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a

OP,APH,MHA,漫威
博爱杂食类动物,比较喜欢基罗,米英,仏英,锤基,盾冬,同期组
目前在填aph的两个巨坑
不定时更新,关注时慎重
废话多,看文请戳合集

qq 3046271748 欢迎扩列 空间都是些沙雕日常(运气太差了所以经常有很多很诡异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Colorful World』

·APH全员友情向同人,非国设

·OOC有,OOC有,OOC有

·流水账般的文风,本章纯对话体,慎入

·文中提及的地点国家均与现实无关

·不定期更新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继续阅读

· 12章传送门回去以后会用pc端补上

·传送门:

『红』1 2 3 4 5 终章

『蓝』1 2 3 4 5

『绿』1 2 3 4

『黑』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十三

“基尔?困了的话回房间去睡吧,趴在桌上小心感冒。”

“嗯......?是伊万,啊。”

“晚饭吃了吗?我带了些水饺,虽然凉掉了还粘在一起......抱歉啊,刚刚取了水饺就接到案子赶回队里了,结果折腾到这么迟才回来......”

“现在几点了?”

“快十一点。”

“原来我睡了这么久啊。”

“是啊,虽然现在天气没那么冷了但是要睡觉还是得盖着被子啊......给,叉子。”

“谢啦。本来没打算睡觉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睡着了。”

“你今天表情很严肃的样子,遇上什么事了吗?”

“算是吧。”

“算是?”

“其实我今天遇见朋友了。”

“然后呢?”

“他告诉我他们三个人逃学了。”

“啊这样,逃学了啊......等下,逃学了?还是三个人一起?”

“是啊,我也吓了一跳,这其中还有我们学校的学生会长。”

“该不会是......”

“嗯,都是出来找我的。”

“让他们担心了呢,基尔。”

“确实有些不好意思啊,让他们大费周章地溜出来找我什么的。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

“然后你没和他们回去吗?”

“没。这也是我现在正在想的事情。”

“嗯......基尔你不必顾虑我的,想回去了随时都可以,想留在这里我也欢迎。”

“谢了,伊万。我让他们再给我几天时间好好想一想。”

“思考怎么回去面对大家?”

“不止,不仅仅是怎么面对路德,面对我的朋友,还有我自己将来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这么说起来基尔很快也就要进入高三了呢。”

“对啊。学校做过一次将来的大学意愿调查,我当时就不知道该选什么。”

“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情吗?”

“有,但是那些都和大学无关啊。”

“比如说?”

“想要保护弟弟啊,绝对不能成为和父亲一样的人之类的。”

“那确实关联不大。”

“所以现在很头疼。父母曾经给我规划过一个方向,说是读金融专业,但我真的很害怕走着他们的路变成和他们一样的大人,然而自己又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

“那基尔有没有什么感兴趣的或者擅长的学科?”

“没有吧,所有学科对我来说都差不多,成绩也都基本持平,没有哪一门特别突出的。”

“我以前也和你差不多,甚至还更惨一些。我的化学很不好,勉强及格的水准,选校的时候直接放弃了生物化学的一大块专业领域。”

“我想想......那还真是一下子少了很多选择呢。”

“是啊。不然最后也不会被迫选了警察这条路了,每天每天都忙得要命,照这么下去没多少年我就得掉头发了。”

“伊万当时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有,宗教神学研究。”

“感觉也不错啊?”

“错觉,我要是选了那个我现在就秃了,看那么多文献书籍也很头疼的。”

“噗......早秃晚秃的区别。”

“是啊,亏我当初还觉得当警察多跑跑外勤强身健体避免脱发呢。”

“说到底脱发是基因的缘故吧?伊万你是俄罗斯人诶,家里也遗传秃顶吗?”

“这倒没有。”

“那你紧张什么?”

“我很小的时候就来英国了,担心脱发和这里的饮食,气候什么的有关系。”

“......才不会有关系呢!”

