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

OP,APH,MHA,漫威
博爱杂食类动物,比较喜欢基罗,米英,仏英,锤基,盾冬,同期组
目前在填aph的两个巨坑
不定时更新,关注时慎重

qq 3046271748 欢迎扩列 空间都是些沙雕日常(运气太差了所以经常有很多很诡异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来冒险吧!』

· APH非国设同人,CP 米英(阿尔弗雷德x亚瑟),HE

· 美国留日大学生阿尔在梦境中的冒险故事,中长篇

· 流水账般的文风

·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

· 传送门:0 1 2 3

-----------------------------------------------------------------

Chapter 4 “我想看看日出。”


“喏,手帕,把你的鼻涕眼泪都擦擦吧。”亚瑟不知何时走到了哭的稀里哗啦的阿尔弗雷德身边坐下,把一块干净的白手帕递到他的面前,“只是我用不上的东西而已......”


“谢谢你,亚瑟!”阿尔抬起头来,破涕为笑。肆意流淌的鼻涕粘连着他的鼻子和身下的草地,拉出长长的银丝,在皎洁的月光中闪着光,这使得阿尔阳光的笑容显得格外傻气。亚瑟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你趴太久鼻涕都流出来了,笨蛋。”


“诶是吗......”大概是趴的时间实在太长,阿尔面部的知觉还没有完全恢复,后知后觉地用手帕擦着鼻子,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轻轻笑了起来。


亚瑟又是一愣:“你这家伙怎么回事啊,又是哭又是笑的......”


“抱歉,我只是想到噩梦终于结束了,就忍不住地想笑。”阿尔弗雷德习惯性地伸手去拿自己的眼镜,却发现眼镜并不在身边,只好作罢。


“啊,那个怪物啊。你遇见的好像很猎奇呢,‘拿着电锯的贞子’什么的。”亚瑟摘下了自己的贝雷帽,用手指顶着帽子的中心试图让它转起来,但尝试了一下并没能如愿。


“呀~刚刚我差点以为我要死在这里了。顺带一提贞子小姐的眼睛里还会‘啪嗒啪嗒’地往外掉虫子。但现在想想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毕竟都过去了。”阿尔弗雷德微笑着向亚瑟补充描述怪物,实在很难让人将现在这个好像天不怕地不怕的年轻人与方才在森林里哭喊着跌跌撞撞逃跑的狼狈样联系起来。


“真是的,在森林里就有和你说过怪物再可怕也伤不到你的......”亚瑟回想起了阿尔挣扎着逃跑时的怪力,一边感叹着“这就是人类的求生本能吗”,一边祈祷着这样的事情再也不要发生第二遍了,他相信阿尔弗雷德暴走起来的破坏力一定是数一数二的,要是再被吓到的话自己搞不好都会被他撞到悬崖底下。


“亚瑟为什么会那么了解那个怪物呢?你能看见贞子小姐吗?”阿尔弗雷德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不,我看不见,”亚瑟将双手撑在地上,仰头看着紫罗兰色的天空,“那是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幻觉。我也有遇见过,不过在你撞见我之前很久就解决掉了,而且比起你的,我的NANAKI*要正常得多了。”


“NANAKI?好熟悉的感觉......是什么来着?”阿尔弗雷德挠了挠头发,思考了好一会儿也没能想起来自己曾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词语。


“NANAKI是自己的恐惧的映射。藏在心底的那些东西,在这个世界会化为怪物找到你,但是只要去接受它就好。”


“这个......世界?不只是这个森林吗?”


“嗯,不只是森林。”亚瑟站了起来,阿尔弗雷德有些困惑地看着他,但也跟着他站了起来。亚瑟走到吊桥边的悬崖坐下,扭头看着一脸不解的阿尔弗雷德,问道:“不恐高吧?”


“不......”虽然这么说着,但阿尔并没有走上前去的意思,依旧像个木桩似的杵在原地。


像是明白阿尔弗雷德在顾虑什么一样,亚瑟拍着身旁的土地笑着说:“安心吧,不会突然掉下去的。”


“哦......嗯!”阿尔这才放心地走到亚瑟身边的空地坐下。悬崖边即是或厚或薄的云层,把腿伸出便可以感觉到微凉的奇特触感。阿尔晃着腿,顺着亚瑟手指的方向看向长长的吊桥连接着的悬浮着的都市。


“我是从那里过来的。”


“诶!那为什么要过来啊,那里晚上也很亮,比这种黑漆漆又死气沉沉的森林好很多吧?”阿尔弗雷德看着云雾间灯火通明的城市甚是不解。对于他来说,明亮而独属于自己的空间能给他安全感。不能没有人,但是人也不能靠的太近,和任何人都保持一种恰到好处的距离是阿尔弗雷德最为理想的生存方式。走出自己的空间,能够完美地融入匆匆的人群,不被任何人注意到,这就是他执着于大都市的缘故。


