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a

OP,APH,MHA,漫威
博爱杂食类动物,比较喜欢基罗,米英,仏英,锤基,盾冬,同期组
目前在填aph的两个巨坑
不定时更新,关注时慎重
废话多,看文请戳合集

qq 3046271748 欢迎扩列 空间都是些沙雕日常(运气太差了所以经常有很多很诡异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来冒险吧!』

· APH非国设同人,CP 米英(阿尔弗雷德x亚瑟),HE


· 美国留日大学生阿尔在梦境中的冒险故事,中长篇,不定期更新


· 含《魔法少女小圆》的大量剧透,慎入

 

· 流水账般的文风

 

·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

 

· 传送门:0 1 2 3 4 5 6

 

-----------------------------------------------------------------

 

Chapter 7 "RPG玩家的事,能算偷么?"

 

"你刚才说了什么?是我听错了吗?"阿尔弗雷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亚瑟的表情相当淡然,仿佛在说"这很正常,你小子在惊讶个什么劲",所以剩余的可能性就只有自己的听觉中枢走了个神了。

 

"上条恭介现在是一名活跃的魔法少男。"亚瑟重复了一遍自己说过的话。

 

阿尔弗雷德这下是彻底傻掉了,短时间内过载的信息量使得他不由自主地将嘴张成了O型。就在不久之前阿尔还在为自己是被神选中的人而沾沾自喜,下定决心要大干一场拯救见泷原和几位陷于命运轮回的女孩子。在这之后先是发现上条不在医院,紧接着从亚瑟那里获知这里的丘比男女通吃。阿尔现在就想要吃个汉堡压压惊。

 

他早该知道和自己扯上关系的事情绝对不可能会按照正常的套路发展。没错,他根本就不能抱有一丝侥幸心理。阿尔弗雷德感受到了命运的不公和残忍,于是放弃了自己的各种美好期望。

 

"现在魔法兄贵都这么流行了吗......"阿尔回想起了拥有一身自己都无法匹敌的健美肌肉的魔法少女,画面中硝烟散去后出现的猛男形象给他的冲击感至今都很清晰。虽然"魔法少女"这个称呼对于那几位还有待商榷,但考虑到菊曾经一本正经地解释"只要内心是女孩子就是魔法少女",加上实在没有别的合适的称呼来指代,阿尔弗雷德也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魔法兄贵?"亚瑟对于这个词语表现出了强烈的好奇心。

 

"啊,亚瑟你不必太在意这个的。大概就是可爱的女孩子变身以后成为了超级肌肉猛男......啊哈哈哈哈哈哈......"阿尔干笑了几声,他觉得把这个解释出来不是一般的尴尬。

 

"终于出现了这样子的设定了吗......"亚瑟没有特别惊讶,反而欣慰地微笑了一下,"我觉得挺合理的,对于没什么格斗技能的普通女孩子来说还是天生强壮一点的男性身体更适合战斗。就好比两张初始角色卡,技能都没点的情况下男性角色卡的体力,力量,体质都略强一些,方便新手入门嘛。而且对于丘比来说,它们寻找的是有资质的个体,不管是青春期的男性还是女性只要能实现情感转化就可以被视为契约对象了,这样效率也高很多不是吗?"

 

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听得头脑发胀,他实在没想到亚瑟会如此轻松地接受这样的设定,要知道他当时可是麻烦菊开导了好久才能勉强理解的。

 

"所以亚瑟是怎么知道这个见泷原的情况的?"阿尔弗雷德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我比你到的稍微早了一些,大概早了......"亚瑟托着下巴思考着自己究竟早到了多久,最后还是放弃了,"想不起来。梦境中的时间流动很不稳定,我没法用一个统一的时间标准衡量我来到这个见泷原的时长。总之我已经把这个见泷原调查过一遍了,还见到了丘比。"

"已经调查了一遍啊......啊?等等?你说你见到丘比了?"阿尔弗雷德思考了好一阵才注意到亚瑟这句话里的关键所在。

"嗯,所以才会知道这里的丘比提供魔法少女和魔法少男两种契约。顺便又问了问其他几个主角的情况。"亚瑟跳下了立方体的台子,靠着它坐了下来。

"低头久了脖子酸,还是这样坐着比较舒服。"亚瑟一手揉着后颈这么说着。

"那就是说亚瑟现在是魔法少男了?"阿尔弗雷德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喂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说我签了契约了,"亚瑟对于阿尔弗雷德忽好忽坏的理解能力表示无语,然后继续解释道,"只是它来找我了而已,这只能说明我有资质,但我拒绝了。"

"诶?为什么要拒绝啊?这不是一个好机会吗?"阿尔弗雷德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服一名男性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男的行为有什么不太正常的地方,一脸惋惜。

