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aa

OP,APH,MHA,漫威
博爱杂食类动物,比较喜欢基罗,米英,仏英,锤基,盾冬,同期组
目前在填aph的两个巨坑
不定时更新,关注时慎重

『来冒险吧!』

· APH非国设同人,CP 米英(阿尔弗雷德x亚瑟)

· 亚瑟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出场非常抱歉【鞠躬】

·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往下看

-----------------------------------------------------------------

Chapter 1 “自己的梦里不能开挂真的合理吗?”


阿尔弗雷德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森林中。


层层叠叠的树冠几乎隔绝了所有的阳光,只有零星的光束透过缝隙照在枯叶和树枝铺成的地面上。


阿尔弗雷德环顾四周,没有人影也没有野兽的踪迹,可以听见远处传来的模糊的喧嚣声。


像是人的本能一般,阿尔弗雷德缓缓地朝着声源走去。他的左腿似乎有些使不上劲,这导致他的行走方式一瘸一拐的。肌肉的酸麻感让他险些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但阿尔依旧坚持着往森林的尽头进发。


森林尽头的光很刺眼,阿尔一下子什么也看不见,视野中只有炫目的白色。他下意识地用左手挡住眼前,伸出右手想要揉一揉眼睛,以便能够看清楚前方等待着他的究竟是什么。但是他感觉到的并不是人肌肤的温热,而是冰冷的金属贴在他的眼眶上。


是突击步枪的枪托。


阿尔弗雷德吓了一跳。就在这时,视野中的白色褪去,露出了前方的景象:硝烟四起,在手榴弹冲击下飞溅的土块灰尘,燃烧的火焰,和数不清的穿着军绿色作战服的士兵。也就在这一瞬间,阿尔弗雷德的耳朵里响彻着炮弹爆炸的声音,以及掺杂在其中的嘶吼声,枪击声。而他站在森林的尽头,一个相较战场高出许多的土坡上,俯视着这一切。


阿尔还没有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的身体却先一步地反应了起来:他想要返回森林。但还没等他转过身去,有谁重重地推了自己的后背一下。阿尔没能够站稳,身体直直地往前倒去,紧接着一股熟悉的失重感由脊柱而起,窜遍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仿佛慢动作一般,他看到褐色的土地离自己越来越近。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想象中落地的冲击并没有出现,阿尔弗雷德发现自己坐在一堆漫画单行本间,床上的菊和靠着床席地而坐的弗朗都向自己投来了惊讶的眼神。阿尔揉了揉眼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却是空无一物。


“你们有谁看到了我的枪吗?”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紧接着爆发出巨大的笑声。


“出现了!阿尔刚睡醒时状况外的发言!我说你又梦见什么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弗朗西斯放下手机,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阿尔弗雷德君,我并不记得你有在日本购买过任何枪械,噗嗤......”菊用了几秒钟克制住自己的笑声,然后询问道,“刚刚你看漫画的时候睡着了,才过了三十分钟左右,又做梦了吗?”


“好像是的......我梦见我在战场上......不对,准确来说是战场边上的一片森林里。”阿尔弗雷德从单行本上拿起自己的眼镜戴上,又揉了揉头发,努力地回忆着梦里发生的事情。


“早上刚打了战地下午就做梦梦到吗......阿尔弗雷德君的大脑构造还真是有趣。”菊合上漫画书,朝阿尔笑了笑。


“是啊,哥哥我都想切开来看看了......好疼!”弗朗西斯被一个抱枕击中,吃痛地捂着头。


“我才不要!”罪魁祸首阿尔弗雷德笑了起来,然后又丢出了一个抱枕。


“两位冷静一些!这样会伤及无辜的......”菊刚想制止突发的枕头大战,但是看到弗朗西斯的那一瞬间,一种奇怪的情绪油然而生。


“现充都爆炸吧!”菊抄起自己的枕头,加入了殴打弗朗西斯的阵营。


很快,三人就因为菊的精疲力竭停止了这场莫名其妙的打闹。


“我说啊菊,你平时要加强锻炼啊。你看,这才没几下就喘成这样。”弗朗西斯有些担心地拍了拍菊的肩膀。


“多谢关照,不过我平时有锻炼的,每天早上都有去公园散步......”


“那只是单纯地喂猫吧,打着散步幌子的撸猫。”阿尔弗雷德一边喝着可乐一边毫不留情地揭穿了这一事实。


“......”