“我的NANAKI是在那里出现的,再者就是我讨厌人多的地方。森林里更舒服一些,而且也没有你说的那么死气沉沉的,你不就是个大活人吗。”亚瑟伸了个懒腰。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阿尔弗雷德注意到了亚瑟说到“人”的时候转瞬即逝的复杂情绪。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还真有点合不来呢。”阿尔弗雷德盯着闪烁的灯火,有些许出神。


“是呢。”


“一个人在森林里不会害怕吗?......我是说,嗯......你不会担心有怪物突然就冲上来吗?”阿尔弗雷德没由头地就问了一句,还张牙舞爪地比划着怪物的模样。


“哈?完全不会觉得害怕啊......”亚瑟挑了挑眉毛,看着边上手舞足蹈的,试图扮出凶狠表情的阿尔。


“......”阿尔突然沉默了,认真地盯着亚瑟。


“啊?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怎么突然不说话了?”亚瑟看见什么也不说只是盯着自己的阿尔感到有些无措,下意识地朝边上挪了一些。


“你这样突然就不说话了有些可怕啊......就......有一点......”亚瑟的视线开始四处乱飘,不知道看着哪里比较好。


“我居然才注意到......果然是之前你戴着帽子的原因吗......虽然不知道这种场合下说合适不合适......”阿尔弗雷德托着下巴像是自言自语着。


“我果然还是想说!”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阿尔弗雷德拍了下巴掌。


亚瑟更加的慌乱了:“到底是什么?”


“亚瑟你的眉毛好粗啊,像海苔一样!”阿尔弗雷德的蓝眼睛闪闪发亮,他将双手搭在亚瑟的肩膀上,使劲地晃着他,“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粗的眉毛,怎么做到的!好厉害!”


亚瑟心中的无名火“蹭”地就燃了起来:“粗眉可是绅士的象征啊你这个笨蛋!给我向眉毛道歉!”,一记勾拳准确无误地打在了阿尔的下巴上。


“疼疼疼......”无视了向后倒在地上捂着下巴打滚的阿尔弗雷德,亚瑟继续着森林的话题。


“森林可是被妖精们庇护着的,所以不论在哪里,森林都比城市令人安心得多。”


“妖精......?”


“嗯,有点调皮但是非常善良的家伙们,他们是不会伤害人类的。不过有些恶作剧的确会让人有些困扰就是了......”


“是这样吗......”


“嗯。”两个人愣了一会儿,都没有继续说些什么。


“你不怀疑一下吗,比如说‘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妖精’、‘都是骗小孩子的’什么的?”亚瑟率先打破了沉默,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着。


“为什么要怀疑?”阿尔弗雷德认真地说着。亚瑟愣在了原地,不知放在哪里的手也僵住了。


“说起来我好像最近才碰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想不起来了......嘛,不管是什么只要是妖精做的话就完全没必要担心了,对吧?”阿尔弗雷德大大咧咧地笑了。


微弱的光笼罩着躺在草地上的阿尔弗雷德。不同于月光的清冷,暖和而温柔的光。阿尔弗雷德侧过脸,看见无数漂浮着的岛屿,和比那更远的地方,冉冉升起的太阳。


“太阳升起来了呢。”亚瑟眯着眼睛,看着那耀眼的过分的光芒。


“是呢。”


两个人都不再说些什么,只是看着那太阳缓缓地上升,再用无数的光束唤醒尚在沉睡的世界。城市里的灯逐渐熄灭了,稀疏的车辆的声音隔着山谷传来,森林中的鸟儿也开始唱着婉转的曲调。了无生机的世界也变得热闹了起来,太阳还真是神奇的存在呢。


晨光熹微中,阿尔弗雷德闭上了眼睛。


再次醒来,阿尔弗雷德正躺在自己的床上,摸过自己的眼镜戴上,手机锁屏显示着时间还不到五点。把预设的闹铃一个一个取消掉,阿尔弗雷德从床上坐起,拉开了窗帘。蔚蓝色天空的尽头有什么正发散着微弱的光。


“早上好,阿尔弗雷德君。这么早起来还真是令人吃惊呢......”本田菊端着杯子举着牙刷,从卫生间探出了头。


“早上好,菊。”阿尔弗雷德伸着懒腰打着招呼。


“昨天做了什么样的梦?”


“梦......吗?虽然有点不太记得了,但是个非常令人怀念的梦哦。”


“这样吗,今天有发现什么胸针吗?”


“没有呢,但也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了!”


菊有些不解地歪了歪头。


“就当作是妖精的恶作剧吧,他们很善良的所以不会有问题啦!”阿尔弗雷德笑着这么说着。


“说起来啊,菊,我今天可以一起和你去公园吗?”阿尔弗雷德倚在卫生间的门框上询问着。


“我没有意见,你怎么突然想起来早起去公园了?”菊吐掉漱口水,拧开水龙头清洗着牙刷。阿尔弗雷德像是回想起了什么一样,勾起了嘴角。他久违地发自内心感受着一种喜悦,一种活着的幸福感。


“我想看看日出。”


-TBC-


注:


*番剧《迷家》设定

评论(2)
热度(12)

© Alaikaaaa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