"当然要拒绝了啊,我没什么愿望,再加上在这个世界里使用魔法很有可能会赌上性命,任何危及生命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去做的。"亚瑟开始习惯了阿尔弗雷德跳跃的思维和随时间推移而浮动的反应力。上次在空岛是关键的事情一个也想不起来,这次是像喝高了一样间歇性神志不清,所以他才不习惯把人类卷入自己的游戏。

"但这是梦境啊,亚瑟你也这么说了不是吗?所以就算死掉也没有问题的啦。"阿尔弗雷德摆弄着自己的纽扣这么说道,全然忘记了自己先前在空岛被吓得涕泪横流,求生欲爆表的惨状。

"对你来说这是个梦境,毕竟你是属于现实的人。但对我来说,这是我生活的地方,说是属于我的现实也不为过。阿尔弗雷德,你要是在现实中死掉会怎么样?"

"Game over。"阿尔思考了一阵,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没错,我要是在这个世界死掉了的话我也就game over了,不论是我的生命还是我给自己设置的游戏,全部都结束了。搞不好你也会受到牵连,永远被困在同一个梦境里。"亚瑟满意地看着阿尔的表情由呆滞转变为惊恐。

阿尔沉默了好一阵子,他时而看看地面,时而眺望远处的夕阳,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正当亚瑟打算继续解释现状的时候,阿尔忽然抬起了头,认真地看着他。

"所以我的任务就是保护好亚瑟没错吧?"他的眼睛闪着光。

"嗯......这样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啦......"虽然感觉说法有些怪怪的,但是亚瑟还是肯定了这个发言,毕竟从合理性角度来说阿尔弗雷德的确应该这么做。就好比游戏中一支队伍里有一个人有多条生命,那么这个人必定会成为打头阵的。

"我明白了!"

"高兴个什么啊你这家伙!"面对坐在自己对面已经兴奋起来的阿尔,亚瑟叹了口气。

所以说人类就是很麻烦啊。

这么想着,但亚瑟并不否认自己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丝开心的。当然,就只有比头发丝还细的一小缕的那种程度。

"那么,事不宜迟,"亚瑟站起身来,看向天边逐渐消退的红色,"现在就开始我们的见泷原胸针搜查工作吧。"

"哦哦哦哦哦!"阿尔弗雷德兴奋得像个第一次进游乐场的小孩。

"首先,我们得想办法把你这一身初始装备换了。"亚瑟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再正常不过的夹克加短袖休闲装,又看了看阿尔身上的全套睡衣,终于没忍住笑,别过了头。

"别笑啊,我也不想这样的!我又不能选衣服......"阿尔弗雷德哭丧着脸。

"我也不能选衣服啊。"亚瑟忍着笑说道。

于是阿尔弗雷德的脸色更糟糕了。

"这次的规则还是相当严格的,你这样上街肯定会被当作可疑人物逮捕,所以要出医院调查我们就必须给你搞到衣服。"回想起了自己差点被抓进警察局,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

"亚瑟你有钱吗?"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的游戏可以走上正轨了。

"没有。"亚瑟很是坦然。

"......"才怪。好吧,可怜的阿尔不该抱有期待的。而且他已经猜到了亚瑟接下来的行动方针了。

"所以说我们现在要去医生们的更衣室偷一套衣服出来。"

果然是这样。阿尔弗雷德向那位即将失去衣服的可怜的医生在心中说了无数遍"对不起",并且尝试着说服自己这是一个RPG游戏。在RPG的世界里,这不叫偷,这叫合法地搜刮道具。

"我到时候会帮你打掩护,你拿了衣服就赶紧去厕所换掉。见到情况不对劲就跑,跑散了也没关系,只要不被抓到就行。"亚瑟开始交代注意事项,阿尔放弃了挣扎。

感谢某位即将遭殃的医生为见泷原做出的贡献。阿尔弗雷德在心里默念着。

》》》》》》》》》

阿尔弗雷德觉得十几分钟前认为事情就会如此简单结束的自己实在是太单纯了。

阿尔现在坐在厕所的马桶盖上,身上套着件连帽衫,而裤子还是睡裤。他和亚瑟都想得太简单了一些——大部分医生只会把上装换下方便穿白色的工作服,至于裤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于是阿尔弗雷德面临着只有一半衣服的状况。

太单纯了,他无声地叹了口气。

"好了吗?"亚瑟敲了敲隔间的门。阿尔弗雷德低头,从门和地板间的空隙看见了亚瑟脚上的运动鞋。

然后他想起了自己脚上还是一双极其不合脚的拖鞋。

阿尔用双手捂住了脸,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我好了。"

深吸一口气,阿尔站了起来,踩着走几步就要塞塞脚的拖鞋、身穿和下半身的浅色睡裤极其不搭的深色连帽衫,拉开了门。看到他的打扮,亚瑟的脸瞬间黑了一半。

"裤子......"

