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kaaaaaaaa

OP,APH,MHA,漫威
博爱杂食类动物,比较喜欢基罗,米英,仏英,锤基,盾冬,同期组
目前在填aph的两个巨坑
不定时更新,关注时慎重

『三日黎明』

· APH 非国设同人,本田菊中心


· 高考失利的菊从绝望中走出来的故事


· 百FO感谢文,4000字短篇


· 流水账文风,OOC有


· 如果OK的话请继续阅读


-----------------------------------------



冬春之交。


凉意将本田菊从睡梦中唤醒。他撑着身子从榻榻米上坐起,尚惺忪的双眼本能地寻找着光源。


但周围仍旧是一片漆黑。


窗外有汽车疾驰而过,轮胎摩擦着柏油马路所发出的锐利声音冲击着菊的鼓膜。


汽车拖着长长的尾音走了,仅仅几秒,一切都归于沉寂。


菊盘起腿,抬手揉了揉眼睛,又眨了几下适应黑暗。望向窗帘的方向,那里没透出一丝的光。


大概是夜里三四点左右吧,他这么想着,伸出手在黑暗中摸索着闹钟。


轻轻拍了拍这个立方体,暗绿色的屏幕变亮,白色的壳透出光。现在它是这个房间里唯一的光源。


4:07。


再过一个小时左右乌鸦们就该开始彼此问候着,向人们传达早上的讯息。


闹钟很快又暗了下去,整个房间又一次地陷入黑暗中。


菊将闹钟摆到了一边,躺回了被褥。虽然一时半会儿并不能睡着觉,但是他现在并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考虑到这个事实,他枕着枕头,呆呆地盯着天花板。


即使什么也看不见。


他早已忘记了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并不能清晰地记得睡着之前的几分钟他的思绪飘到了哪里。


——如果不是还有闹钟显示着时间,他几乎都要失去对时间流逝的感知了。


事实上,他的绝大部分感官已经在黑暗中变得钝感起来。察觉不到饥饿感,没有做任何事情的欲望,每天只是满足最低限度的生理需求,除此之外就是躺在被褥中,随便想些什么事情,想着想着就像刚才那样沉浸在了梦中,之后再醒来,如此往复。


统测考砸了的时候,他为自己的粗心大意掉过眼泪;喜欢的动漫人物领了便当的时候,他一个多星期没好好吃饭;暗恋的女生接受了别人的告白的时候,他失落了好久。


菊曾经以为所谓“绝望”不过如此。


但这一次,他甚至流不出一滴眼泪,只是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苟延残喘着。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绝望。


家里静悄悄的,似乎所有人都睡着了,又或者所有人都醒着,躺在被窝里各有所思。


把被子盖过头顶,菊睁着眼睛,感受着覆在面部的柔软触感,想着已经死去的人如果还能有感觉的话,会不会就和自己现在的状态一样。


可能还不太一样,白布比被子要薄得多,菊否定了自己先前的想法。


不如就这样死掉好了。


菊翻了身,伸出被褥的手触到微凉的榻榻米。但他没有将手收回去,只是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要是能就这么死掉该有多好。


菊闭上了眼睛,乞求着不再醒来。


亦或者,再次醒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多年以来的生物钟今天也依旧正常地运作着。从梦中醒来,窗外仍旧是一片深蓝。月光洒在书桌上,菊坐回桌前,看着那看了无数遍的景色。只有路灯昏黄的光在夜幕中闪耀着,其他皆是一片沉寂。往常,菊应该会戴上耳机,拿出国语课本翻看着,争分夺秒地学习,但现在,他想多看看窗外的风景。


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如此细致地看着这一切了。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几小时后,菊穿戴整齐,准备出发。


“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小菊,等一下!”


坐在玄关的台阶上正换着运动鞋的菊听到母亲的声音回过头去,“怎么了?”


“加油......”母亲跪坐下来,轻轻地抱了抱菊。


“嗯,没关系的。”菊笑了,回抱着母亲,安慰她不必紧张。


关上门前,菊看到的是母亲故作镇定的笑容。他挥了挥手。


他何尝不在紧张。


从两车道的窄窄的巷子里走出去,马路上有许多和菊年龄相仿的学生们,有结伴而行的,也有独自走着的。神色各异的青年人们不约而同地朝向一个方向。


迎接他们的,是命运的审判。


菊混入人流,向着自己的“梦想”走去。


那是他憧憬已久的大学。第一次来到这里还是很小的时候,拉着母亲的手走进校园,看到比自己大了许多的人,菊害怕地藏在母亲的身后,只是探出一个脑袋悄悄地打量着大哥哥大姐姐们。抱着书本在教学楼穿梭,和朋友三两成群闲聊,在运动场上挥洒汗水,每一个人似乎都能在这所学校里找到自己的位置。那个时候他就决定了,将来要来这里钻研学问。