“啊这样吗......稍微安心一些了。但是工作忙起来的时候几天睡不了觉,那个时候就经常会想到再过几年就该秃了。”

“感觉当警察很辛苦呢。”

“是啊,不仅要处理案子,还要写报告,平时体能训练也不能落下。金融危机那阵子是我入职以来最忙的一段时间,奇葩的案子一个接着一个,到最后都发展到听到电话铃响或者王耀被喊出去我腿就软了的地步了。”

“不论做什么都不容易啊。”

“是的,很多事情要比年轻的时候想象的复杂多了。”

“伊万以前以为警察是怎么样的?”

“以前?有点不好意思说......”

“没事啦,谁年轻的时候都会有些奇怪的想法吧。”

“嘛......我一直以为当警察就只需要靠武力解决所有问题来着的,上大学之前。”

“很有伊万你的风格呢......”

“王耀也是怎么说的......”

“那现在呢?伊万是怎么看待警察的?”

“很累人的职业,但是我并不后悔。”

“明明有可能会掉头发啊?”

“即使这样,也不后悔。能够帮助到人,保护这个社会,我真的很开心。”

“伊万很喜欢自己的生活吗?”

“嗯,很喜欢,所以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去保护它,然后让更多的人能感受到生活是美好的。”

“一定很不容易吧。”

“是啊,但我必须要坚持下去。”

“人生的信念?”

“可以这么理解吧。我一直都想要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那警察的确很适合你。”

“谢谢。”

“说实话有点羡慕你,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不像我,就只是想要逃离现在的生活。”

“人生迷茫期嘛,是个人都会有这么一段时间的。其实换个角度看待问题就会轻松很多。”

“嗯?”

“比如说比起‘我绝对不想做什么’,多想想‘我想做什么’。一味地想象今后绝对不希望发展的糟糕的生活,多去想想那些自己喜欢的,美好的东西,那样也会有更多的动力活下去吧。”

“动力吗......最近的各种事情发生的太快,我都快搞不清楚该如何是好了。”

“基尔之前的动力是什么呢?”

“想要独立......实在是太想独立了......也许现在的状况就是上天降于我的惩罚吧。”

“那和你没有关系,基尔。你是你,他们是他们。”

“谁知道呢,如果我不曾那么祈求过,或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这并不是你的错。追求自由是人的天性。”

“嗯......但总会控制不了地去这么想......”

“没事的,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要这么相信着。”

“真的还有可能好起来吗......”

“那当然了,生活是不会亏待那些努力的人的,只要一直一直向前走,就一定会与希望相遇的。”

“我记得俄国有个诗人写过一首诗来着?大概也是说生活啊什么的。”

“我想想......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是吧?”

“对对对,就是那首。”

“你们俄罗斯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吗?”

“不仅仅是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人们都是如此相信,并彼此鼓励的。王耀说中国有个词,叫‘否极泰来’,说的也是坏运气终有走到尽头的那一天。霉运和好运就像是阴阳的两极,看似截然相反其实是互相依存的。霉运可以被好运衬托,也同样可以衬托好运。它们两者之间是可以互相转化的。而且一个人一生中的困难期和顺利期都是处于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不会有谁一直一直不幸下去的。”

“这说法给人一种很厉害的感觉。”

“对吧,这是以前王耀给我解释两极还有各种各样的中国概念时说的。”

“王耀懂得好多啊,明明看上去还挺年轻的。”

“是啊,听说东方人都显得年轻。他实际上是我前辈。”

“我以为他和你一届的,甚至还比你年轻一些......”

“有点惊讶吧,但事实就是他比我先工作。而且就算看上去很年轻,他的生活习惯都像是老年人一样。和你说,我刚报道的时候听其他警员开玩笑,还以为王耀是个已经五六十岁,白发飘飘的人呢。”

“不会吧,那你见到他的时候一定被吓了一大跳。”

“是啊,但更多的是惊奇。要知道我推开办公室门看见他在过道里打太极。”

“啊这个我有听过,我们学校有社团研究中国功夫的,上次晚会还打过一段太极。”

“中国功夫也特别厉害,王耀和我对打的时候局势基本上都是一边倒的。明明单纯的比力气我要更强一些,但王耀总是能用五花八门的方法把我撂倒。”

“感觉还是不要招惹王耀比较好呢。”

“嘛,他平时人很温和的,但是在吃和喝热水这两个方面会异常较真。”

“吃我倒是能理解,弗朗和安东尼奥也很执着于吃东西,喝热水究竟是......?”

