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

OP,APH,MHA,漫威
博爱杂食类动物,比较喜欢基罗,米英,仏英,锤基,盾冬,同期组
目前在填aph的两个巨坑
不定时更新,关注时慎重

『沟通障碍』

· 江苏卷“语言”盲狙,一发完,全文7000字

· CP:主DOVER(仏英、英仏无差别),副独伊

· 弗朗西斯、亚瑟交往同居设定

· 轻松向甜饼

· OOC有,偏题严重,慎入


-----------------------------------------


1


“沟通障碍?”

亚瑟侧过脑袋,抬起左肩将电话的听筒抵在耳朵上,双手娴熟地敲击着机械键盘,随后按下回车键。显示屏上是一长串的搜索结果,亚瑟腾出右手,操纵鼠标点进了排在第一位的“沟通障碍”百科词条。

“是的。这次出现的失误归根于指令传递过程中的偏差,所以我认为为了避免类似情况的再次发生,我们应该对我们部门的构架进行一次调整......”电话那一端继续着汇报,亚瑟滑动滚轮,快速浏览着词条内容。

原来如此。管理中不合理的组织构架,传递过程中传递者的主观臆断,对信息的取舍都会促成沟通障碍的产生,而沟通障碍则可能造成信息失真以及信息失去时效性的后果。亚瑟大致理解了对方想要传达的意思。

“那就按照你建议的去调整吧,以后要尽可能保证工作不出差错。那就这样。”亚瑟挂断了电话,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长长地叹了口气。毕业后短短几年内当上部门主管,亚瑟的努力程度和其能力之强可想而知。但他毕竟还是年轻人,管理经验尚有缺乏,这次就遇上了手下员工们曲解自己的指示的状况。

当然这并不足以挫败亚瑟的自信心。只要稍加调整就可以克服的问题对他来说相当的轻松,他坚信着自己能够领导好这一整个部门,只不过他们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

亚瑟的视线停留在了“沟通障碍”的更多成因解释上。


“个性因素所引起的障碍。个体的性质、气质、态度、情绪、见解等的差别,都会成为信息沟通的障碍......”


没有说话,没有机械键盘的动静,也没有点击鼠标的声音,亚瑟就这么静静地盯着这一段短短的话看了好几分钟。费里西安诺好奇地从一边探出脑袋查看亚瑟究竟在做些什么。

“亚瑟你又在发呆了诶?是因为刚刚的那通电话吗?”费里关切地问着。

“啊,不好意思......我没有注意到我在走神,马上就给那些家伙们善后......”亚瑟说着将白色的箭头移到右上角,关掉了浏览器。

“不不不不用,”费里连忙摆着手,“亚瑟你不必那么紧张,已经连续工作了一小时差不多也该休息一会儿了吧?”

亚瑟看了眼显示器右下角的时间,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也是,稍微歇一会儿吧。”


“亚瑟你别绷得太紧了,要悠闲地工作,然后悠闲地生活!给,饼干!”费里变魔术一般掏出一块饼干递到亚瑟面前,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多谢,”亚瑟撕开包装,咬了一口后咀嚼了一阵说道,“很好吃。”


“对吧!我这里还有很多,给你!”捧着一大把饼干,费里用脚蹬了一下挡板,转着椅子挪到了亚瑟边上。亚瑟将包装袋扔进垃圾桶,又拿了几块放在自己的桌上。


“感觉稍微轻松一些了吗?工作就是这样的呢......”坐在椅子上转圈的费里这么问道。


“嘛,倒不是因为工作的事情......”亚瑟有些欲言又止。


“那就是弗朗西斯哥哥的事情了?”费里突然凑上前去,满脸了然于心的模样,“发生了什么令你烦心的了吗?”


“笨......”亚瑟克制住自己在公司里说脏话的冲动,“不是这样的!总之你先回去工作!”


“诶?突然间怎么了?这才休息了没多久嘛!难道说我说对了?”抱怨着没休息够的费里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认真地打量着亚瑟有些泛红的脸庞。


“都说了没有了!赶紧给我回去写报告啊!”亚瑟不顾费里的挣扎,强行将他推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亚瑟你是魔鬼。”满脸不情愿却还是打开了电脑的费里轻声说着。


“我听到了哦。”


“啊!对不起对不起不要打我!”费里吓得抖了一下,随后开始了例行的求饶。


“好好写你的报告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好......”