“说起来新学期就要开始了,趁这段时间还会往学校跑我们尽早把社团的事情决定下来吧,比如说续办这种?”弗朗西斯吃着饼干向两人征求着意见。


“怎样都可以,反正也只会有我们三人不是吗。”菊一如既往地保持着中立。


“我们其实已经不需要以办社团为名拿社团活动室当漫画啊游戏啊周边啊各种东西的储藏室了,毕竟已经从那种小的可怜的宿舍搬出来了。”阿尔接过了弗朗西斯递来的饼干这么说着。


“所以阿尔的意思是?”


“干脆把漫研level up成新社团吧!”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答案,但是哥哥我已经懒到不想去填那张表格了啊,要知道续办可比重新创办简单得多了。”弗朗西斯叹了口气。


“我会妥善处理的。”菊端坐在床上,捧着茶杯喝了一口热茶。


“那我去填表格总行了吧,真是的明明才大一就这么懒......”


“纠正,下个月就大二了!”


“大二也不至于懒到这种程度吧弗朗西斯!”虽然嘴上嫌弃着弗朗,阿尔依旧明白了对方的眼神示意,于是扔了一瓶可乐给他。


“Nice ball!谢啦阿尔!”弗朗稳稳地接住了可乐,“那么阿尔你有什么新社团的想法吗?”


“有一些。超级英雄研究社啊,零食研究社啊,可乐研究社啊......”


“打住打住,这些尽是你喜欢的东西吧?这种社团学生会要是给过就见鬼了啊?”


“W大的学生会的话,或许真的会给过吧,弗朗西斯君。”


“诶?”


“W大在社团方面一向是很自由的,虽然这个自由也只是从两三年前开始的,据说是为了照顾到兴趣冷门的学生吧,所以在社团主旨和社团人数限制上都非常宽松。”菊开始为弗朗西斯科普W大的独特社团制度。


“就是那个啊菊!”阿尔弗雷德突然兴奋地跳了起来。


“是?”弗朗和菊都有些不解。


“新社团的目标就定为调查W大的那些奇奇怪怪的社团吧!”


“噢噢噢噢这个不错呢阿尔!”


“我没有意见。”


“那就决定了,‘社团研究社’成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相当直白的社团名呢!”


............


》》》》》》》》》》》》


阿尔弗雷德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森林中。


身边的一切都令他有种久违的感觉,就好像他在什么时候来到过这里一样。


低头,他发现自己的手上有一把AK12突击步枪。


“你们有谁看到了我的枪吗?”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曾经向菊和弗朗西斯这么说过......


是梦!是和下午那个一样的梦!


阿尔弗雷德轻笑着,托着突击步枪坚定地往森林的尽头走去。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大干一场吧,目标是活下来!阿尔弗雷德在心中呐喊着。


他纵身跃入战场,熟练地瞄准,扣下扳机,周围的爆炸声和子弹划过的声音都在逐渐离他远去,耳边只剩下自己心脏的有力而快速的跳动的声响。


突然,阿尔弗雷德意识到枪已经没有子弹了,他习惯性地去寻找手柄上的十字键,然而他反应过来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手柄。慌乱之中阿尔弗雷德抱着枪躲进了战壕里。


“该死的,我肯定能想起来怎么换弹匣,冷静一点......”敌人下一秒就有可能冲进战壕给他来一枪的想法让他的手止不住地颤抖。阿尔知道这个时候他应该尽快想办法把弹匣换上,可是他脑海中全是各种各样的粗口和吐槽。


“明明都意识到是个梦了为什么我不可以开个无限弹药的挂?”


阿尔弗雷德扭头看见了散落在战壕里的枪械,没有多想就往自己身上挂了起来。既然不会换弹匣的话也只能多拿一些枪了,用完就丢掉,现在活命最重要,阿尔弗雷德这样对自己说着。


就在阿尔弗雷德喜滋滋地往腰上挂枪的时候,他看到战壕浅浅的尘土中有什么东西一闪一闪的。


也许只是个弹壳吧,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可是他还是鬼使神差地趴在了地上,拨开了土块。看到那个小小的闪着光的东西的一瞬间,阿尔弗雷德瞪大了眼睛。


金色的玫瑰胸针!


-TBC-

评论
热度(11)

© Alaikaaaaaa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