“生活习惯。你看,我现在被他传染的也开始烧热水喝了。刚工作的时候就被他说喝凉水对身体不好,然后我一感冒就开始念叨都怪我平时不喝热水,我妈都没他这么能唠叨。”

“噗......我还以为你会坚持自己的立场呢。”

“没办法,王耀太厉害了,从各种层面上来说都是如此。”

“和这样的人一起工作会很有意思吧?”

“嗯,超级有趣。”

“你说的我都有点想当警察了。”

“哈哈哈哈哈哈......基尔你千万别想不开啊,这条路很不容易的。”

“但也不是各行各业都能像这样吧,又有意思,对社会也有很大意义。”

“这世界上每一个职业都有它存在的价值,去了解以后也会发现每一个岗位都有它无法被取代的独特魅力。就比如说水饺......”

“水饺?”

“等下,刚刚没嚼完。我是说做水饺的厨师。也许你会觉得厨师并不能惩恶扬善,所以没有警察有用。但事实上,要是没有这家中餐馆的厨子,我和王耀就该被饿死在警局的食堂,也就没劲继续我们的工作了。”

“那么夸张吗?警局食堂的饭有那么难吃?”

“也不能算难吃吧,但是比起一成不变的菜单,还是花样更多的中餐更具吸引力。而且,吃过这么好吃的菜,我已经不想再去食堂吃水煮豆子和土豆泥了。”

“你这不也是对吃的执念很大吗?”

“的确是这样没错啦......对了,今年要不要一起过春节?”

“中国的新年?我不是中国人,这样会不会有点奇怪啊?”

“一点也不,王耀说人越多越好,这样热闹。我已经跟着蹭了三年的年夜饭了......不对,年午饭更恰当一些。”

“王耀春节的时候会做饭?”

“对,因为平时工作忙,所以基本上是一年一次,而且还会有各种中国零食无限量供应,怎么样?”

“请一定要喊上我。”

“把你的朋友们都带上也都可以的!”

“真的吗?太棒了!春节什么时候?”

“圣诞节以后不久,到时候会联系你的!”

“哦!拜托了啊!”

“嗯!”

“说起来伊万,这么晚了不去休息没问题吗?”

“没事的,明天休假,所以今天晚上......”

“了解了,开喝吧!”

“但冰箱里只有伏特加......有了,我们去买点啤酒吧,这样你也能喝!”

“可以啊,但是现在这个点还有商店开门吗?”

“有倒是有,就是要走一会儿,不过我想你应该完全不会介意。”

“当然了,走吧!”

“等等我,我拿瓶伏特加。”

“你带着伏特加做什么?”

“我们路上就喝吧,我这两天都没怎么碰酒已经要忍不住了!”

“你还真是......我关门了。”

“OK。”

............

“敬人生!”

“敬人生!干杯!”

“等下伊万,我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

“怎么了?”

“你带钥匙了吗?”

“............”

“巧了,我也没带。”

“刚刚光顾着伏特加结果把钥匙忘了......容我想想怎么办......”

“头疼了,要不坐你家门口喝吧,顺便看看星星。”

“我们直接去找王耀好了,虽然感觉他现在已经睡了......没事!把他轰起来喝酒,而且他手上还有我家的备用钥匙!”

“真的没问题吗?我怎么觉得你这样会被他打啊?”

“安心吧,喝酒的话王耀一定不会拒绝的。”

“那我就安心了。来!致未来!干杯!”

“干杯!”

-TBC-

评论(10)
热度(27)

© Alaikaaaaaaa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