听到费里那边传来了敲击键盘的声音,亚瑟拿了一块饼干放进嘴里,也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去。


“午饭想吃意大利面啊......”细若蚊吟的哀怨从费里的办公桌前传来。亚瑟微微勾了嘴角,发出一声轻笑。


“怎么突然笑起来了?”闷闷的声音传了过来。


“没什么,只是想到你和弗朗西斯在某些程度上还挺相似的。还在学校的时候他就一直在午饭前最后一节课上不停地念叨着‘好想吃饭啊’、‘怎么还不下课啊’、‘今天午饭吃什么好啊’什么的。”亚瑟这么说道,还惟妙惟肖地模仿着弗朗的腔调,“还有,作为你的领导我该提醒你,如果你今天中午十二点之前不能把情况说明发到我的邮箱里,不说意大利面,你连这房间都别想出。”


“亚瑟太过分了,这怎么可能写完啊?”


“如果你不是每隔一小会儿就休息一下而且现在也没有趴在桌上的话就写得完,费里西安诺。”


“我会加油的......”


2


“报告部长,任务已全部完成,现在可以去吃午饭了吧?”费里西安诺笔直地站在亚瑟的座位旁,有些忐忑地看着亚瑟翻看着自己刚刚发过去的情况说明,不知道自己今天可不可以按时吃上一盘热腾腾的意大利面。


“......”亚瑟悄悄瞥了眼门口,不出所料地看见了磨砂玻璃后略显魁梧的身形。费里西安诺写的说明在结构上基本成型,只不过有各种细节用词还需要斟酌,但让门口的那位久等也不太合适,吃完他心心念念的意大利面以后回来改也并不是不可以,亚瑟也不是大家所想的那种特别不近人情的上司。


“还有些细节要调整。”听到这句话,费里西安诺因为兴奋扬起的嘴角沉了下去,身体也仿佛被抽去了力气一般恢复了平时懒散的站姿。


“但这些等你吃完饭回来再说吧,别让路德久等了。”亚瑟转过身来,对着门口招了招手。


早些时候就在那里的人走了出来,他向亚瑟点头示意。


“诶路德你已经来了啊!今天我有好好地完成工作哦!”费里挥舞着手臂用意大利热情过头的方式向路德打着招呼。


“抱歉啊,亚瑟,这家伙和你分到了一个部门一定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吃完午餐我会立刻把他送回来的。”路德快步走到费里身边,一手抓着他的胳膊另一只手压着他的脖子给亚瑟鞠了个躬。费里立刻龇牙咧嘴地喊疼。


“没事,比起我你应该更辛苦吧。这次的报告他的确做的不错,中午好好吃一顿吧。”自动过滤了费里在一旁不间断的轻声抱怨,亚瑟这么说道。


“早就习惯了。那我们先去吃饭了。”互相点头示意以后,路德拉住费里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被拖着走的费里看着亚瑟在自己的座位上纹丝不动,又伸出左手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于是问道:“已经到了午休时间了哦,亚瑟不用去吃午餐吗?”


“我这边还有一点就可以收尾了,我打算做完再去......不会太迟的。”


“这样啊......那下午见!”费里和路德在门口向亚瑟摆了摆手。很快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亚瑟一个人了。听着两人的脚步越来越远,亚瑟放下举起的手,转向电脑,调整了一个让腰部舒适一些的姿势,继续自己的工作。今天肯定是来不及吃午饭了,亚瑟叹了口气,认命地看着自己还没有写完的企划书。


正当他感觉自己找到了打字的状态时,放在一边的手机不合时宜地振动了起来。亚瑟只好停下双手,拿过手机看看是谁这个时候发短信给他。


“下楼,我在你们公司大厅,给你带了三明治和你最喜欢的红茶。”


发件人是弗朗西斯。亚瑟看了眼时间,快速计算着为了赶在下午工作开始前解决掉自己的企划书自己下楼拿下午餐再吃掉最多能花多久,然后拿起手机离开了办公室。


出了电梯亚瑟便看到坐在大厅沙发上的弗朗西斯,他的右手边是一个浅色的纸袋子。看到了亚瑟以后,弗朗西斯靠着座垫,笑着向他招手。蠢得要命。亚瑟虽然这么想着,但嘴角还是不自觉地上扬,向对方走去。


“费里西告诉你的?”亚瑟接过纸袋,从里面首先取出了红茶,捧着喝了一口,然后看向弗朗西斯,等待着他的回答。


“嗯,说是少爷你工作太拼命了,看架势不准备吃饭,叫我想想办法什么的。”


“打个电话不就可以了吗,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地从你那里跑过来。最近你们也很忙的吧?”