为了进入这所高等学府深造,菊每一天都不敢懈怠。认真地听课,背下各种古诗文,使用繁杂的数学定理解出了无数的题目,早起听着磁带一遍一遍地纠正着自己的英文发音。从补习班下课时常常已经是深夜。眺望着星空,走在空无一人的小巷里,菊常常感觉自己很累,但是他依旧很快乐——那是一种对新生活的期待,对自己的未来的无尽向往。


以高分通过了中心考的菊成为了高中老师心目中的第一梯队,所有人都对他的自主招生结果充满了信心。


这孩子,将来一定会成为了不起的人的。


领取毕业证书时,那个平日一本正经、总是在班会课上板着脸训人的老头子竟难得地笑了,拍着菊的肩膀,这么对母亲说道。


菊知道自己接下来所要面对的结果是多么的重要——数不清的人在等待着,不论是自己,父亲母亲,学校的老师们,自己的同学们,甚至附近的街坊领居,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他的凯旋。


同龄人中略显瘦弱的肩膀,此刻承担的却是那些关心他的人们的沉重念想。


考号早已烂熟于心,菊走过一个长长的上坡,来到了录取榜前。双眼搜寻着自己的一席之地,耳边不断有人因为在榜上发现了自己的考号欢呼着,哭嚎着,彼此拥抱,菊站在人群中,踮起脚尖,视线略过每一张白色的巨幅通告。


没有。


菊以为自己看错了,再一次地从头开始核对考号。凉意从尾椎骨而起散至全身。


没有。


直到欢呼着的准新生们散去,校园门口只剩下零星的几个人,菊依旧呆立在录取榜前。


菊最终没有找到自己的考号,他之前的一切努力,背过的单词,写下的笔记,在深夜和凌晨忙碌的身形,此时此刻都被无情地宣告无效。


在这场与无数怀抱着梦想和信念的同龄人的博弈中,本田菊无疑败北了。


有什么东西哽在了喉咙,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沉默着沿路往家走去。


无视了母亲和父亲关切的询问,只是一味地往房间走去。锁上门,关掉手机电源,拉上窗帘,戴上耳机,蜷在被子里。


在黑暗中睁着眼睛,菊早已失去了哭泣的力气,只是那样蜷缩着。


不甘,愤怒,悲伤,愧疚,绝望......


无数的感情交织在一起。


我的人生,完了。


菊坠入黑暗的深海,绝望如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来。溺水的痛楚渐渐剥夺了他的意识。


菊沉沉地睡去。




“呐,小菊?”母亲的声音隔着木门显得有些模糊。


菊醒着,但是他并没有回复的打算。


“你应该醒着吧?”


菊依旧沉默着。母亲的声音带着厚重的鼻音。她一定哭了一个晚上,想到这里,菊咬着嘴唇,攥紧了拳头。


如果自己再争气一些......


“那个啊,我和你爸爸商量过了,就去H大吧。”


H大?菊尽力思考着,最终想起来这是自己报考的另一所私立大学。他难以置信地坐了起来。


私立大学医学系的学费,以自己家的经济实力......


完全无法承受。


为什么......?


“学费什么的完全没有问题的......爸爸妈妈会努力工作的,所以小菊千万不要担心......”母亲吸了吸鼻子,尽力平稳着自己的音调。


骗人的吧......


房贷还没有还完,一家人还要继续生活,相当于国公立大学五倍的学费......


怎么可能负担得起。


回想起自己报考私立大学时父母有些为难的笑容,菊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心跳飞快。


“小菊......一直都是一个好孩子,爸爸妈妈都不会责怪你的......”母亲在房间门口断断续续地说着着,最终终于控制不住,啜泣起来。


菊咬紧牙冠,竭尽全力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躲在被子中。


他没有勇气去看母亲故作坚强的笑容,不想见到父亲一支一支地抽着烟然后和自己说着人生大道理,也不敢去面对任何人。


要是这一切都是个梦就好了。




披着被子,菊靠墙坐下。


两天以来,他都在逃避着现实,还没有认真考虑过将来应该怎么办。


现在他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去复读,来年再战,另一个则是去私立H大。但无论哪一种,都不是他曾经想象过的。


菊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承受他人异样的目光,或者是为父母增添更多的负担,都太困难了。


如果能有时光机,他一定要回到自招的那一天,重新来过。


但他知道,这一切已经无法挽回。车轮向前滚着,人生不存在“如果”。


他知道,人生总是存在着无数的遗憾,没有事情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下去。


他知道,现在所能做的不是去后悔,而是想一想自己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为自己已成定局的失误弥补些什么。


他知道,人生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现在不是停下脚步消沉下去的时候。


他全都知道。


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不甘与痛苦,这些情绪支配着他的一举一动,让他想要一辈子躲在这个黑暗的房间里,不再见任何人,不再和这个世界有任何的联系。


菊裹紧了被子。


如果在这种地方就被牵制住了,也就证明自己不过就是这种程度的人吧。菊深吸了一口气。


他必须要振作起来,不仅仅是为了爱着自己的父母,更是为了自己。


自己的旅途,绝对不可能就此止步。


他还有很多很多想要做的事情,他想要在那所学校读书,成为医生,让父母不再辛苦下去;他想要成为能够被人依靠的了不起的大人;他想要继续为了梦想奋斗下去。


如果现在这样子还不行的话,自己就比别人付出更多更多的努力,做更多的题目,看更多的书,花更多的时间......