"医生换工作服的时候不换裤子,亚瑟。"阿尔弗雷德抢先说道。

"算了,反正也是晚上了,基本没人会注意到这个的吧。"亚瑟揉了揉头发。

"快别说了,亚瑟,我觉得我的身上插满了旗子。"

夜晚的见泷原依旧很热闹,街上人来人往,沿街各色各样的招牌闪烁着。气温要比白天低了一些,亚瑟望向身边同伴单薄的裤子,问道:

"冷吗?"

"还好。说实在的几乎感觉不到外界的温度,谢谢关心啦。"

"我不是这个意思......"亚瑟立刻辩解道,"不是在关心你,万一要是生病了会影响进度的,是为了我自己啊!"

"安心吧,这点挫折算不了什么!"阿尔弗雷德踢掉了拖鞋,光着脚走了几步,终于选择了回头去穿上那双不合脚的东西——毕竟是双鞋,有总比没有好。

亚瑟不再说些什么,两人无言地并排走在繁华的街上,神色各异的人们和他们擦肩而过。

"真是不可思议啊,明明只是个梦,却这么逼真。"阿尔弗雷德喃喃道。

"这世上不可思议的事情还有很多,梦只是其中的一个。"

"说起来啊亚瑟。"

"什么?"

"我还没问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呢。"

"就只是到处转一转。"

"见泷原夜景观光?"

"可以这么说吧。"亚瑟往阿尔弗雷德身边又靠近了一些,刻意压低了音量。

"两种选择,视情况而定。第一种是等被选中的少男少女们开始狩猎,我们去结界里看一看;第二种是没有遇到狩猎的情况下,我们晚上潜入见泷原中学。"

"太乱来了吧!前一种还好说,潜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吧?这里的安保措施你也知道的......"

听着阿尔的话,亚瑟脸上的表情逐渐难看了起来。

"抱歉,阿尔。我刚刚才想到,我们偷了衣服这件事情过不了多久就该暴露了。那个医生一旦下了班,发现自己没有衣服穿,就会去调监控录像。"亚瑟抬起头,看着十字路口信号灯旁的摄像头。阿尔弗雷德环视四周,沿着步行道间隔不远就会有摄像头。两人均是一身冷汗。

"看来得速战速决了。"

"但就算这么说,亚瑟你也没决定我们接下来该去哪里啊?"

"见泷原中学。"说着亚瑟就大步向前走去。

"我反对!"阿尔弗雷德挡在了亚瑟面前。

"这里不太方便,到这边。"阿尔弗雷德拽住亚瑟的袖子,将他拉进高楼之间的巷子里。

"为什么要反对?"确认四周无人以后亚瑟开口问道。

"我被抓到以后可以通过退出梦境强制重来,但亚瑟你不行的啊。"

"没问题的,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只要我们中有一人逃出去就好。"亚瑟拍了拍阿尔的肩膀。

"太危险了,我不同意。而且抛下同伴从来都不是英雄会做的事情。"阿尔义正言辞。

"首先,我想我应该和你解释清楚一件事情。我们中的一个人被抓不等于游戏结束。"

"何以见得?"

"阿尔弗雷德,在一个法制社会中,不管一个人犯了多严重的罪,这个人会被立刻处决吗?"

"不会。"

亚瑟摊开手,耸了耸肩膀。

"啊,原来如此,被抓只是被限制行动自由,不等于死亡!"阿尔弗雷德恍然大悟,"所以我们只要确保有一方能够自由行动就足够了,虽然效率会变低,但这是面对突发情况时的最佳选择了!"

"正确!"亚瑟伸出手,和阿尔弗雷德击了个掌。

"然后就是,游戏在什么情况下回溯我也并不清楚,"亚瑟顿了顿,思考着比较清晰的解释方法,"这意味着就算你强制离开梦境,晚上再睡着以后是‘读档’而不是‘新游戏’。"

阿尔弗雷德还是有些困惑,于是亚瑟继续说道:"举个例子,现在我们都被拘留了,你醒了再睡着,很有可能还在拘留室中。而从我的视角看,就是你在拘留室睡着了又醒来,而且这个睡着是怎么喊也喊不醒的那种,这下理解了?"

"明白了......总感觉比想象中的要难很多啊,这个游戏。"

"那当然了,毕竟是我找乐子用的,没点难度也太无聊了。"亚瑟很是得意。

"嘛,就当冒险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去见泷原中学吧!"阿尔弗雷德斗志高昂。

"我之前看过公交线路,有很多公交车都可以直达的。"

"哦哦哦!还算没那么鬼畜嘛!"阿尔弗雷德说着就往街上走,亚瑟跟在他的身后。但走了几步两人便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没钱,坐什么公交车。

–TBC–

结尾碎碎念:请大家在现实生活中争做遵纪守法好公民!

评论
热度(11)

© Alaikaaaaa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