“打电话让你去吃饭你也不会听的吧?为了确保你按时吃午饭,哥哥我就买了三明治过来了!再说我这次负责的设计部分已经完成了,虽然后面肯定会不停的修改,但总之现在还算是比较闲的,帮你跑腿就顺便当放松了。”


亚瑟不再说什么,大口吃起了三明治。


“听小费里说你这两天不是很顺利?啧啧啧,没想到所向披靡的亚瑟也有这样的时候啊?”弗朗西斯歪着头,看向一旁的亚瑟。


听到弗朗的话,亚瑟的表情变得有些难看,咀嚼的速度也明显慢了下来。


“吵死了。东西也送到了就给我滚回去,混蛋胡子。”


“空调还没有吹多久呢,亚瑟你真是无情。今天心情格外的不好呢,当部长不容易吧?”


“再提这事就把你身上毛都拔了。啊,我突然想起来了,上次也不知道是谁蠢的要命,修个门锁都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出不来,还麻烦警察来帮忙破门。帮你发到推特上好了。”


弗朗西斯噤了声,亚瑟快活地吃了口夹在面包间的培根。当然这种轻松的心情没有持续很久。


“啊咧,哥哥我想起来有这么一件事情诶。有一天家里的微波炉不知道为什么有股糟糕的糊味诶,是怎么一回事呢?”


“那是你的错啊?”亚瑟理所当然地看着弗朗。


“明明是少爷你把微波炉烧了的吧?打开微波炉看到里面有一团火你知道我有多崩溃吗?只是热个饭菜而已是怎么烧起来的啊?”


“那是因为你没有告诉我炸鸡块下面垫着锡箔纸啊你这家伙!”


“那么明显的东西应该能注意到的吧?还是说亚瑟你不知道锡箔纸不能放进微波炉里呢?”


“我当然知道了!上次你画画没灵感的时候在厕所里鬼哭狼嚎的声音我可是都录下来了,下次去你们办公室放出来共赏吧?”


“你居然还录下来了?行,你要是敢这么做我马上就把你上次喝多了发酒疯的视频发给小费里和路德!”


“有本事试试看啊你这个胡子怪!”


“真当哥哥我不敢啊?我现在就发,看到了吗少爷,我现在就要发了!”弗朗西斯掏出自己的手机在亚瑟面前晃来晃去,脸上一副得意的表情。


“把手机给我!”亚瑟习惯性地跳起来去抢夺手机,却突然僵在了原地,低下了头。


“怎么了?亚瑟你没事吧?”弗朗西斯看着愣住了的亚瑟问道,满脸的困惑不解。


“哈,哈,哈,弗朗西斯,你被骗了!”亚瑟出其不意地伸出手,一把抓过手机,然后还没等弗朗西斯反应过来就把自己的黑历史删得一干二净。


“不!这可是我唯一可以用来威胁你的东西!”失去了宝贵影像资料的弗朗西斯腿一软坐回了沙发上,亚瑟把已经失去了价值的手机还给了他,然后拿起吃了一半的三明治和红茶往电梯走去。


“我还要回去工作,你这家伙也回去吧。”


“啊......好,哥哥我今天晚上要帮组里的忙,稍微晚一点回去。少爷你钥匙带了吧?”


“带了带了,赶紧滚吧。”亚瑟无比希望电梯能快一点到。


“上次可是在门口等到夜里快十一点才进门的呢。”亚瑟背对着弗朗,但他确定现在这家伙的表情一定是一脸坏笑。


“ 那天是我突发奇想在街上散个步,正好碰到你回来了,懒得拿钥匙开门!”