绝对不会因为一次的失败就把自己认定为“废物”,他还有将来。


所以,再给自己一年的时间。


只要一年。




菊走到窗前,拉开了三天不曾碰触过的窗帘。


窗帘后是看了三年的景致。


月光洒在菊的脸上,这让他有些难受地眯起了眼睛。


在黑暗中待了三天,他的双眼还不能够适应光亮。


忍受着眼部的不适,菊尽力眺望着目光所能及的最远处。


那里是太阳升起的地方。


天空的颜色不断地变浅、变白。菊就这么站在窗前,看着天际放出的耀眼光芒。


黎明到来,自己也是时候迈出下一步了。


虽然不知道未来有什么在等待着自己,但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太阳渐渐升起,路灯接连黯淡下去。


菊直视着太阳,直至痛楚再也不能被承受。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加油。”


等菊意识到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声音竟染上了哭腔。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来。


曙光中,菊泣不成声。


FIN



最前線飛ばせ僕たちは  

奔驰于最前线的我们


星もない夜

在没有星光黯淡的夜晚


ただ東を目指して行く

只是一味奔向东方


13秒先もわかんなくたって

就算连13秒后都无法预知


精一杯僕を生きていく

我也拼尽全力地活下去


何も後悔なんてないさ

没有一丝后悔


前を向け

向着前方


止まらないさ

不会停下


きっと光の待つ方へ

一定会到达光芒等待的地方


『DAYBREAK FRONTLINE』

BY ORANGESTAR


* 歌词引用自网易云音乐 

http://music.163.com/song/528294597/?userid=1395571055



结尾碎碎念

首先感谢各位能够关注我!从去年七月份到现在终于有百FO了,真的非常开心。在九十多粉的时候就在思考百FO感谢写些什么,脑洞异常大,在汉堡王码字的时候看着占领了一排座位的大妈们甚至还想过以大妈视角写个什么小甜饼,但是还是搁置了w (如果还有机会大概会去挑战一下这个脑洞)


这次的文是单曲循环着『DAYBREAK FRONTLINE』写出来的。真的很喜欢这首歌,给了我一种继续走下去的动力,希望看到这篇文的你们也可以去听一听w


再来说说为什么写了这样一个短打。原因当然就是最近的高考出分了,看着空间里的初中好友们丧得不行,很心疼,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比较好。作为一个国际部的学生,我相当庆幸自己不用去参加高考。国际部虽然也有很多的大规模考试,有论文要写,最终还有全球统考,但没有任何一场考试是一锤定音的。我不是个心理承受能力强的人,换句话就是我注定无法与国内的同学们一同竞争。也许你会觉得这只是一个局外人对于高考考生们心理的揣测,但这是以我在中考时的经历为蓝本的故事。虽然考试的级别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但我想,那种考试失利,甚至觉得自己人生就这么结束的绝望感应该是一样的。我花了好久才从那种绝望感中走出来,然后在从来不曾想象过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今后也会一直一直努力着。


所以我希望各位能够坚强起来。不论是我的朋友,还是看到这里,也许考试失利,亦或者是经受着其他挫折的你,请坚强地走下去。在空间里好像看过一句话,大致意思是说高考的魅力在于阴差阳错什么的。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由衷地感谢自己当年中考化学爆炸,如果不是那炸飞了的十分,我现在应该还在国内的体制下,不可能有机会读那么多的书,认识那么多有趣的人,有机会离自己成为医生的梦想再近一步。


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但不去见识一下的话,绝对太可惜了。也许等待着你的就是希望。所以请再坚持一会儿。


最后说说这篇文,这里的菊参杂了许多我对于他的认识。在这种情况下失利的他,一定会在难受的同时感到不甘心吧。但菊不会一直消沉下去,不管有多么艰难,他一定会振作起来,然后继续拼搏。关于复读还是选择去私立大学,菊不是个喜欢给他人添麻烦的人,面对私立大学医学系的巨额学费,我想他还是会选择复读吧。这种性格真的是非常戳我了。


我一如既往的不是很会说话,如果有冒犯请多多包涵。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今后也请多指教了!

评论
热度(7)

© Alaikaaaaaaaa | Powered by LOFTER