴深绿色钢盔的人跳进了战壕。阿尔连忙挣扎着坐了起来,右手按在腰间的手枪上,随时都准备抽出来射击。


对方见状立即举起了双手,说道:“友军,友军,别冲动年轻人。”他的脸上沾满了尘土,一双绿色的眼睛在脏兮兮的脸上显得格外明亮。他上下打量着阿尔弗雷德,视线落到阿尔腰间的一圈各种各样的枪时,表情抽搐了一下。


“你不会换弹匣?”


“对对对,完全不会!求你快教教我怎么换弹匣,不然我只能扛着这么多枪到处跑了!”阿尔弗雷德前一秒还沉浸在要在自己的梦里被干掉的不甘,下一秒就因为找到了新手教程的NPC,感到自己还没有被这个世界抛弃而欣喜若狂。


“唉,真是服了你了。看好了......”NPC蹲了下来,从腰侧取下一个弹匣,拿过阿尔弗雷德的AK12,熟练的换好了弹药,“看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了!谢谢你!”阿尔弗雷德接过了AK12,又喜滋滋地把刚刚捡到的一大堆枪从身上取下来。


“我说啊,你最好动作快一点,虽然这里是战场边缘,也不排除有敌人会出现。”NPC一边警戒着四周,一边催促着阿尔。


“我准备好了,长官!”阿尔弗雷德向NPC行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他现在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是比看jump上连载的漫画时还要更激动一些的程度。


“我不是什么长官,军礼就免了......听着,我们就在这里呆着,过不了多久就该休战了,然后我需要你帮我找个东西。”NPC趴在战壕里,用眼神示意阿尔也保持像他一样的动作。


“休战?还有多久?”阿尔弗雷德趴在NPC的边上轻声询问。


“确切的时间我也不知道,但总之快了。”NPC回答道。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阿尔开枪干掉了一个正朝他们接近的敌人然后问道。


“......亚瑟。”


“请多指教啦亚瑟。”


“嗯。”


这里不愧是战场的边缘地带,不论是敌我双方都没有多少人经过。阿尔和亚瑟就静静地趴在战壕里,等待着休战。


“知らない言葉を 覚えていくたび......”(1)


听到音乐的阿尔和亚瑟都愣了一下,亚瑟说:“之前休战的时候放的是军号来着......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阿尔弗雷德则因为在梦境中听到了熟悉的番剧的片头曲有种莫名的兴奋感,天知道他是怎么忘了在这种时候吐槽的,战场上居然会放日本动漫的主题曲当休战的信号。


“亚瑟亚瑟,我和你说哦,这个曲子呢是最近特别火的一部番的主题曲,说起来也挺巧的这个番的大背景也是战争,作画很好看声优也很出色就是最后收尾有点仓促了......”阿尔顺势就开始了为NPC亚瑟先生科普起了《紫罗兰永恒花园》,直到看到亚瑟一脸不解的表情他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举动有多么的愚蠢。


“所以亚瑟你要找什么东西?”阿尔克制住了自己想要继续话唠的冲动,向亚瑟询问接下来的新手任务。


“那个先稍微等一下,比起找东西,我更希望先去那边的河岸弄点水喝,你和我一起吧?”亚瑟站起了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你很渴吗亚瑟?”阿尔弗雷德跟了上去。


“那当然了,我在战场上呆了大半天,中途短暂休战过一次......算下来,我已经有将近14个小时没有喝水了。”亚瑟摘下了钢盔,如释重负般地甩了甩头发。大概是很久没有摘下钢盔的缘故,亚瑟的头发都被汗水浸透了,分成一缕一缕地耷拉在脑袋上。他很是嫌弃地咂了咂嘴。


走到河边,亚瑟取下斜跨着的军用水壶,灌了满满一壶水,然后“咕嘟咕嘟”地倒进了嘴里。


“果然口渴的时候水最好喝了......喏,你要喝一点吗?”亚瑟用手背抹着嘴,把水壶递到了阿尔面前。


“我......我就不用啦。”阿尔打算婉言谢绝亚瑟递来的水,他想着自己也许不一会儿就会被喊醒从而离开这个梦境,完全没有喝水的必要。


“你还是喝一点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又开战了,到时候没水喝可要命了。”亚瑟坚持把水壶塞到了阿尔的手里。


亚瑟并不知道自己不是和他一样的住在梦里的人呢,阿尔这么想着,喝了一大口水。


亚瑟接过水壶,又蹲在河边灌了一壶水。


“我在找一个胸针。”


阿尔难以置信地看着亚瑟,试探性地问道:“金色的玫瑰胸针吗?”


亚瑟以一种复杂地表情望着他:“你为什么会知道?”


“我刚刚在战壕里捡到的,”说着,阿尔把胸前口袋里放着的胸针掏了出来,“是这个吧?”


“阿尔?阿尔!起床了!”正在这时,弗朗西斯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的视角正快速地由站着转变为躺着,战场上方白的刺眼的天空让他有些失神,但他眼前很快就出现了熟悉的景象,和熟悉的人。


“弗朗?菊呢,怎么不是他来喊我?”阿尔弗雷德从床上坐了起来,从床头柜上拿起自己的眼镜。


“他今天一不小心在公园里呆久了,现在正在等寿司,刚刚给我发了短信让我喊你起床,”说着弗朗西斯在阿尔面前晃了晃手机,“那我先出去了,赶紧把衣服穿上吧。”


“好......”说起来自己刚刚站在亚瑟的边上,怎么一转眼就回到了房间里呢,阿尔弗雷德的大脑缓缓地运作着,最后得出了他做了一个梦的结论。他伸手从床脚拽过今天要穿的连帽衫,突然感觉到手里有什么硬硬的东西。阿尔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深吸了一口气,摊开了手掌。


“又是你!金色玫瑰胸针!”


-TBC-


注:


(1)《Sincerely》TRUE, TV动画《紫罗兰永恒花园》片头曲

评论
热度(8)

© Alaikaaaaaa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