电梯门开了,亚瑟走了进去,然后在电梯门关上之前一脸嫌弃地让弗朗西斯现在立即马上离开。弗朗西斯则笑眯眯地挥着手,直到电梯门再一次关上。


3


“诶?亚瑟今天又和弗朗哥哥吵架了啊?”费里喝了一口啤酒,扭头看向坐在一旁的亚瑟。


“已经是常态了吧,”路德维希仰头将啤酒一饮而尽,“麻烦再来一杯。”


“虽然是这么说没错......”亚瑟搓了搓头发。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他意识到自己有很多话没怎么经过思考就脱口而出,但他无法控制,只能顺其自然,“但有些担心。”


“担心?担心什么?”费里有些不解。


“担心混蛋胡子会厌烦。”


“怎么可能啊?”费里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亚瑟,那表情就好像在说“亚瑟你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想法”。


“你和弗朗西斯从初中开始就认识了吧?算下来已经有十五年了,交往也有七年了,一直不都是这个相处模式吗?”路德维希认真地分析起了现状。


“问题就出在这里啊。你看,除了恋人该做的事情以外,我和弗朗西斯相处的方式从来都没有改过。一直都是互相嘲讽,揪住对方做过的蠢事不放,有时候还会动手,甜言蜜语从来没有过。他总有一天会厌烦的吧?”亚瑟一手抓着酒杯,把头狠狠地砸在吧台上,吓了另外两人一跳。


“那直接去问问弗朗西斯哥哥怎么想的不就好了吗?”


“要是能做的到的话我现在还会在这里喝酒吗?让我和那家伙说‘希望你能温柔一些’,不说肯定会被他嘲笑一番,我自己都没法开这个口。让我去和他说这么羞耻的话,不如让我去参加全裸马拉松!”


路德和费里都陷入了沉默。路德接过服务员递来的啤酒,一边喝着一边等着亚瑟继续他的抱怨。


“我今天看到了一个词,叫‘沟通障碍’,越看越觉得我和弗朗西斯就有这个。”


“有沟通障碍?不是经常说人看到一种疾病描述就会觉得和自己状况好像然后担心的要命吗,其实都是错觉啦。”费里拍了拍亚瑟的肩膀。


“才不是错觉啊。我发现自己真的很难和弗朗西斯说出真心话。和你们还能正常地沟通,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到那个人的面前想说的话全部都变成了刁难和讽刺。中午也是,明明是希望他早点回去工作然后早点休息,但最后就变成了赶紧滚,唉......这个大概就是沟通障碍吧。”亚瑟趴在吧台上,丝毫没有抬起头来的意思。


“还有啊,我就是在担心再怎么有耐心的人也有一天耐心会用尽。弗朗西斯要是开始觉得我这个人太差劲了该怎么办......”


“所以亚瑟今天找我们喝酒是为了询问克服‘沟通障碍’......是这么说的吧......对,克服‘沟通障碍’的方法?”费里向路德确认了这个词语,试探性地询问亚瑟今天邀请他们的目的。


“没错,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下手。自己的臭脾气我也不是不清楚......”亚瑟抬起了头,额头上因为刚才的撞击有些微红,双手扶着酒杯叹气。


“那就......从向弗朗西斯哥哥道一声早安开始?”


4

“你觉得他们真的有什么沟通障碍吗,我是指亚瑟和弗朗西斯。”


“完全不觉得啊。你看啊路德,即使每天吵架打闹,但是还是走到了一起,这哪里是有沟通障碍的样子?”


“我想也是呢。”


“对吧。弗朗西斯哥哥和亚瑟明明就很有默契。”


“嗯。”


5


“早上好......”


“早上好?”


“早上好!”


...............


“不对不是这种感觉!”


亚瑟举着一个有点像狮子但是背后有恶魔翅膀的三头身布偶进行着早上好练习,但似乎成果并不很好。和弗朗西斯交往以后,不,应该说从认识开始,他几乎就没有说过“早上好”。同居以后,更是从来没有说过,喊弗朗西斯起床也都是先用脚踹一脚再嘲讽他睡相难看,最后警告他再不起来要迟到了。太久没有对他说过这句话让他完全无法拿捏语气。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弗朗西斯还没有结束自己的工作。亚瑟很庆信他今天没有那么早回来,这为他留足了练习时间。酒精的作用还没有过去,换作平时,亚瑟怎么也不可能对着一个布偶不停地说“早上好”,毕竟这样的行为看起来太过于奇怪。但他现在一心想要克服沟通障碍,而第一步就是要说一声早上好。精英亚瑟认为这难不倒他,虽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腔调,但他将这个归咎于自己喝了酒而且现在有些困的缘故。


于是亚瑟决定直接睡觉,只要记得要说“早上好”就可以了。然后他就把布偶丢在属于弗朗西斯的一侧,自己先盖着被子睡了过去。


6


“早上好。”


今天的亚瑟没有踹人,没有骂人,没有扇巴掌,也没有威胁弗朗西斯,这让弗朗西斯觉得很不真实。


“......我一定还在梦里。”坐起身来的弗朗西斯看着床边站着的安静的亚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于是又一次躺了回去。


“早上好。”亚瑟把躺回去的弗朗西斯又一次扶了起来,然后再一次地对他这么说着。


弗朗西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睡意瞬间便消失殆尽。


“少爷你是不是......”弗朗西斯深吸了一口气。


“酒还没醒?”


7


“他说我酒还没醒。”


一早上费里就看到亚瑟罕见地在工作时间趴在桌上,问了才知道是被弗朗西斯误会了。


“然后呢,你做了什么?”


“把布偶糊他脸上了。”


“这之后呢?”


“那混蛋松了口气说我正常了,他很安心。”


“............”


“只能继续努力了啊。”亚瑟这么说道,然后低头打开了电脑主机。


8


“你们听我说啊,少爷他最近就像吃错药了一样。”弗朗西斯用手托着下巴,一脸郁闷地坐在吧台旁。


“嗯......”多少猜到了弗朗西斯约他们出来喝酒的原因的路德和费里对视了一眼。


“他居然和我说早上好。我以为我见鬼了,那个整天踹我的少爷和我说早上好!那可是亚瑟啊!”弗朗西斯把头重重地砸在吧台上,把两人吓了一跳。


“不止这些,早上还没到办公室就会收到短信‘工作要加油’,中午午休会收到‘要好好休息’,晚上还会有‘晚安’。你们能体会到这有多惊悚吗,要不是他偶尔还会急得跳脚我都要以为在我没注意的时候换了个和亚瑟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了。”


“辛苦了......”路德拍了拍他的肩膀,“亚瑟他......有点担心自己的脾气会让你厌烦,所以最近在努力地改正......”


“哈?”弗朗西斯扭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路德。


9


“少爷你在家吗?”


并没有人回答弗朗西斯。灯也都关着,门口没有亚瑟的皮鞋。他现在还在加班吧,弗朗西斯得出结论。


他走到书房,取出了许久没有用过的笔和纸。


10


亚瑟从工作中解放出来时已经是深夜。家里静悄悄的,弗朗西斯已经睡着了。低头脱鞋时,亚瑟注意到门口的地毯上放着一封信。


将信拾起来,亚瑟看到了上面用华丽的花体字写着自己的名字。


是弗朗西斯写的,亚瑟太熟悉他的字迹了。


洗了把脸以后,亚瑟坐在沙发上拆开信封,打算看看弗朗西斯都写了些什么。


没有想象中的长篇大论,A4的纸上只有一行大字:


“沟通障碍是不存在的。”


纸的右下角是落款:


“爱你的弗朗西斯”


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但亚瑟却觉得鼻子有些发酸。应该是今天工作太长时间了的缘故,亚瑟这么想着。


他握着这张纸,靠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


他早该知道这一切都是杞人忧天,但他控制不了自己去担心有一天会失去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说的没有错,沟通障碍从来就不存在。


他们有着独属于他们自己的沟通方式,不论是那些争执,还是无言的默契,都是他们特有的“语言”。


这样下去就好,不必要去担心那些不会发生的事情。


短短的一句话,却让亚瑟获得了一种安心感。这是弗朗西斯的保证。


多日的烦恼和担忧都一扫而空,亚瑟站起了身,将纸叠起来塞回信封,然后拿着自己的外套回到了卧室。


11


“起来了你这个胡子混蛋!”


“啊啊啊啊啊不要再拿枕头敲我了啊!”


12


“路德路德,他们恢复正常了!”


“是呢。”


“嘿嘿,我就说吧,沟通障碍从来就没存在于他们俩身上。”


“嗯。”


-END-

评论(4)
热度(43)

© Alaikaaaa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